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y3 弄堂公主和小城飞行员|相遇婚礼

冰冰,上海弄堂的公主。阿志,南方小城里唯一的飞行员。

上海繁华的闹市里曾经没有几幢超过三十层的高楼,取而代之的则是各种火柴盒般的工人小区和新式里弄。在其中住了大半辈子的人至今都不明白自己的蜗居怎么就身价百万,除非就在这四五人一室的平地上起高楼,自己无论如何还是买不起一套市区的房子。冰冰就是在这样的街道弄堂里出生的。因为是双方家族中最年幼的,表哥表姐堂哥堂姐都宠着她,把她当作家庭聚会时最有趣的玩具。

从最糟糕的年代里走过的父母,落在了每一次时代变革的后面。他们能给冰冰的,除了宠爱还是宠爱。好在被哥哥们“欺负”大的小妹妹早已学会了哥哥们的豪迈和洒脱,加上学习尚优,Get起新技能来分外灵敏,转眼就成了弄堂里众人眼中的“别人家的孩子”。这位弄堂公主的脾气自然与日俱增。

南方小城依山傍海。迁居在此的几大家族已在此繁衍众多。家族间的通婚让宗族的势力如老榕树的根脉,盘根错节。即便今日进入老城村落,仍保留着路不拾遗,夜不闭户的风俗,全因每家都知根知底。阿志,家里排行老大,下有弟妹。父亲那一辈并不排在前面。但他却好似养在二伯的脚下,凡事都照着二伯的吩咐打点。母亲的任劳任怨深深地影响着阿志。他几乎从不忤逆父亲,人在少年时,就常被父亲当成家中主事的人,各样家事没有一件避着他的。到了年纪出外求学,阿志就把二伯当成父亲般,竟然在大家族中成了最忠心稳妥的那个。

冰冰从小以为妈妈的信基督不过是懦弱的逃避,裁补不完的三姑六婆的衣服,木讷从不顾家的父亲,任性脾气暴躁的自己都是妈妈寻求宗教庇护的原因。所以,她从没有把信仰当回事。直到她顺利地进入大学,当骄纵任性和学霸模式再也无法填补内心的空虚和本原归宿的追问时,她渐渐对追求世界的享乐厌倦了,除了虚荣就是内心掩不住的空虚。她的大学同学开始将自己认识的信仰完完整整地和她分享,她多姿多彩的生活中意外地加入了查经小组这一项。这个在世人眼中枯燥乏味的聚会,却用着圣经中的话和一群不一样的生命深深地抓住了她。

阿志的忠心稳妥第一次被质疑是在美国求学期间。室友带着他去到一个有吃有喝的聚会,本该尽情享受的他却偏和那位在聚会中分享耶稣基督就是神的人叫上了劲。他不断地搜索反驳基督教的观点,不断地参与一次次聚会为要完成那正面的交锋。他似乎第一次觉得自己辩论的口才还真不错,却被驳倒的对手提醒,他为何不去找那位宣称是神的创造主问个究竟。阿志在那晚忠心地问了上帝,他仍不知道问题的确切答案。但当他祷告时,神的泪水润湿了他的眼,让他分不出是苦是甜,是忧是喜。阿志的心第一次发现家族中习以为常的“拜拜”在独一真神的敬拜前是何等亵渎,他第一次明白自己已无法忠于家族的所托,俨然成了一个背叛者。

冰冰的教会生活并非一帆风顺。她总在世界和神的比较中爱那给她暂时满足的。冰冰满世界的朋友们个个都是享乐高手,这个心比天高的“弄堂公主”又怎能被宗教的城堡束缚。她在工作的丛林里迷失过,在物质的享乐里纵情过,直到她被教会中一个舍己的身影吸引。他对年幼的孩子近乎宠溺的照料,对弟兄姐妹们的体贴和关照,好像一股带着阳光的清泉淌过她的心间。而最奇妙的是,她开始爱慕在这群敬虔的人中间,神的话像一扇扇打开的门,让她看见其中的奇妙,惊诧莫名。

阿志在成为飞行员后竭力想对家族中的长辈们隐藏自己的信仰,但他无法停止聚会。他认真地倾听着每个弟兄姐妹的分享,他尤其喜爱那些调皮的孩子们。抱着他们在空中坐飞机,是这个飞行员叔叔的大绝招。还有那个时而出现,时而消失的大眼睛苗条女孩,她快言快语的坦诚为何就如此打动他的心。他开始询问属灵长辈们的建议,开始长时间地为这个女孩属灵生命的成长祷告。有时看到她长进了,他就拼命按捺住心里的喜悦,唯恐自己失态在她面前;有时她后退了,他又更拼命地祷告,唯恐自己错悟了神的心意。终于在那一天,他把一封情书塞给了女孩,弄堂公主。

女孩答应了。弄堂公主今天嫁给了南方小城的飞行员叔叔。我今天写下这个故事,不是为了在爱情泛滥的世界里多一个蹩脚的言情故事,也不是把婚礼中的新人分享作为茶余饭后的朋友圈消遣,而是亲眼看见许多在婚礼中听见他们故事的人被那位神惊艳了。

公主自然是美丽的,俊朗的飞行员叔叔也照旧帅得一板一眼。但他们从头到尾都不是婚礼的主角。这两个背景截然不同,个性完全相反的人今天得以站在一起,是因为全能的神赐下清洁的心、正直的灵,不让私欲拦阻他们认识他的旨意,也不让软弱拦阻他们顺从神的旨意。如此,他们才借着耶稣基督,在他的光中看见光明,在他的里面得着真正的自由。

你可能从来没有去过教堂,更不知道家庭教会是怎样的非法组织。但你的人生中一定有机会参加基督徒的婚礼。他们的仪式没有礼金,没有专业主持的高言大志,没有达人秀、最强音的凑场,却必定有一位神,与你同在。

我在婚礼上遇见了祂,你呢?

2条评论

  1. lijunliu说道:

    这是婚礼上的分享吗?很感人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