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美国人的启发课程有感

今天有机会去参加了西雅图威斯敏斯特教会的启发课程,本想去看看和我参加过的上海启发课程有什么不同而已,结果自己被启发了。

威斯敏斯特教会离我住的地方和微软的办公室非常近,走路就能走到。带我去的弟兄首先show me around。礼拜堂一共由两幢两层的楼组成,每幢楼都另外还有地下层。国内的三自礼拜堂虽说造的也不少,可是功能性很差——就是聚会,似乎就是个礼堂,没有别的用处。美国教会,包括在美国的亚裔教会,造得礼拜堂更像是一个社区中心:有大的礼拜堂,也有小的会议室,有篮球场,有各种不同年龄的小朋友托管的地方(大人可以专注学习或者事奉)。这让我们考虑会所的功能不单是崇拜,也是基督徒服事各种人群的地方,更是一个能够吸引人来的地方。

一到会所的门口,首先闻到的是烤肉的香味。很多弟兄们在门口一字排开,用烧烤架给里头聊天的福音朋友们烤肉。我想如果是上海的话,肯定是叫外卖了——谁乐意费这么大劲DIY啊。当然美国人工贵,可以理解。但这也让我看到这些弟兄甘心谦卑服事的可贵——特别是如果你知道里面有不少MS的高官的时候。

启发课程放在小礼堂里,虽说是小礼堂,却已经比我见过的很多会议厅大了。里面放了二十多张餐桌(我的手机到关键时刻相机不工作了,所以未能摄影留念)。最后一排餐桌是国际移民专用的,因为这些国际移民在课程正式开始后会到旁边的另一个房间去看本国语言的启发视频,或者去看特别英语(说的特别慢,应该叫特慢英语)课程。

美国人和亚洲人不一样的就是美国人特别喜欢社交,特别喜欢谈论我觉得很无聊的问题。不过亚洲人,特别是初到异乡的亚洲人,也会开始喜欢社交。所以每张桌子都聊得很热烈。这时候组长(Table Leader)其实都在忙别的,我观察到助手(Helper)会对每个新来的人作自我介绍,并介绍同桌的人给新来的人。助手同时也尽力帮助他们找共同点,比如如果新来的人是微软的,他会说,哦XXX也是微软的,然后帮他们Connect起来;或者新来的人是华大毕业的,是传讯专业的,etc。助手们很棒,在组长开始讨论问题之前就把整张桌子动员起来了。

主持人很会讲笑话,虽然是我觉得一点都不好笑的美国笑话。除了甘立克的课程之外,他也放了一些搞笑视频(和基督教有关的),让大家觉得无拘束,我觉得这也很好。

随后我去了为非英语学生准备的启发课程(Alpha for ESL)。这个课程中除了英语说得很慢以外,问题也相对简单,甚至还带有一些单词和语法的解释,虽然讲员告诉大家英语语法不是启发的重心——启发的重心是帮助人建立和基督的关系。

分享一些我的学习:

  • 他们本来也删除了启发课程中比较灵恩的几课内容,后来圣灵感动他们在第二轮启发的时候把这些内容放回去,效果大大不一样;他们也同样简化了同工培训,删除了周末的营会,后来加回去,发现效果非常好。所以他们的启发负责人的结论是,这些我们看起来觉得又费事又不重要的东西,其实是启发的核心。当我们自以为在走捷径的时候,我们也同时绕过了启发的能力。 当然,在具体的讨论问题上,他们做了定制。
  • 圣经在教堂里是卖的,包括很多别的属灵书籍都是出售的。这能保证需要的人能够得到,不需要的人教会不浪费资源。带我去的弟兄说,只要有人真的想要,我们总有办法给他。
  • 他们尽量安排启发中信主的人参与服事启发。 这样不但可以造就他也能造就启发。

我是怎么认识他们的呢?这是个奇妙的故事——神把人连接起来。

我在两年前在华大读书的时候参加了IV的圣经学习,认识了Zach;这次来出差和Zach约了见面,他就顺便带我去了威克理夫译经会玩,在那里认识了Craig,他提到了他们教会也有启发;于是我就来看看,就碰到了启发的总负责人,她的丈夫是这一期启发的负责人,顺便,还是跟我同一个部门的同事——而我们在公司里从没见过面也没有打过招呼。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