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住你爱的牧师,爱你已有的牧师

今天收到了福音长老会(EPC)湖滨区会(Rivers and Lakes Presbytery)1月份的会议记录。不要怪人家拖拖拉拉事隔三月才发出会议记录:这份会议记录长达38页,并且现在发出的是经过两次修改和文书监察委员会的检查与修订后的最终版本。

参加这次区会是我主动找EPC的,因为我的mentor正好是上一届区会的书记(moderator),所以我就走了“后门”得以观摩每次的区会会议。虽然mentor已经搬迁去了别处,这个区会里我一个人都不认识,但是牧师长老们可能把我当成了要按立的候选人,或是想要加入EPC的教会派来的观察员而把我忽略了。

没有参观过别的长老会的区会,不知道是不是所有的长老会都这样,但是这个区会在会议准备上所下的功夫让我非常惊讶,他们在开区会前要大家阅读的包括:上次的会议纪要、这次要审议的所有议题背景资料、所有特别委员会的报告,等等,打印出来都有几十页。会议是轮流在各个堂会的地方举行的,最近的这两次正好都在开车1个半小时的路程之内,下一次开会就跑去爱荷华州,我估计我也不会去了。

每一次区会会议都有一个讲道(或者说“讲座”),最近一次区会的讲座是“留住你爱的牧师,爱你有的牧师”(How to Keep the Pastor You Love; How to Love the Pastor You Have),我想这可能是主要讲给区会里的长老们听的,但是对我也挺有帮助。正好今天没啥可凑一千字的,特将此文提纲翻译一下。

讲员是Russ Howard,Kishwaukee福音长老会的牧师,他从9月份开始讲这个主题。他从教会因为纷争而逼迫牧师离开这件事开始,他本人也有类似的经历。他说“在被逼离开这件事上,没有人是胜利者。对牧师、师母、教会和家庭都是极大的伤害。”他对牧师和长老们提出了这些建议:

对牧师们:

  • 做预防性工作:常常与长老们谈他们的期望和你的界限,并各列出五项。
  • 阶段性的问评估性问题:我做得好不好?
  • 寻找一位属灵的指导者。
  • 与一位牧师建立友谊,是你一有问题就想打电话给他倾诉的。
  • 与两位同性朋友建立彼此督责的关系,告诉他们“你可以问我任何问题。”然后阶段性的叫他们问你督责性的问题。
  • 在堂会里有可以帮助你发现和解决问题的朋友。
  • 当你被迫离开教会并受到伤害时,一定要解决问题。否则你会将愤怒与伤痛带到下一个教会。

对长老们:

  • 尊重你的牧师,给他学习的时间、机会和空间。
  • 当教会发生问题时,与牧师共同承担责任来找出原因和解决问题。
  • 不要对牧师的妻子和孩子有额外的要求,用对待教会里其他同工的家庭成员一样的态度来看待师母和牧师的孩子。
  • 当你的牧师犯错的时候,告诉他,但是告诉他之后继续支持他。
  • 尊重你的牧师也有他的隐私空间。
  • 当你的牧师不得不离开时,让他可以说“我在这间教会受到很好的待遇。”

在教会发生牧者、领袖间的冲突时,向区会内的其他教会寻求帮助。(他给出了本区会里一个曾经历过领袖冲突的教会作为帮助资源,还有本州的一个门诺会教会和平辅导中心也可以提供帮助)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