丽江-泸沽湖-香格里拉纪行(7)

七、香格里拉

      可能是中虎跳耗费了太多体力的缘故,昨晚一夜都睡得很香,连梦都没有。我们住的客栈就离白水台的大门不远,在公路边上。可能是老板娘做惯了来往客旅的生意,显得十分功利。最后结账的时候居然把司机的住宿也算在我们头上,还收我们高达每人5块钱的早饭。经过尽力争取,总算把司机的住宿费给免了,但心里总有些不快,木师傅也闷闷不乐,因为是他把我们带到这里来的。

      离开白水台,前往碧塔海。碧塔海是一个高山中的海子,据说非常迷人。从白水台倒碧塔海要跑3个多小时。不料车开出白水台还不到20分钟,我们就遇到一个塌方。山洪冲垮了整个路基,在路基下面形成了一个小小的瀑布。木师傅开始抱怨设计公路的不在这里放一个涵洞,不过连他自己都没想到这里会塌方。被冲垮的路基上布满了山上冲下来的石头好像成了一个河床。蜿蜒的公路上只有我们一台车孤零零的停在断路边上。木师傅妄图冲过去,结果差点陷在里面,便决定回头去搬救兵。回去的路上碰到了一台三菱越野和一台公交班车。三菱越野可能是道班的去看公路,它轻松的冲了过去往香格里拉开走了,随后的中巴班车也冲了过去。存着一丝的侥幸心理,我们也想沿着他们的轨迹冲过去,不料开错了地方,整台车陷在泥里面动弹不得。我们被迫脱了鞋下去推车,车也是纹丝不动,哗哗的水声倒是越来越大,让我开始怀疑会不会把我们连人带车都冲到山崖下面去。这水是从雪山上下来的,冰冷刺骨,不一会儿我们的脚都红了,让我一秒钟也站不住。

      感谢上帝,后面来了一部坐满人的中巴车。车上的农民们在犹豫和指点了一阵后,终于走下来跟我们一起推车。望着他们脚上的回力和皮鞋,我想这或许是他们最好的鞋子。把我们的车推过去以后,木师傅上去发烟却只发出去两根,让我们都很被农民的淳朴而感动。

      这里可以说是旅行中最刺激的一个地方了。离开这里,我们很快就到了碧塔海。和别的地方一样,门票30元。车只能停在停车坪上,从停车坪下到碧塔海大约要走40分钟左右的山路。景点是国家开发的,所以铺好了原木的台阶,但是下雨使台阶又湿又滑。停车坪旁边有很多卖牦牛肉串和烤土豆的,有一个卖土豆的藏族妇女居然送了我一个烤土豆吃,是因为我穿着迷彩服吗?不得而知,开心的啃着土豆我们沿着台阶下去。

      走得气喘吁吁,我们终于来到了碧塔海。几头牦牛悠闲的站在广袤的高山草甸上,而碧塔海在远处闪着银光。真美!我们所站的地方还只是碧塔海的尾巴,如果坐船可以坐到海子的中央去。坐大船要凑足7个人,大概20块钱一个人。踌躇了好久,因为凑不足人数只好作罢。一步三回头的离开了美丽的碧塔海。

     我们的车离开碧塔海继续前行,就抵达了香格里拉县,也就是中甸县城。自从《失落的地平线》火了以后,世界各地都有宣称自己就是香格里拉的,特别是尼泊尔、西藏、云南和四川这一带。经过考证,四川稻城和云南都争这个地名,不知道国家是怎么考证的(把一个虚幻的场景要转换成现实还是挺难的),最后给了云南。云南的丽江地区和迪庆州经过竞争,这朵花终于落到迪庆的头上。迪庆的中甸县就被改名为香格里拉县。中甸既是香格里拉县的县府,又是迪庆州的州府所在地。但是中甸只是一个镇。虽然如此,中甸的物价可不低,当地人的工资水平也和上海不相上下,这是因为运输成本和政策倾斜的缘故。

      抵达中甸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两点,饥肠辘辘。一路上的风光和西藏无异,当地人也是99%除了游客都是藏民。因为迪庆是藏族自治州,基本与西藏相同只是海拔低一点。吃了午饭,木师傅给我们找好了住的地方。按理说中甸有很多廉价的招待所,但是旅游业不发达,所以招待所条件都很差,我们预先也没准备来,最后就住了标间(钱包有一点点的疼)。如果你要去中甸的话,预先要在网上找好口碑的客栈,否则到时候就很难办。

      下一站,松赞林寺。从外表上来看,松赞林寺就像一个小号的布达拉宫。因为信仰的缘故,我没有进入寺庙,而只是在外面看了看。碧蓝的天空回旋着几只乌鸦,衬托着红黄的寺庙墙壁,真有点西藏的感觉。松赞林寺对面是一个藏族的旅游市场,基本上都是卖刀的还负责邮寄,价格也不贵。但是我不喜欢藏刀,所以只是看了看。那里还有很多卖药草的,但是冬虫夏草、天麻一类的到哪里都能买到,没必要在这里买了带回去。唯一值得买的是红豆杉做的杯子,红豆杉属濒危物种,买了有点于心不安,先压下购买欲望吧。

      市场后面是一片田野,农人们在辛勤的劳作。坐在小山包上看着广袤的田野发呆,如果不是阳光灼伤了我,真不知道自己身在何方。

      离开松赞林寺,很快就到了依拉草原。依拉草原在另一个季节就是海子,现在这个季节是草原。所以过不多久,这个景点又要被叫做纳帕海了。学术上来说,这是一个季节性高山湖泊,也是云南省少有的亚高山沼泽化草甸。骑马30元免门票,否则收门票10元。我们选择了门票,进去以后发现都是马粪,只好小心翼翼的绕道而行。说实话,我不觉得这个草原怎么样。仁者见仁智者见智吧。

      离开纳帕海,虽然已经是晚上七点,但是就像上海的下午四点一样。应我们强烈要求,司机又带我们去了转经塔。这是一个藏传佛教的寺庙,那个塔可以转动,转一次塔就像念了一遍经,顾得此名。

      晚上去中甸著名的“腐败一条街”吃火锅。据说是因为这条街上有非常多的饭馆,政府官员常来此聚餐而得名。环顾四周,挂政府牌照的越野车甚至公安、司法、检察的车辆果然随处可见。不过吃饭不一定是腐败的象征,官员也要吃饭嘛!

      回旅馆的路上,特别注意到天上的星星。好久好久没有看见天上有那么多的星星了。后悔没有带上观星镜。

第六天开销

      前一晚白水台住宿:每人15元

早饭:白水台,每人7元

碧塔海:每人30元门票

午饭:中甸快活林,每人¥10.8

依拉草原:每人¥10

晚饭:火锅,每人¥13

住宿:标间,每人¥32

合计:¥117.8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