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忆老游戏

在AppStore里发现了“雷电”和“army men”等当年大学时非常喜欢的游戏,忍不住下载把玩了一番。其中“雷电”居然还收费(好象是两块多)!

97584499263唯一曾经让我痴迷的游戏是魔法门之英雄无敌III,上手之后日也打夜也打,晚上不去自修打到寝室断电,早上起来逃课继续打。最搞笑的是因为在游戏里赚了很多金币,所以居然在和同学去教学楼路过小卖部时走进去跟同学们说,“来,拿几瓶饮料,今天我请客。”说完顿时醒悟我兜里没钱,那钱都是游戏里的。

放假的时候把电脑搬回家,继续打。一直到有一天莫名其妙机器点不亮了,抱去电脑城又能点亮,抱回家又点不亮,方醒悟上帝的管教临到,于是祷告保证不打游戏,遂机器恢复正常。又狂打了两天,第三天又点不亮,遂认罪彻底改正。这是我大学时经历过印象深刻的一个神迹。

第一个让我喜欢上的游戏是红色警戒。高三时偶尔去同学家,看到他在玩C&C 1,在此之前我们每次去他家都是玩大富翁,没错,就是一群高中男生挤在一个小房间里盯着一台386,每人每隔五分钟才被轮到按一下空格键的那种。C&C一下就把第一次看到即时战略游戏的我吸引住了,无奈面临高考,在同学的指导下打了几次全军被灭后扼腕收手。

大二时配了电脑后第一件事情就是去电子市场找即时战略游戏,于是就找到了红警。这个游戏一直陪伴我到工作,曾和我合租的很多朋友应该都记得我每天必打至少一盘红警“以振国威”,深夜里我的房间里还传出敌人被电塔电死的惨叫声。虽然即时战略游戏有很多,但是我不喜欢奇形怪状的主角(魔兽死开),也不喜欢超前的兵器(后来版本的红警都看不上),更不喜欢冷兵器(自己公司的《帝国时代》可以免费玩正版都不屑一顾)。入职后不久公司用远程注册表扫描的方式检查员工电脑里有没有盗版软件,很不幸我装的盗版红警还是中文汉化版的,于是在公司发的通报批评邮件里我尤其引人注目:唯有我的名字后面是中文汉字“命令与征服:红色警戒2”。顿时多人发来邮件:“联网不?”Close_Combat_-_A_Bridge_Too_Far_Coverart

某次上班的时候去楼下美罗城兜一圈找卖盗版碟的,发现了一个二战时的即时战略游戏:Close Combat。买上楼来准备下班后试试看好不好玩,结果被同事看到拿起来一看:“你有毛病啊,去买自己公司的盗版游戏打!”果然右上角有本司图标,在内部服务器上一找果然有,顿时觉得亏了。

大学时因为寝室里的人都玩而常打的游戏有《侍魂》和《雷电》,绿色软件,一拷贝就能用。90年代读大学的理工科男生应该都熟悉这两个游戏,简直就像《大话西游》一样普及。

200811141437134941354679573350

armymen

还有个游戏叫Army Men,就是中文好像叫“玩具军人”,是3DO出品的。很遗憾今天去搜了一下,这个公司已经完蛋了。但是Army Men的确做得很好,在“盟军特种兵”没有出来之前,单人操控的任务型游戏里无处其二。游戏中的玩具兵如果是被大炮轰到则变成碎片,被火焰喷射器扫到就化成塑料汤,一点都不血腥。我今天还在iPad上找到类似的游戏,可惜3DO已经一去不复返了。

想到玩具兵,就会想到一位室友。他不喜欢我叫他的名字,每次我叫他他都回答“滚”。他打第一人称游戏很厉害,很多时候我放弃了自修就是为了看他打游戏(因为我一打就死,一死就想放弃)。我最喜欢“旁观”他打“粘土世界”和“盟军敢死队”,这俩游戏我现在也找不到了。

Commandos_Behind_Enemy_Linesa40c75d6240a

“战地1942”最近正版免费。如果你用的是和我一样的集成显卡“落后”电脑,这款游戏还是很合适的,怀旧娱乐两相宜。

最后,介绍两款我曾经走街串巷跑遍电子市场高价找来,曾被中宣部严格命令要求查禁的游戏:《解放军之怒》和《钢铁雄心》。无奈我水平实在太差,无论选共军还是国军都是满门被灭,所以玩了几盘以后就束之高阁了。

MinofROC

2条评论

  1. Aaron说道:

    你大学太堕落啦,我大学只玩贵司的排雷和纸牌:)

  2. Ocean Weng说道:

    我打这玩意儿头晕,你头晕吗?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