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扶我上戰馬的人(一)

jktchurch看到關於印尼雅加達彌撒亞大教堂落成的消息,在欣慰之際,便分外回憶起2003年我在雅加達出差的那一個月,在雅加達福音歸正教會所受到的鼓勵和造就。

很多弟兄姊妹聽到我說我曾經在雅加達福音歸正教會參加過一個月的聚會,都會說,哇,那你一定親眼見過唐崇榮牧師啦,一定從他受益不少吧?

非也,雖然我每個禮拜天和禮拜三都去教會,雖然我也和唐崇榮牧師合影,雖然我也請唐牧師在我的聖經上寫字簽名,但是真正給我最大幫助和改變的不是唐牧師,而是一個名不見經傳的傳道人,徐明德傳道。向徐傳道這樣在我的天路歷程中留下深刻印記的人,請容許我稱呼他們為“扶我上戰馬的人”。

那年去雅加達出差,心裏是很有點擔憂的,因爲98年印尼暴亂的照片還歷歷在目。我所居住的地方到公司只能步行,每天早上走去上班的時候,路兩邊就有很多本地人,我看他們的時候縂覺得他們在看著我。到了公司,同事又提醒我不要走路戴耳機不然會有人搶,讓我更加感到這是個恐怖的地方。

2003年的福音歸正教會還沒有會所,借用的是印度努沙大學(聽説是一個軍隊的學校)的禮堂進行敬拜。那個禮堂平時是學校用的,禮拜天要把它佈置成教會敬拜的地方,工作量可想而知。唐崇榮牧師分享說他們教會招待組的弟兄姊妹5點半就要開始搬東西、佈置會場。我每每看到我們教會招待組的同工遲到或者不來,就會想起唐牧師所說的那些同工們,真是一件很了不起的事情。爲了聖誕節5點鐘去佈置會場沒什麽了不起的,了不起的是每個主日都那麽早開始服事,而且是重體力活。

在主日崇拜結束后,他們為新朋友派發登記卡,就是登記自己的姓名、住址、聯係方法等。在登記卡的最後一欄上,有一個打勾的地方說“我需要被探訪”。過去我一直以爲,生了病才需要被探訪,但是當時的我也很想認識當地的弟兄姊妹來交通和交流,於是我就打了勾。隨後就把這茬兒給忘了。

沒想到有一天下班回到酒店,既有語音留言說教會的傳道人要來探訪我。沒想到他們還真的來了。那天來探訪我的就是徐明德傳道,他可以說是第一個我接觸的有正式頭銜的傳導人了(之前去過的教會要麽是國内家庭教會沒有頭銜,要麽是三自教會傳道人高高在上)。他的熱情、柔和、謙卑讓我不由自主地喜歡他,和他說了很多心裏的問題和難處。

我覺得徐明德弟兄在很多方面給我很好的帶領和造就,雖然我在雅加達只聚會了一個月,和他相處的時間也沒有幾次,但是對於我這樣沒有“保羅”的基督徒來説,即使是幾次的相聚也足以讓我學到很多東西:

  • 他告訴我說他從臺灣來印尼的時候,太太正在懷孕。我驚訝于他能付出那麽大的代價,撇下臺灣的生活條件來到印尼這個“可怕”的地方。他平靜的告訴我說,這是神的呼召。
  • 他不光探訪我,他也帶我去探訪別的弟兄姊妹。這對我來説是很好的體驗,一方面我認識了教會裏很多別的肢體,另一方面,我在觀察他如何探訪和安慰肢體的時候也學到了很多。
  • 即使在開車的時候,在路上,徐弟兄也抓緊時間和我交通服事上、造就上的話題,而不是閒聊或者聊一些很沒有營養的事情。
  • 對於像我這樣一個一個月的短期訪客,徐弟兄也熱情探訪,幫助我認識其他弟兄姊妹,讓我在雅加達不孤獨。我們也應該這樣對待來上海出差、探訪的弟兄姊妹,即使他們只來我們教會一兩次,我們也應當熱情的對待他。

我還記得當我要離開雅加達返回上海時,有一位來自香港的阿姨主動開車帶我去商場買禮物帶給我的家人,還細心的幫我挑選。讓我想起主所說的,“这些事你们既作在我这弟兄中一个最小的身上,就是作在我身上了。”

2条评论

  1. Hurel Harhatan说道:

    第2篇,第1篇是“长子的名分”

  2. jessie说道:

    盼望我们大家也可以如此的爱主,从自己做起,从身边的小事上见证爱主的心。

    破口总是会因为不睹住破口而越变越大,很多时候我看到一些破口感觉自己无力睹住,反而任由了它越来越大,不论是唐牧师还是徐牧师他们都把他们从神领受的力量带给了我。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