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锡安主义”的乌龙

church此“锡安主义”非锡安运动的乌龙也,乃是指将美国伊利诺伊州北部的锡安(Zion, IL)看作是真正的锡安的一个非洲宗教运动,维基百科称之为“非洲锡安主义”或“锡安运动”。

本学期的《用诗篇和先知书讲道》一课一共只有三名学生,老师是锡安社区教会(Christ Community Church in Zion, Illinois)的主任牧师,师生四人倒也其乐融融。在此之前,我只知道锡安(Zion)是北面的一个小镇,我还知道那里有一个破旧的军事博物馆(我带儿子去过,陈列的装备都锈出洞来了)。我只道这是和费城(非拉铁非)一样,是随便用圣经里的地名取了一个名字。未料在课间闲聊中,Langley牧师告诉我们许多惊人的八卦。

这个名为Zion的小镇原来是以一人之力建立起来的,这位传奇人物就是John Alexander Dowie:苏格兰人,曾就读于爱丁堡大学(未毕业),先在澳大利亚被按立为公理会牧师,后受灵恩运动影响成为火热布道并主张医治事工的宣教士。当他来到芝加哥布道时,神迹和医治使他的布道会人数急剧上升(恰逢1893年芝加哥世博会,而他的“第一会幕”事工就在世博会入口处)。这使他得以开展他的伟大梦想:建立一个名为锡安的城市,使神在地上得以掌权。

zioncity于是他筹款在芝加哥北部买下了6,600英亩(大约27平方公里)的土地,并在1900年宣布了他的计划。他所购买的土地会租给基督徒,并且租用期限为1100年——因为他期待基督在100年后降临,然后有一个千禧年,千禧年后就不再需要租地了。他的租户们会共享锡安城的工业利润(哇,全民所有制),而奉献会被用于他的教会——基督徒大公使徒教会(Christian Catholic Apostolic Church)的宣教事工。故此,锡安市被称为20世纪的乌托邦(Zion City, Illinois: Twentieth-Century Utopia,右图)

很遗憾,这个梦想未能实现。由于城镇的财务状况和他糟糕的行政与财务能力,他的人民(租户)们最后上诉法庭更换了领导人(Wilbur Glenn Voliva,事实表明这位Voliva先生比Dowie还不靠谱),Dowie最后在60岁生日时与世长辞,身边只有一小群忠心的跟随者。

最大的乌龙不在这里,而是在非洲。“基督徒大公使徒教会”派遣了相当多的宣教士到世界各地,当然也派去了非洲。其中有一位叫Daniel Bryant,在非洲的宣教事工卓有成效。但是因为本部的人事变动而而撤回了美国(原因就是Voliva的独断专行和倒行逆施),建立新的教会。“基督徒大公使徒教会”的教义相当灵恩,包括医治、三重浸礼、还有基督立刻就会再来。不料他们在非洲的门徒们在1908年遇到了更灵恩的“使徒信心五旬宗教会”派出的宣教士,被告知他们还缺乏第二次的洗(“圣灵的洗”),于是乎这些非洲的“基督徒大公使徒教会”纷纷改弦更张,投入了新教导的门下。逐渐的,他们发现新的教导还不够,于是混合了非洲民间宗教发展出了自己独特的教义(例如“基督徒大公使徒圣灵教会”)和教会组织。(资料来源:大英百科)。

非洲锡安主义“教会”在冲突和分裂中形成了很多教会(例如“锡安基督徒教会”,ZCC),据说统共有上千万的信徒,都大致包括这些要素:

  1. 创始人/先知所领受的独特异象、异梦、死而复活的经验;
  2. 一个家长式的宗教领袖(主教),被看作是弥赛亚式的先知,而且是家族传承的;
  3. 教会拥有土地,且将该土地视为耶路撒冷、锡安式的共产主义社区和神权治理的总部;
  4. 归信、不停的重复洗礼所带来的神迹医治(治不好?再受洗!);
  5. 圣灵的启示和权柄;
  6. 非洲部落式的崇拜仪式;
  7. 律法式的规条,包括食物禁忌等;
  8. 非洲传统祖先崇拜、草药等。

显然,这已经不是基督教了。但是他们都忠心的将位于伊利诺伊州的锡安看作是他们属灵的家园,而位于锡安的“基督徒大公使徒教会”是他们的母会。Langley牧师告诉我们,20世纪末,一群去非洲做田野调查的美国神学家得知这群莫名其妙的自称为“基督徒”的部落人群视美国的锡安为真正的锡安后,顿时都惊呆了。有一位正好到三一来讲学,就跑到北面的锡安城去找到他们教会,跟他们说“拜托你们去非洲看看好不好。”于是乎Langley牧师(顺便说一句,他是后来才上任的,他上任前教会就已经归回福音派信仰了)就去了非洲,收到了锡安主义信徒们的盛大欢迎(估计把他吓得回来就把教会改名了,赶紧撇清关系)。他说,“感觉就像教皇一样。”

今天,Langley牧师牧养的锡安社区教会积极参与“非洲锡安福音事工”(Zion Evangelical Ministries of Africa, ZEMA),旨在将偏离的锡安主义信徒带回到纯正的基督教福音信仰中,也算是弥补一些当年教会前身在宣教事工和圣经根基上带来的亏损。

不知道读了这个大乌龙后你有什么反思?

4条评论

  1. aeroboat说道:

    原来如此!难怪我以前跟美国华人教会弟兄谈及我们的教会名字时,他提醒我要小心分辨。哈哈:)

  2. Aaron说道:

    太雷人了,让想到一个经典老科幻电影《星际之门》

  3. Martin说道:

    宣教得有始有终。不能一时兴起去了,后来却把人家忘了。当然也得保证教义正确,但是每个宣教士都会认为自己的信仰是最正确的,所以也白说。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