在烈日下大跨步(八)

八、 喀纳斯——白哈巴

8月12日

早上起床,泡杯咖啡坐在关新家的院子里读圣经,悠闲的享受着阳光、咖啡,以及藐视像蚂蚁般忙碌的旅行团而带来的优越感。姑娘们又起床……洗一切能洗的东西……晒一切能晒的东西……吃一切能吃的东西……12点才出发。

关新和我们一起去白哈巴,他是个很外向也很能混得小伙子,我相信一定有很多女孩子追求他。他给我们介绍得司机叫哈利,也是个哈萨克小伙子,穿的像个西部牛仔,普通话也说得不错。更意外的是他告诉我他也信耶稣基督,这是后话。

从喀纳斯去白哈巴必须绕开检查站。我们只好步行穿过检查站再和哈利的车回合。又是一台BJ2020,不过经过改装,坐七八个人都绰绰有余。从喀纳斯去白哈巴没有柏油公路,只有土路,一路上景色不亚于来时的大草原。只是路上看到修路的推土机、压路机和旅游开发的横幅,不由担心数月后白哈巴将面临和喀纳斯一样的厄运。

我们、哈利、他的车、白哈巴住宿处、还有后面的边防站

白哈巴,号称“西北第一村”,这里驻扎的边防哨所被称为“西北第一哨”。BJ2020把我们带到哨所,如果想去看中哈边界的五号界碑的话需要经过边防军的批准。值班的战士去请示了以后告诉我们边界不开放,连长不让我们去。遗憾的是我又亲眼看见连长同志带着好几个旅行团踏上了去界碑的国防公路,我只能相信连长和旅行团某些不可告人的勾当了。

沿着国防公路,可以一直走到标志着国界境界线的铁丝网。中哈两国的边界是哈巴河,我们本来想去看界河哈巴河的,可是铁丝网挡住了我们的去路。尽管村民甚至拉铁丝网的工人都告诉我们可以钻过去看界河,可是我们实在没有勇气钻铁丝网。现在想起来十分的后悔。钻过铁丝网,直走50米就是哈巴河了,然而边防军巨额罚款的传说在我耳边阻挠了我钻过铁丝网的壮举。

哈巴河边上标志国界的铁丝网

我们住宿的地方叫做“天涯居”,也是20块钱一个人,开客栈的老板是原来哈巴河县教育局的局长,现在退休了。和他一块打理的是教育局的退休会计,两个都是和蔼可亲的大叔。白哈巴住宿和吃饭都比较便宜,特别是西瓜、葡萄干和杏仁。这里西瓜8毛钱一公斤(没错,公斤!);葡萄干9块一公斤,杏仁11块一公斤,都比乌鲁木齐便宜多了。如果你要吃西瓜,一定要在这里吃个饱。哈巴河的西瓜是全疆都出名的。在这里,我们吃了进入北疆以来最饱的的两顿大餐,这里甚至还有我久违的花菜,实在让我热泪盈眶。

晚上边防站的招待所灯光灿烂,结果让星空大为暗淡。白天的时候,部队的信号弹、枪炮声时有耳闻,有那么一点边境的味道。特别提醒,不要对着边防哨所拍照,否则可能会被罚款或写检讨(我N年没写过检讨了)。

白哈巴的落日和日出都是很美的,只是没有想象中那么美。一路上都有人跟我们说,你们来得季节不对。秋天来就好了,树叶都黄了,就像一幅油画;春天来就好了,整个草原野花盛开,山花烂漫。可是我们来的正好是夏天,只能看到郁郁葱葱的绿,或许,这就是不加修饰的喀纳斯吧。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