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感于走婚与群婚

今天从面试兼职的单位出来,路过一个报摊,看见7月号的《中国国家地理》已经出版了,而且居然有240多页,狂厚无比,16块钱定价不变,而且本期主题是我最喜欢的大香格里拉地区(狂怀疑杂志社收了云南四川的广告费),欣喜不已,便买下在路上边走边看,公交车和旁边的卡车撞了一下,俩司机足足吵了半个小时我也浑然不觉。好像在照片中又回到了丽江、玉龙、泸沽湖、中甸和白水台。

横断山脉是最让我魂萦梦绕的地方,我曾经想每年去一次,直到我老了在也走不动,甚至有些羡慕当年红军在那里绕来绕去绕了一年多(记得我在中甸的时候,司机大哥开着车介绍公路旁边的一块草地就是红军走过的,我傻傻的问——他们为什么不走公路啊?——被人狂扁)。

本期杂志的主题是从地理学和人类学的角度来看大香格里拉,包括川、藏、滇三省交界地区,也就是地理课本上所说的横断山脉。开始作者还提到了藏传佛教中的“香巴拉”与“香格里拉”之争。我看“香格里拉”更合适人心目中的宗教形象——宗教是精神的寄托,而不是客观的存在,但宗教又确实有超自然的力量。尼采说“上帝死了”受到那么多人的拥戴,无非是迎合了人们心理的向往——上帝是要的,因为那是超自然和美好的象征,但上帝最好别管事——就像小偷不希望没有警察,但又希望警察不要管他们的事情一样。人的罪性在人对宗教的追求上也彰然显之。

关于横断山脉的走婚和群婚制度,考察队显然下了很多功夫,整整一个中篇的主题文章。印象最深的还是当地人对考察队员说的话:“现在是走婚的想结婚,结婚的想走婚。”前面半句指的是计划生育制度和婚姻法要求当地人必须一夫一妻住在一起,后面半句指的是蜂拥而至的抱着“一夜情”性幻想的游客们。泸沽湖的司机告诉我,无数游客带着如此这般的念头来到泸沽湖,无数妓女也为了他们而来到泸沽湖,结果就是在泸沽湖周围形成了一个红灯区(还好我在落水和大嘴没看到)。正如杂志所说,如果以为“走婚”就是随意更换性伴侣,那么城市的内涵比泸沽湖多多了,城市里有结婚、有离婚、有二奶、有情人、有单亲家庭、有强奸、有同居、试婚、有私生子……这些泸沽湖都没有。泸沽湖有的“走婚”,男人一样要负责任,只是女方男方都不离开自己的家组建小家庭也就是不分家。

为这个缘故,人要离开父母,与妻子连合,二人成为一体。(弗5:31

值得玩味的是群婚制度,又不是韦小宝式的多女一夫,而是一女多夫,这让人非常的费解。但这种婚姻制度正在现代社会和法律的冲击下而日趋瓦解。作者推崇这种婚姻制度的唯一理由就是——能够造大房子(因为不分家)。我不知道这种婚姻制度从何而来,是不是人在恶劣的自然环境下就忘却了老祖宗的传统;又或者,从某个人发起然后慢慢成为一种惯例。

耶和华神就用那人身上所取的肋骨,造成一个女人,领她到那人跟前。(创2:22

若有无可指责的人,只作一个妇人的丈夫,……(多1:6

有时候我比较杞人忧天。我看杂志的时候想,当年的在走婚和群婚部落的宣教士是如何带领他们的信徒归正的,今天若他们中有人归正信主我们又该如何带领他们离弃不合圣经的族俗?甚至我看到警察、军人、出租车司机常常一周都不休息,又担忧他们信主以后如何聚会和长进。

或许这就是神要呼召这些人的目的之一吧。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