耶稣的比喻5:自卑的必升为高

 

经文:路加福音14章7~11节

耶稣见所请的客拣择首位,就用比喻对他们说,你被人请去赴婚姻的筵席,不要坐在首位上。恐怕有比你尊贵的客,被他请来。那请你们的人前来对你说,让座给这一位吧。你就羞羞惭惭的退到末位上去了。你被请的时候,就去坐在末位上,好叫那请你的人来,对你说,朋友,请上坐,那时你在同席的人面前,就有了光彩了。因为凡自高的必降为卑。自卑的必升为高。

在这个比喻里面,我想这是很尴尬的一个场景,我不晓得大家有没有碰到过。我中学的时候,有一次去教堂参加礼拜,那还是九十年代初。一看前两排的座位都空着。我也不假思索,因为以前都是坐在后面,也看不到诗班,所以看到前两排空着我就很高兴,一屁股坐上去。结果立刻招待的一位姊妹就跑上来跟我说,这是给外宾坐的。我就好像这个比喻里面说的那样,“羞羞惭惭”的退到后面去了。可能今天听起来很多人觉得不可思议,凭什么前两排要空出来给外宾,我想现在他们也不这样做了,不过在那个时候,外宾还是很受尊重的。就像耶稣说的,是“比你尊贵的客”。

耶稣的比喻当中还有另外一个场景,就是坐在末位上,却被高升。这样的一个场景我没有经历过,但是我相信是大家都享受的场景。中国人的故事当中很受欢迎的桥段就是皇帝微服私访,自居卑微,最后表露身份将贪官污吏一网打尽;外国故事里有灰姑娘、有王子与乞儿。总之大家都喜欢主人公经历波折,以卑微的身份而居高位得荣耀的故事。所以当耶稣讲这个比喻的时候,我们都深以为然:对,这就是我们喜欢看到的场景。

但是耶稣讲这个比喻的时候,不是告诉我们我们喜欢什么,而是告诉我们他盼望我们做第二种人。明白吗?耶稣是希望我们做第二个故事的主人公,而不是看别人演绎这个故事。我们每一个看到这段圣经,听到这个故事的人,我们应当明白耶稣的用意,他是讲给我们每一个听到、看到的人的。

一、不可自高

首先请大家看这个比喻的起因是什么?是耶稣看见“所请的客拣择首位”,就是说请来的客人主动选择了坐在首位上。在14章1节交待背景说,耶稣和门徒是到“一个法利赛人的首领家里去吃饭,他们就窥探他一个法利赛人的首领家里去吃饭,他们就窥探他”。所以这个故事的背景,是到法利赛人的老窝里面去。法利赛人是什么样的人呢?我们当中有些初信的弟兄姊妹可能不知道那个时代的背景,法利赛人是犹太人中的宗教领袖。从英文圣经里来看,耶稣不是到首领家吃饭,而是到首领之一(one of the chief Pharisees)的家里吃饭,所以请来的客人就是首领之二、首领之三,等等。他们的目的就是想观察耶稣,看看耶稣到底是不是同路人。那一群首领在一起,彼此之间又没有上下级关系,座次就很重要。揣摩一下请来的客人的心理,可能他觉得自己就是所有与会者当中位分最高的,所以想当然的就坐在了最重要的、领袖应该坐的座位上。所以中文圣经用了一个很精练的词来描述这种人:自高,就是把自己高举的人。

自高是神所不喜悦的,确是魔鬼所喜欢的。賽14:12-14里面就记录了撒旦在神的面前堕落的原因:

明亮之星,早晨之子啊,你何竟從天墜落?你這攻敗列國的何竟被砍倒在地上?你心裡曾說:我要升到天上;我要高舉我的寶座在神眾星以上;我要坐在聚會的山上,在北方的極處。我要升到高雲之上;我要與至上者同等。我要升到高雲之上;我要與至上者同等。

所以我们从这里看到撒旦的堕落之因就是自高,自己把自己高举,要与神同等。撒旦所要与神抢夺的,是全地的主宰这个地位,所以他是自己高举,结果被神降卑,从天堕落。

一般来说,我认为自高体现在三个方面,这三个方面不单在魔鬼身上,在法利赛人身上,也在我们身上体现,因为自高是罪的结果,是罪直接的表现。

1. 自高就是自我中心

有很多弟兄姊妹觉得自己没有什么追求,也不想做牧师长老,也没打算做小组长,是不可能自高的。其实不然,自高就是把自己高举抢夺神的地位,对不对?魔鬼要抢夺的是神全地之主的地位,他要取代神做宇宙的主宰。而我们普通人呢,我想是没有这个企图的。但是在我们没有认识主的时候,甚至在我们信主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我们是把自己高举,自己做自己的神的,对不对?这是不是自高?这也是自高,因为这抢夺了神应有的地位。个人的自高就是自己做自己的主,不要神来做主,不降服在神的权柄面前。

有人说,那是因为神没有告诉我该怎么做,如果神告诉我,我一定顺服。

其实不然,神的权柄并不是神直接告诉你该做这个,该选这个职业。神的权柄通过他的话——圣经——体现出来。圣经告诉我们神要我们怎么样,我们就该怎么样。这是神做主的体现。神的权柄也交给政府和教会,对政府所建立的法制,和教会的属灵上的带领顺服也是神要我们所有的服权柄的记号。

弟兄姊妹,今天我们的社会是自高的,人们自己把自己高举,在最极端的时候人们认为“人定胜天”,后来发现那只是一场闹剧。基督的教会如果不服从神的圣经和属灵的权柄,也会搞出一场闹剧。最近我在网上看到武汉的一个基督徒团契,负责弟兄说神给他异象要效法以撒和利百佳给团契当中的弟兄和姊妹配婚,举办集体婚礼,在武汉闹得沸沸扬扬。团契所属的教会长执为此特别开会,并命令停止这个集体婚礼,他就写博客指责来自教会的命令是魔鬼的拦阻。有一位基督徒给他留言说,你口口声声顺服神,却不愿意顺服所属教会的权柄,怎么叫顺服神呢?你只是顺服你自己的想法罢了。所以很多基督徒在擔負一些聖工時,懂得找一位或數位屬靈領袖來作他的屬靈遮蓋,如同約書亞有摩西作其遮蓋,在遭遇大爭戰時,靠著摩西的舉手禱告而得勝。提摩太也有保羅作其屬靈遮蓋,在凡事上都給提摩太許多的指導及依靠。

弟兄姊妹,自高就是自我中心,自己做自己的主;而神的心意,是要我们有服权柄的记号,首先顺服这位神和神的话,其次顺服神在地上所设立的治理权柄:政府、教会和家庭。

2. 自高就是看自义

自高的第二个表现就是自义,什么是自义呢?就是看自己比别人强,看自己比别人好,看别人就是缺点,看自己全是优点,或者缺点都是小问题。

有人作过一个问卷调查,让被调查的人为自己写一个鉴定,这些人包括社会各阶层的,上至达官贵人,下至三教九流。但结果颇使人吃惊:这些鉴定对自己的评价都 相当好,按该调查结果,世界上就应该没有贪官污吏、刻薄财主、奸诈商人和流氓、强盗、卑鄙小人、杀人犯、战犯等等。希特勒、秦桧、江青等是古今中外公认的 “人类的败类” ,但人们研究他们的自传,留下的文字、言论等资料,发现原来他们都觉得自己是大好人、是英雄豪杰。 如果是这样,那么这个世界的坏人都到那里去了?

神家里的人也不例外,我们可能会看别人的服事做得没有自己好,看别人的招待作的没有自己尽责,看到别人带领的小组没有自己带的有声有色,在公司里看到和自己一起的同僚推卸责任、被老板批评就沾沾自喜,甚至因此志得意满;当我们进入这个状态的时候,就会听不进其他的意见,因为我做的最好嘛,你有什么资格给我提意见呢?在家庭里、在教会里、在工作里,我们都会有这样的心态,这也是神所不喜悦的。

人常用自己的长处与别人的短处比,这是一种很怪异荒谬的比较,但我们人往往没有注意到它的荒谬,更不知道是来自一种灵界的欺骗。一个全国短跑冠军,觉得比世界网球冠军、世界乒乓球冠军、世界举重冠军……都要利害,因为他比这些人都跑得快,现在我们知道这种比较有多荒唐了吗?我们觉得自己比别人好,就是这样比出来的。

不要常常与人比较之后自我表扬,这样会过高地估计自己、高抬自己、而变得自高自大,看自己比别人强。常常看自己的优点,会培养出人骄傲的心态。如果我们要比,就应该多与耶稣相比;还可以与圣经上很多敬虔的人物相比。神还要我们“存心谦卑,看别人比自己强。”而有时我们却容易轻视、忽略一些比我们软弱的弟兄姐妹。当我们因为别人的弱点就开始排斥时,也就开始骄傲了。哥林多前书12:23给我们很大的警醒“身上肢体,我们看为不体面的,越发给它加上体面;不俊美的,越发得着俊美。”

3. 自高就是抢夺神的主权与荣耀

凡高抬自己的,必被降卑。舊約時代的尼布甲尼撒王就是一例。有一天,他遊行在巴比倫王宮裡,就驕傲地說:「這大巴比倫不是我用大能大力建為京 都,要顯我威嚴的榮耀嗎?」這話在王口中尚未說完,有聲音從天降下,說:「尼布甲尼撒王啊,有話對你說,你的國位離開你了。你必被趕出離開世人,與野地的 獸同居,吃草如牛,且要經過七期。等你知道至高者在人的國中掌權,要將國賜與誰就賜與誰。」當時這話就應驗在尼布甲尼撒的身上,他被趕出離開世人,吃草如 牛,身被天露滴濕,頭髮長長,好像鷹毛;指甲長長,如同鳥爪。

神用尼布甲尼撒让我们看清楚一件事,我们的一切成就都是神所给的,我们今生一切的恩赐与成就都是神给我们的,如果我们不将荣耀归给神而是归给自己,或者嘴巴上归给神心里沾沾自喜,都是在抢夺神的主权和荣耀。

有的弟兄姊妹很有行政的恩赐,事情处理得井井有条;有的弟兄姊妹很有讲道的恩赐,小组上课上的很好;有的弟兄姊妹作的菜大家很喜欢;有的弟兄姊妹特别会带朋友来教会……这些都是神所给的恩赐,为要造就整个身体。即使没有我,我也相信神会另外放一个人在这个教会里有领导和讲道的恩赐,只是他不叫我的名字罢了。我们被主使用,为要叫基督的身体长大和成熟,并满有基督的身量,这荣耀和功劳全然不是我们自己的,乃是主的。我们要从心里相信这一点,而不是嘴上说“感谢主”,心里想,“还不都亏有了我?”。这是一种虚伪。

二、降卑是高升的必经之路

圣经里面在讲到耶稣时,用了一句话说“他本有神的行像,不以自己与神同等为强夺的。凡倒虚己,取了奴仆的形像,成为人的样式。既有人的样子,就自己卑微,存心顺服,以至于死,且死在十字架上。”(腓2:6-8)。这里讲到一个很重要的、服事主得荣耀的必经之路,就是降卑。

耶稣为我们作了降卑的榜样,他和魔鬼截然相反。魔鬼是没有神的形象和位分,却要与神抢夺,结果是堕落;而耶稣是有神的形象和位分,却虚己顺服,死在十字架上,却被神高升,坐在神的右边。耶稣所走过的路,正如他自己所说“人子来,不是要受人的服事,乃是要服事人”,文言文圣经将其翻译为“非以役人,乃役于人”,我非常喜欢这个翻译,这也是基督徒要效法的榜样。

想要高升,想要的荣耀没有什么错,也是神希望我们做的。提摩太前书3:1说,“人若想得监督的职分,就是羡慕善工。这话是可信的”。就是说,如果我们想要服事教会、成为教会的领袖,羡慕在教会中带领,这是对的。反过来说,不羡慕在神里面得荣耀,反而羡慕在社会上的荣耀,在人的面前得称赞,这是不对的,这是追求短暂的而放弃永恒的,连那个不义的管家都不如。也有人说,我两个都不羡慕,我只要本本分分做一个平信徒,有这样想法的弟兄姊妹也不在少数,我过去也是这种想法的持有者。我对团契的组长说,我没有你们那么虔诚,我也不想做牧师,我只想做一个好基督徒。但是回到前面我所说的,基督是我们的主,当我们降服在这位主面的时候,主需要我们成为什么样的人,我们就要成为什么样的人;主让我们看到什么样的需要,我们就要问主你是不是要用我去满足那个需要,这是在神面前一个正确的态度。

我讲这些,是怕有些弟兄姊妹说,哦,我不能自高,不要叫我组长,不要叫我同工,不要叫我领袖。不是的,我们看这个比喻,主没有否定坐首位、得荣耀,主所关注的是怎么坐首位,怎么成为领袖,是自己上去呢,还是先降卑,让神按着他的时间来成就他的工作。

我认识一位姊妹,原来是教会的一个同工,到了上海后去另一个教会,那个教会要求所有新来的弟兄姊妹都要上新生命。这个姊妹就很不高兴,她想我原来是教会同工,相当于执事,你不让我做小组长也就罢了,还要我跟初信的弟兄姊妹一样从头学起,于是懒懒散散的去了几次以后就想换一个教会。也来过我们的教会,但是参加了几次,又去了别的教会,后来又听说她离开了,抱怨没有带领的机会。那我想这里有问题的就不是教会和团契了,而是她不愿意降卑。诚然,让一个执事学习新生命是有点浪费人才,但这不是一个认识教会、融入教会的过程吗。三个月的新生命课程相对神准备我们的一生来说,并不是一个很长的时间,但却是一个学习谦卑顺服不可或缺的一课。

在属灵的世界里,就是有这么一条规律:学会降卑,才能升高;自己要升高,必然被降卑。神要我们都象比喻中的后者,有光彩,荣耀神;但是这个比喻神也告诉我们其中的必由之路,就是要先降卑。属灵的权柄不是靠上级任命而来的,而是在谦卑的服事中建立起来的。

“降卑”首先就是学会顺服的功课,顺服的人在主眼里看为至宝。在教会的服事应不分彼此,不分轻重,不分贵贱。神国里“无我”就是卑。觉得灵性没有复兴就是因为“我”太多,有“自我”的情感在那里。今天教会需要什么,弟兄需要什么,神的需求是什么,我们就做什么。服事中个人的情感定向不能超过教会对我们的需求定位。我们是否有如以赛亚先知般回应神的呼召“我在这里,请差遣我!”,就是立志:神要我去哪里,我就往哪里。教会的服事不是中学里选兴趣小组,而是观察和聆听神要我们做什么,教会的需要是什么,自己的恩赐是什么。

这个比喻在我们教会以外的世界中一样有用吗?

耶稣在比喻中所描述的场景是婚宴,而婚宴往往暗喻教会与基督的关系;马太福音23章里也讲到这个原则,但是对象是众人和门徒,所举的反例是法利赛人在会堂中。所以我个人认为这个原则的主要适用场景是指教会内的事工。但是我们也不可能作人格割裂的人,在教会里谦卑服事,在公司里颐指气使。其实“非以役人,乃役于人”也是很多企业的管理哲学。我记得我过去的总经理曾经说过,管理层的宗旨就是服务一线的工程师,非常满意的工程师才会创造非常满意的客户。当然,他可能是说说而已,但我认为这个观点是非常正确的。我在接受管理培训的时候,公司当时也引用一个基督徒的书籍告诉我们,优秀的领袖不是给大家派活催活,而是服务整个团队,观察工程师的需要,观察业务的需要,用最佳的资源配置推动工作的进展。所以我想,当我们愿意去降卑而不自己高升的话,这样的生命无论是在教会以内还是以外,都是受欢迎的。也许我们得到的,不是公司的高位高薪,但一定会在人前作基督的好见证,就像这个比喻所说,“你在同席的人面前,就有了光彩了”。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