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江学院的神秘花园

   写到昨天的神秘花园,倒让我分外的留恋起之江学院的那个神秘花园来。

    入学后的第一个月,我总是分外激动的在校园里东奔西走。闹鬼的四号楼、荒芜的山顶,还有从学院翻到九溪和六合塔的山间小径,都被我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找了出来。一到没课的时候就想方设法纠集人去翻山越岭以获取逃门票的快感。我四处打探着学院里各种闹鬼的新闻和小故事以在熄灯后用某种意境描述出来。这个校园深深的吸引我……直到今天。

    一个秋日的下午,我本来是在语音室里帮忙录磁带以赚取一点小小的外快的(一个学期下来才20多块钱)。翻磁带翻得我手都麻了,就走出5号楼决定往后面的小路去探探险。

    顺着小路,从水泥路变成石子路最后变到烂泥路,我不出5分钟就走到一个小小的山谷中间。从下面的照片并看不出山谷在秋天的美,各种颜色的树叶交织在一起,我像是在面对一幅灿烂的油画,配合着耳机里张清芳清亮的的嗓音,真希望能爬上山崖去摘取一朵戒指花。我在那里面对这个山谷发了20分钟的呆,直到天空中开始飘洒小雨。我知道山的后面是六合塔,所以就没有往这座山头走,直到今天,我都没有翻过这个小山头,下一次希望能过去。

当我面对这张照片的风景时,我决定向右转,便来到了下面这个小水库的地方。

    我已经看了这个小水库N多遍了,是一个读英语的好地方。唯一的缺陷就是蚊子太多。就在照片上这个位置,我向左边走穿过桥,沿一条落满树叶和长满蜘蛛网的小路攀爬,忽然看见了一个荒芜的小院子。院子的铁门紧闭着,但是旁边却开了一扇小门,从外面看,院子里面可以看见的是枯枝落叶和灰尘。铁门上生满了铁锈,很明显,这里无人居住。

    撩开铁丝网走近小院子,看见一个只有一米高的小篮球架——当然也不例外生了锈,和一个长满了锈的1米高的秋千。房子的玻璃都是破的,可是里面有纱窗。房子的门锁着,进不去,从窗子里看进去可以看见里头整整齐齐的摆着好多张小床,小凳子,但是落满了厚厚的灰尘。显然,这里曾经是一个幼儿园(或者托儿所),但是好几年没人用了。爬山虎爬满了墙壁,野草高及膝盖,园外的和院内的树木早已长成了一片,墙反倒成了一个多余的点缀。

    我就在那里,坐在摇摇欲坠的秋千上,听着张清芳和黄舒骏,用我的第一只随身听,听了整整一个下午,任凭秋天的叶子刷刷的落在身边。

    这次再回去之江,再也没找到那个神秘的小院子,那个聆听过我糟糕的中国英语和张清芳的地方。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