洗礼随想

复活节又要到了,各个教会,无论是我的母会还是这里的教会,都在准备给预备要受洗的弟兄姊妹进行受洗前的教义班和会员班。好像把洗礼放在复活节已经成为很多教会——尤其是只接受“浸礼”的教会的一个传统。我想这里主要的一个原因是因为受浸所代表的属灵意义之一是“与基督同死”:“岂不知我们这受洗归入基督耶稣的人,是受洗归入他的死吗。”(罗马书6:3)。

集中受浸在“多聚会点”的教会里则遇到一个难题。因为这样的教会出于“一个教会”和效率的双重考量,往往让各个聚会点要受洗的弟兄姊妹都放到一起来洗礼。又因为场地空间所限,一般这些要受洗的弟兄姊妹加起来就把一般的聚会场地给塞满了(感谢赞美主!)。那就造成他们只能“彼此见证”,而没有机会向和他们一起聚会、一同成长、看着他们信主的弟兄姊妹来见证基督在自己身上的伟大作为。当然,一个补救措施是在主日的时候请受洗的弟兄姊妹再上去分享见证,可是圣礼已经没有同时发生,见证的果效略有折扣。

有些浸信会在讲台后面就有池子,只要有新的肢体乐意并且上过了受洗班、接受了考核和长老面谈,就可以受洗。当然,这是场地和设施许可的情况下。很难想象在城市家庭教会里每周日都有放了水的池子。

接受点水礼的教会可能就可以方便一点,我原先在上海参加的一个家庭教会就是用点水礼的,每个月的最后一周(和主餐放在一起)都有人受洗。但是如果你给人选择是点水还是受浸的话,一般信徒都会选择受浸。不管支持点水礼的弟兄姊妹怎么argue,我觉得圣经有关洗礼意义的经文清楚的表示浸入水中是当时的形式。我是在杭州思澄堂受浸的,当时给我们选择是点水还是浸水,结果几乎没人选择点水。

有一次一个团契让我去帮忙施洗,之前没有沟通好,我以为是浸水礼的。去了一看没有池子没有缸子,一问才知道他们想让我用点水礼。我很为难,他们也很为难:人都到了,确实没有受浸的条件,咋办?我和妻子想到去湖边,结果走到湖边(淀山湖)一看,那水恶心的够可以。经过祷告,我想我应该顺服这个团体的领袖,他们既然接受点水的传统,也为着这群年轻人的信心(不要因为施洗的方式争议而绊倒他们),就给他们用了点水礼。现在回想起来,仍然认为当时做的决定是对的。

我现在所在的华人教会要求受洗的弟兄姊妹都要写一页纸的见证讲述自己的信主经过和心路历程,洗礼的时候会打印出来发给每位来宾。我觉得这是一个很好的做法。一方面,受洗也意味着加入地方教会,这样会让地方教会的肢体了解这位被接纳的新肢体;另一方面,大家也可以在他身上清楚的看到神的作为,因为并不是每个人都可以口齿清楚地讲述信仰里程,写下来会是个更好的思考整理过程。要知道,在初期教会,受洗前的学道时间可以长达两年才会被受洗接纳;而在早期美国教会,清教徒们非常强调“信心的果子”(得救的确据),受洗的见证稿要写到五六页还算少的(我们在《美国教会史》一课上读了好多当时的受洗见证,真是一个时代的印记啊)。

其实我还想到一个更大的问题:谁可以施洗,留待下回分解。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