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年前对岸的野火

1985年龙应台的《野火集》在台湾出版,三年后大陆的时事出版社旋即出版同样内容的《中国人,你为什么不生气》,定价人民币一元六角;同年湖南文艺出版社以《野火集》出版,定价人民币三元二角;8年后上海文艺出版社以“龙应台自选集”为副标题出版《野火集》,定价却涨到了十二元九角……

2005年时报文化出版《野火集》20周年纪念版时,是以胜利者的姿态出版的。1985年以来的台湾经历了太多太多的故事,以至于20年后的无论是作者、出版者还是旁观者都不胜唏嘘,似乎20年前的《野火集》成了社会的先知,字字珠玑。不是吗?1986年民进党成立、1987年宣布解严、1989年开放党禁、1990年三月学运导致修宪、1994年台北市首次由反对党执政、1996年全国公民直选……今日台湾的民主政治,不单单是蒋经国李登辉的开明,也是自雷震、胡适以来一代代的自由主义知识分子、青年学子和龙应台这样的社会良心震聋发聩的呼喊而来。虽说国、共两党都是苏俄指导下建立起来的列宁主义和民族主义政党,但是在执政方针和建国宗旨上存在着根本分歧,也就导致了今天两岸的两种局面。

25年前的对岸,仍然称呼自己是“中国人”;25年前的对岸和今天的此岸何等相像;然而龙应台的文章虽饱受多方攻击却仍能在《中国时报》上刊载。而此岸同样的杂文,甚至比她更温和的文章只能在网上东躲西藏,被关键字过滤得体无完肤。

当我重读25年前对岸的文字,当我每次看到此岸所发生的种种不公不义,我很想问:

  • 中国人,你为什么不生气?
  • 中国的知识分子,你为什么不生气??
  • 中国的基督徒和传道人,你为什么不生气???
    当“愤青”成为贬义,“犬儒”成为褒义,公平和正义成为科幻的时候……我认为已经及差不多是悲剧了。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