慷慨对待你的牧师:再思传道人薪资

本文为初稿,蒙编辑修改后发表于《举目》73期

第70期的《举目》杂志中“平安”弟兄的《教会应该如何付牧师工资》一文触及了华语教会就比较少谈及,甚至有时牧师略感尴尬的一个话题:传道人薪资。就笔者的观察而言,华人教会的牧师薪资普遍低于教会成员的平均水平,更低于北美教会牧师的一般工资,以至于某间华人教会在聘请英文堂牧师时,美南浸信会植堂顾问首先建议他们提高牧师薪资,因为他认为现有薪资低到美国人不会来应聘。当然,肯定有人会反问,“传道人岂是为钱事奉呢?怎么可以因为薪资低就不做牧师呢?”传道人当然不是为了钱事奉主,但是传道人同样负有管理自己的家、供应家庭需要的责任。如果我们都同意传道人的优先次序是家庭高于事工(提前3:5,“人若不知道管理自己的家,焉能照管神的教会呢”),那么他就要忠心管理自己的家庭、供应家庭的需要。过低的薪水,也会给撒旦留下地步,让传道人在服事的同时感到委屈、缺乏尊严,乃至自义和埋怨,在会众和牧师之间制造裂痕。即便像约拿单·爱德华兹这样伟大的神学家、牧师,他和教会之间也存在薪资问题上的分歧[1]

所以“平安”弟兄所提出的话题非常重要,他所提到的旧约经文对我们理解神将一些蒙召的人分别为圣出来服事神也相当有帮助。不过,鉴于旧约的祭司制度和今天全职传道人的差异,我们是不是更可以从新约圣经中认识一些制定传道人薪资时的原则呢?以贫困线范围作为参照是否合理和有智慧呢?本文希望从圣经和实践两个角度,鼓励教会慷慨对待你的牧师,帮助薪资委员会的同工们进一步思考传道人薪资的合理水平。

慷慨对待牧师的理由

首先,所有跟教会给付牧者薪资有关的经文都强调教会应该慷慨,而不是吝啬。在提摩太前书5:17,保罗指出那些“那善于管理教会的长老,当以为配受加倍的敬奉”,而那“那劳苦传道教导人的,更当如此”,在接下去的一节经文里,保罗援引马太福音10章和申命记25章说“工人得工价是应当的”,这表明他所谈到的不仅仅只是一般的“尊重”,而是在金钱供应上的尊重。在加拉太书6:6,保罗告诉教会“在道理上受教的,当把一切需用的供给施教的人”。而在哥林多前书9:10-11,保罗将传道人得薪资的权利与农夫大丰收时得回报的权利相比较,虽然保罗放下这一权柄(我们会在后面谈到这个问题),但是圣经的确告诉我们传道人有这一权利,正如我们有权也应当从自己的工作单位获得薪资一样。

其次,圣经告诉每一个教会,要让他们的牧者在主前交账的时候“有快乐,不至忧愁。若忧愁就与你们无益了”(来13:17)。如果教会在薪资上吝啬,牧师和牧师的家庭怎能在主前快乐满足呢?

第三,如果教会不能在薪资上信任他们的牧师,为何要将灵魂交托给他们带领呢?很多文章(例如“平安”一文)虽然强调合理给予薪酬,但总不忘了同时强调一些牧者的贪财。是的,的确有贪财的牧师。但是,别的牧师贪财并不构成对你所信任的牧师吝啬的理由。如果教会不信任自己呼召的牧师,反而尝试用使他们贫穷的手段来控制牧师(“使他们谦卑”),又何必呼召他、将会众交托于他呢?难道灵魂不比金钱重要百倍吗?保罗在提摩太前书中两次强调一个人管理金钱的能力和他教导治理百姓的能力是相关的,如果教会不信任牧师在金钱上能够忠心,那就更不应该呼召他成为教会的领袖。

第四,我们工作的目的就是为了能待人慷慨。新约圣经没有给我们很多为什么要工作的原因,很多人今天工作可能是为了身份、为了锻炼自己的能力、为了表明自己的重要性、为了权力等等,但是新约圣经给我们看到,我们工作是为了不依赖别人(帖前4:12),也是为了可以慷慨待人(弗4:28“总要劳力,亲手作正经事,就可有馀分给那缺少的人。我们工作不谨是为我们自己,也应当为别人”)。如果我们在牧师的薪资上不慷慨,我们不但亏欠神而且也剥夺了牧师待人慷慨的能力。

第五,前面说到,人之所以工作,一部分是因为神要我们不依赖别人,这一从帖前4:12(“亲手作工……叫你们可以向外人行事端正,自己也就没有什么缺乏了”)所带来的原则也同样应用在牧师薪资上。如果教会给予牧师的薪资使他不得不依赖别人(例如,亲友供应、个人筹款,甚至政府低保),教会都在让牧师违背保罗在贴前的教导。当然,在教会植堂初期牧师可能从别的信徒那里获得支持,正如保罗从腓利比教会获得支持一样。同样,教会让牧师依赖妻子的收入也是缺乏智慧的。妻子的首要职分是支持他丈夫的事工,有智慧的教会会在薪资上使妻子不必在外工作,从而可以更好的支持神呼召她丈夫从事的事工(例如全职养育孩子)。

第六,传道人有权为着生活需要暂时离开事奉,这也是保罗写下林前9:6的缘由。在林前9章,保罗很清楚的说到教牧事工的目的就是为了让人可以得福音的好处。所以保罗认为传道人从教会得薪资,以至于可以全时间地专注教导事工是非常合理自然的事情(林前9:4-6,腓4:15)。在一些特殊的情况下,他觉得从教会受薪会给福音事工带来消极影响时,他就会暂时放弃这一权利。同样,我们也要考虑怎样做不影响福音事工。一般来说,我们会认为当教会给予传道人优厚待遇,使他们用神的话语教导我们时毫无后顾之忧时,神话语的传讲是最没有拦阻的。这并不意味着说我们要让传道人富裕,但我们要确保传道人在支付账单、在购买生活需要时无需忧虑或迟疑。

第七,我们对什么是“足够”的认识往往是不正确的。例如,如果会众的平均年龄比牧师年轻数代(例如我所牧养的教会大多是单身、刚刚大学毕业的年轻人),会众对传道人支持家庭需要多少钱往往缺乏概念。也有另一种情况,20多年前我们教会里有很多老年会友,他们对消费的概念还停留在上个世纪七十年代,他们或者的确过得很节俭,或者在思考薪资时仍然用1970年代的物价来衡量。在上述两种情形下,会众都不完全理解传道人的真实所需。另外,很多会众并没有意识到(或者有意识的忽略)他们自己的雇主其实为他们所支付的远多过他们每个月实际拿到手的薪水。教会的薪资预算当然包括牧师实际到手的现金,但是别忘了你的雇主还为你支付所得税、家庭健康保险、养老保险。除此之外,牧师的事工也需要一些额外开支,例如买书、和弟兄姊妹吃饭、外出开会等。有智慧的做法是将薪资预算和牧师的事工预算下的各个项目分解出来,这样会众可以明白预算费用的理由是什么。

第八,牧师的工作内容和范围远大过教会能够看到的。特别对于教会唯一的牧师而言,他常常需要接受会众的电话咨询,他需要在会友下班后和他们吃饭或喝咖啡,他需要在会友处于特殊状况时给予帮助甚至午夜还要接听电话,他休假时可能因为教会的紧急状况而匆匆赶回。他还需要投身很多超越地方教会的事工,例如神学培训、为其他教会提供帮助等。当然,有很多懒惰的牧师。但是如果你的牧师是认真工作并且常常牺牲自己,你应该给他优厚的待遇,正如很多雇主也为一些要求很高、常常需要超时工作的岗位提供优厚的薪资福利一样。

第九,提摩太前书3:4-5要长老“好好管理自己的家”(在新约圣经中,长老、监督和牧师三个词常常交替使用,指向同一教会职分),在第一世纪“管理自己的家”包括家庭的财务需要和家庭成员。什么是最可能导致牧师离开教牧事工的原因?很有可能,当他意识到他的收入不能让他同时扮演信实的父亲、丈夫和牧师这三个角色时,他会选择离开教牧事工而首先做一个家庭的供应者。保罗在提前3章似乎告诉我们,既然“好好管理自己的家”是做牧师的前提条件,那么当他的收入不能“好好管理自己的家”时,他的首要优先是家庭。众所周知,教牧事工加给家庭的压力也是非常大的。缓解教牧事工给家庭带来的挑战和压力的方法之一就是给他们优厚的薪资,使他们的家庭舒适。你们给牧师的薪资是否允许他每年带着家庭出去度假,让牧师的孩子们感受到他们被父亲所爱?是否允许他和妻子一起约会,让他的妻子感受到对丈夫而言自己比教会更重要?是否允许他供应自己的家庭,使自己的孩子们从父亲的身上看到天父的慷慨和供应,而不是吝啬和忧愁?是否能让他们的妻子说,“我为我的丈夫被神呼召成为传道人而感到喜乐和感恩”?是否能让他们的孩子说,“我为我们的爸爸是牧师而感到自豪”?慷慨对待你的牧师,也是为了让他们能够忠心的在他们的次要呼召上劳力[2]

慷慨对待牧师的实践

在谈了九个慷慨对待牧师的理由之后,我们也想接着分享一下在实践上,我们应该如何考虑牧师的薪酬待遇。在我们教会(国会山浸信会),评估牧师的薪酬是一个由带职长老(平信徒长老)所组成的薪资委员会来承担的。薪资委员会包括三个带职长老和教会负责预算的执事,他们在评估完成后向教会长老团提出薪资福利建议,并由长老团中其他的平信徒长老投票决定是否采纳(全职长老——也就是牧师——在薪资上没有投票权)薪资委员会的建议。在薪资委员会做薪酬评估决定时,他们考虑如下因素:

  • 圣经原则。在提前5章,保罗给出对一些基督徒的特别关照:寡妇、长老和奴隶。在17-18节,他说“那善于管理教会的长老,当以为配受加倍的敬奉。那劳苦传道教导人的,更当如此。”接着,他引用申命记25章说,“牛在场上踹谷的时候,不可笼住它的嘴”,以及“工人得工价是应当的”。同时,雅各书5:4提醒教会,如果教会不合理支付牧师的薪资,“收割之人的冤声,已经入了万军之主的耳了”。这些圣经原则都指导薪资委员会合理评估和决定牧者的薪酬福利。
  • 房产升值。对于住在教会提供的住房里的牧师们而言,他们没有得到房产升值的好处。虽然他们现在有免费的住房,但是当他们离开教会后,他们将不得不面对高企的房价。从长远来看,免费住房反而使他们处在一个很尴尬和弱势的地位上。所以我们的薪资福利要考虑这一点,给他们额外的补贴使他们能够投资将来。
  • 忠心劳苦。我们有一群极有恩赐的牧师,神给他们特别的恩赐,使他们在讲道、教导、带领教会上都显出他们是非常优秀的传道人。并且,我们看到教会的确运作的很好、非常健康,这是他们认真劳苦事奉的结果。不但如此,看到我们身边有很多因为文化压力而偏离正统基督教信仰的教会、追逐成功神学的教会、讨好会众的教会,我们应该为神赐给我们的传道人而感恩。如果我们认为他们就是提前5:17-18所说的“善于管理教会的长老”和“劳苦传道教导人的长老”,我们就该给他们“配受”的“加倍敬奉”。
  • 鼓励他们。给牧师们提供一个优厚的薪酬待遇的目的之一,就是鼓励他们,让他们知道教会认可他们的忠心劳苦,并激励他们毫无后顾之忧的投入事奉。换句话说,我们不希望牧者因为经济原因而从事奉上分心,特别是他们没有固定的上班时间,常常超过40个小时、甚至有时需要动员全家来事奉教会、请人到家里吃饭、请宣教士和讲员到自己家里去住,或是在通常工作时间之外辅导会众、举办婚礼、进行一些教会外的事奉等等。所以我们提供超出市场预期的薪资待遇,虽然并不能缓解他们的压力和额外事奉的时间,却能让他们知道教会早已意识到牧者这一岗位的特殊性并给予足够的感激。
  • 忠心管家。最后,我们给他们优厚的待遇,因为我们意识到这是教会作为金钱的管家在神国里的正确投资。如果我们信任我们的牧者是神所呼召、忠心传道的人,如果我们在几年的观察中印证这一点,我们就有理由相信他们有足够的智慧不陷入钱财的诱惑中,也不会因为高薪而耽于享乐,我们应该相信他们会正确使用自己的薪水来荣耀神。
  • 市场参考。除了上述五个指导原则之外,我们也常常使用现有的市场薪资指导标准(例如,美国劳工部提供的数据)来确保教会的其他非牧职受薪岗位(例如,儿童事工主任、教牧助理、办公室行政、前台、总务等)的薪资是和本地市场类似职位的薪资相称的,并根据市场通胀情况、职员年资等做出调整。对于牧师职位,我们参照联邦政府给予高级公务员的薪资表格,并根据牧师的住房情况(是否住在教会地产里)作出调整。

如果将牧师的薪资福利分解开来,在我们的预算表中包括八个项目(不包括牧师进修、差旅和个人事工费用),这一预算表也在成员大会上向教会成员公开。这八个项目是:

  1. 工资:每一个全职受薪员工,包括牧职和非牧职,都有一笔由薪资委员会建议、长老团批准的工资收入。
  2. 所得税:根据联邦政府和州政府的要求,教会需要为员工支付所得税。
  3. 残障保险:所有全职员工,包括牧职和非牧职,教会都需为他们购买残障保险。
  4. 健康保险:所有全职员工,包括牧职和非牧职,教会都需要为他们和他们的家庭购买健康保险。
  5. 人寿保险:我们为传道人购买人寿保险,对于非牧职员工,例如文秘、前台、儿童事工主任,我们在他们任职期满五年后为他们购买人寿保险。
  6. 退休金:在美国,私营企业为员工提供401(k)退休金,教会作为非营利机构则提供403(b)退休计划。各人具体金额根据服事年资、住房状况不等。
  7. 住房津贴:对于教会提供住房的职员,教会提供的住房将根据市场折为具体金额体现在预算表的“住房津贴”这一栏中;对于自己购房或者租房的职员,教会提供住房津贴供他们租房或支付贷款。
  8. 儿童教育:教会为合乎条件的职员提供合理的教育补贴,使他们能够让自己的孩子接受高质量的教育。

看了这些实践之后,读者可能心里会想,你们这是很有钱的美国教会,不能成为我们的参照。当然,每个教会的情况确有不同,同样规模的教会处在不同的地区也会有不同的考量(例如,中国大陆的法律就不要求残障保险),但是我们相信这些原则——无论是出于圣经还是处于常识和智慧——都是适用的,况且考虑到我们有相当多的全职职员(教会成员九百多人,职员二十人),所以最后汇总下来员工薪资福利仍然需要占到教会总预算的一半左右(正好也是“平安”一文建议的比例)。对于植堂初期的教会、以学生为主的教会,收入不可避免的无法同时供应事工需要(包括租用房屋)和牧师家庭需要,教会或许可以考虑为植堂、学生事工筹款,或是聘用部分时间工作的传道人,但不应鼓励或暗示传道人降薪、或“以受苦心志”来面对低薪。同时我们也想指出,“量入为出”——即根据教会的奉献收入决定牧师的薪资——并不是最合理的做法,因为华人基督徒普遍地少奉献甚至不奉献。我们认为合理的做法是,根据前述原则制定合理的、慷慨的薪酬待遇,并用圣经教导会众应当在金钱的管理上忠心,慷慨奉献支持教会的事工,而且这一教导让教会的平信徒长老(带职长老)来做会更加合适。就这个问题而言,可以参考邓洁明牧师所写的这篇《基督徒该奉献多少?》。我们在成员课程上发这篇文章给所有预备加入教会的弟兄姊妹阅读,并鼓励他们在金钱管理上忠心。

盼望本文所提供的圣经原则和实践智慧能够帮助众教会慷慨的对待自己的传道人,让忠心事奉的牧者受配得的敬奉。

[1] 爱德华兹和他所牧养的教会之间积怨已久。由于他的家庭规模增长(他有九个孩子)和物价的通胀,他多年来写信给教会要求提高工资,但是教会总是拒绝他的请求。来源:Perry Miller, Jonathan Edwards (Bison Books, 2005), 197.

[2] 在《一生的呼召》(新世界出版社,2011年)中,葛尼斯指出,我们蒙召,最重要的是走向神,而不是走向某事(为人母、从事教育等),也不是走向某处(内地或边疆)。其次要回应上帝的次要呼召:在神至高无上的前提下,每个人每一处以及每件事中,都应该完全为他而想、而说、而行。因着次要呼召,我们从事某个职业。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