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为何看不中“该隐和他的供物”

远东广播公司的Facebook主页上登出了一封听众来信:

聽眾杜姊妹分享教會情況:

「昨天第一次去新建的基督教會做禮拜,這個傳道人花了整整一個小時講創世紀第4章的該隱,最後我實在忍耐不住,站起來提問,為什麼亞伯和該隱都向神獻祭,神卻不喜歡該隱的?(因為他自認為講得很好,態度很像授課的老師)你猜他怎麼回答:他說該隱人本身有問題,至於什麼問題聖經沒解釋。我表示恍然大悟,等他下臺後,信主多年的姊妹在台前總結時澄清說,因為他們倆獻祭的東西的原因,一個是羊、一個是地上種的,一個有保留一個毫無保留。直到今早走上山時我心裡還是有點生氣,傳道人自己都沒搞明白聖經,還在講臺上胡說。無意中聽了靈命日糧2月16日的“為何使人憂愁?”,這篇是講傳道人的,我聽到神說,傳道人也不是完人,他們也有很多不瞭解通透的地方,不要太苛求人。多向他們禱告,祈求他們更進一步增進靈命。我豁然開朗。」

从信中看来,听众杜姊妹在抱怨教会的传道人不明白神不喜欢该隐是因为该隐献供物的态度不好,所以传道人是在讲台上“胡说”,但是后来神让她明白不要苛求传道人,要为传道人祷告,要宽容传道人的犯错。所以这封信似乎含有两个信息:第一,传道人在台上胡说八道;第二,但是她仍然宽容忍耐传道人。我不知道远东广播发表这封听众来信是赞赏这位姊妹呢,还是反讽她?

为什么神“看不中该隐和他的供物”?“供物”本身的好坏是原因吗?有人认为亚伯献上的是动物,该隐献上的是谷物,而动物比谷物更蒙神悦纳(理由是:(1) 献祭用的是动物;(2) 动物能用来赎罪;(3) 动物作为供物更麻烦费力而用谷物显得比较随便。)但是这些理由都经不起推敲。首先,这两人一人牧羊、一个人种地,很自然的拿自己的出产作为供物献给神,难道你还指望该隐去杀亚伯的羊来献上吗?其次,即便在摩西律法中献上的也有谷物,而不都是动物(申26:1-11);第三,没有任何迹象表明这里的献上供物与赎罪祭有关,祭祀的律法还没有颁布。如果神没有事先交代,二人都是自发自愿的献祭行为,神没有理由因为供物的好坏、预备的麻烦与否而喜欢或不喜欢某个人,这里的献上供物更像是一种因为收获而感恩的行动。以为神因为“供物”的价值或所花的功夫会否定一个人,很有可能是将中国民间信仰中与神袛的交易关系或多或少的待到基督教信仰中来了。

有两个线索可以帮助。第一,神看不中“该隐和他的供物”,而不是“看不中该隐的供物”。“看中”还是“看不中”是跟人有关的,不是单单供物本身的缘故;第二,7节神对该隐说“你若行得好,岂不蒙悦纳?”表明该隐不蒙神喜悦的原因是因为“行得不好”,虽然圣经没有交代他之前哪里行的不好,可是他因着神没有看中他而大大的发怒以至于杀了兄弟,表明他是一个性情暴躁、行为暴虐的人。可能这是神没有看中他和他的供物的原因。

回到“杜姊妹”的听众来信上来,让我啼笑皆非的是,她不但不能接受传道人的正确解经(至少结论正确,讲道过程没听到不好评价),而且认为传道人在胡说八道,甚至在证道过程中站起来打断牧师提出问题;教会还有一位用自己的观点帮助传道人“总结”的姊妹加强了“杜姊妹”的对自己解经正确性的“正义感”,最后她还觉得自己是在宽容忍耐和帮助传道人呢!

我有几个思考:

第一,如果位置换一换,我们这些受过神学训练、自以为会正确解经的人(“杜姊妹”也认为自己的解经很正确呢)不幸坐在一个“杜姊妹”做传道人的教会里,我们该怎么办?站起来用问题打断她吗?不!保罗说庇哩亚的信徒“天天考查圣经,要晓得这道,是与不是。”他们可不是在保罗讲道的时候站起来打断他,而是认真听完、查考圣经与思考。再糟糕的讲道,里面也会有真理的成分可以值得我们吸收和思考。退一步说,如果有不同意见也可以私下交流,不假设自己绝对正确,好过当众站起来反驳或是写信背后批评。

第二,我也碰到过这种情况(不是针对我),领会的同工或是邀请你来讲道的同工其实不同意你的讲道中的某点,但是他不说他不同意,而是用“总结”、“回应”的方式进行“消毒”,例如杜姊妹信中这位“总结”的姊妹,好像是在“总结”,其实是在发表见解。我觉得这是一种很虚伪的做法,其实是将他的观点放在你的嘴里还要代你说出来(代抠鼻屎?)。还不如大大方方地说,“X传道今天分享的……很有见地,但是我不同意他所说的……,根据……,我认为……”

第三,解经固然是让人兴奋的过程,但是讲道毕竟不是解经讲座。一方面,会众对解经和经文本意、用经文思考的态度需要用好的释经讲道来训练;另一方面传道人要做好搭桥的工作,使没有被“训练”好的信徒也可以很快抓到要点并与他的现况相联接——永远假设你的听众中有第一次来教会的人。

3条评论

  1. hippy说道:

    朋友3:

    谢谢这篇文章。我记得我第一次去教会,就是听你讲道,大部分我都很喜欢,只是讲五十俩银子和五俩银子哪个更有爱的时候,觉得你当时解释真有点过分牵强。现在我知道是自己井底之蛙骄傲封闭使然,感谢主,我继续参加教会。随着后来我自己灵性一点点起来,内心一点一点学会谦卑,学习不轻易评价别人,无论听什么,无论是否有趣生动,多抓住自己可以学习的部分。

  2. hippy说道:

    朋友2:

    会众站起来挑战传道人也没什么不可以的,保罗也当众跟彼得开干。当然我理解传道人觉得自己权威被挑战的感受。反正大家先在肚子里宽容了对方再说,这样感觉很良好。

    我的想法:
    “保罗也反对彼得”是挑战权柄和秩序的人常用的理由。不过我们要看一下加拉太书里面保罗公开挑战彼得和“杜姊妹”的听众来信里体现的处境有两个很大的的不同:第一,保罗不是在崇拜的场合里批评彼得,而是在聚会后吃饭的时候,这时候彼得没有“做先知讲道”;第二,彼得的所作所为已经对福音的核心信息:因信称义构成了直接的挑战,动摇了外邦信徒对福音的信心和理解。在有不同意见的时候,双方都会认为自己是对的、对方是错的;双方都会认为自己掌握的是真理,对方是谬误。这时候就需要秩序,也是圣经里所说的“规规矩矩的按着次序行。”

  3. hippy说道:

    朋友1:

    从救赎历史进程或圣约神学的角度来看,约伯所献的祭指向和预表将来的羔羊祭。神看中的不是供物本身的价值,供物本身也不一定有赎罪价值(当然对于摩西时代创世记的读者而言是很容易联想到动物献祭有赎罪功能,以色列后来的献祭制度可以证明这点),神看中的是亚伯的供物所指向的将来那个被杀的羔羊的价值。

    我的想法:
    第一,”从救赎历史进程或圣约神学的角度来看,约伯所献的祭指向和预表将来的羔羊祭”这种说法有将“神学”读到经文里去的嫌疑,上下文并没有给我们这样的交代。
    第二,如果只是因为亚伯的供物比该隐的更有意义从而得到了神的喜悦,为何圣经不直接说“耶和华看中了亚伯的供物,只是看不中该隐的供物”?圣经说的是“亚伯和他的供物”、“该隐和他的供物”。
    第三,上下文没有交代神有告诉该隐亚伯供物和献祭的含义,他们献什么是由他们的职业决定的,如果仅仅是因为亚伯的供物更有意义而得到神的青睐,那该隐岂不是很冤?神还公义吗?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