姊妹讲道,是焉非焉?(2)

事实证明这个话题的确是个大坑,挖坑的好处就是没东西可写的时候就可以填坑。今天是周五,晚上有小组,一般都要延续到十点多,所以估计没空写啥东西了,就把一位弟兄在上一篇文章中的评论翻译下凑个数吧——那的确是一个高质量的评论。他说:

谢谢你分享你在这个问题上的观点。我非常欣赏你的意图是用圣经来回应这个问题。但是对于你的论述,我有一些想法:

第一,你用到林前11:5节所说的“凡女人祷告或讲道”,即when] a woman prays or preaches.”虽然我不是希腊文的专家,但是我读过一些希腊文,这些训练足以帮助我发现中文和合本的翻译其实带着一些解释,而这个解释是值得质疑的。第二个动词在原文里是“说预言“而不是“讲道”(参考提后4:1)。我知道对于新约圣经中的“预言”究竟是什么另有争议,但是在这里将“预言”翻译为“讲道”使之混同起来不是一个正确的翻译方法。另外,即便“说预言”与“讲道”就是同一回事儿,那么保罗在提后2章禁止女人“教导”就显得不合情理。所以我认为林前11:5应当翻译为“凡女人祷告或说预言”会更合适,避免分类上的混淆。

第二,我也欣赏你将经文进行优先次序的分类,将那些说的非常清楚的经文的优先级放在我们“推论”出来的观点的优先级之上。在你的文章最后,你认为圣经对教会应该由男性来领导、以及对男性领导的资格有清楚的要求,但是圣经对女性能不能做长老却说的不是那么清楚,因此你认为如果没有合乎圣经标准的弟兄来做长老而又有一些非常出色的姊妹,那么姊妹可以作为一个“例外”来讲道。虽然我理解在某些地区,教会中缺乏男性是一个很艰难有很普遍的情况,我也理解在没有弟兄可以讲道是一个创建期或者不健康的教会可能必须要经历的一个过程,但我不完全同意你的分析。你提到说我们是从使徒行传6章和提摩太前书3章推理出只有弟兄才能做长老,但我认为圣经其实针对这个问题有明确的回答。我认为女性能不能在教会讲道不是因为圣经明确禁止姊妹做长老,而是因为圣经明确禁止女性教导男性。更进一步来说,我们无需推理就可以看到保罗在提前2章说女人不能“教导”或“辖管”男人,也就是说,如果我们要将经文按照他的清晰性排个优先次序的话,难道提前2章不应该在这个列表的最前面吗?

只是我的一些想法,欢迎分享你的想法。

数了一下,不到一千字,只好自己再讲讲:

首先,我觉得我上一篇文章题目误导了读者,题目说的是姊妹讲道,内容却说的是姊妹做牧长,所以读者也产生了混淆。我们回到“讲道”和“教导”的问题上。

提前2:12说“我不许女人讲道,也不许他辖管男人”,这里的“讲道”其实原文是“教导”(διδάσκειν)。这个词和后面的“辖管”都是不定式的现在时,表明保罗说的不是过去发生的某件事情,而是持续进行(perpetual)的一个状态。换句话说,保罗在说“我不许女人持续不断的拥有教导的角色”,或是说“我不赞同女性担任教牧”,但他并不是一概反对所有的女性教导。我的理解是长期、持续的教导必然带出权柄,所以让一个姊妹长时间的教导、担任教牧/教师的角色必然导致她拥有“辖管”的权柄,从而违反神创造时给予男女不同的性别角色。在回复另一个弟兄的评论时,我也指出保罗在此处所讲的是教会崇拜时的教导,而不是普遍意义(或是教会以外)上的“教导”(例如教公立学校、教神学院、教烹饪、教打毛线、传福音等等)。从这个角度来说,如果教会有一期主日学由姊妹来教,或是某个有讲道恩赐的姊妹偶尔讲道,这都没有违背圣经。但是如果教会有女传道、女牧师、女长老,或是某个姊妹长期担任教导的角色形同教牧领袖,这就超出了圣经经文的范畴。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