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关全职呼召和读神学院的分享(3)

上一篇文章中我分享到在寻求呼召中可能滑向的两种极端,一种是以主观经历和自己的意见想法为中心,不看重属灵群体的印证和呼召外在的表现;另一种是以环境和别人的意见为倚重,忽视圣灵在内心所做的工作。前者可能会在教会中制造纷争、敌对乃至怨恨和苦毒的情绪;后者在表面上会皆大欢喜,但是在将来可能会后悔、失望乃至退后。换句话说,不是你说你有呼召你就有呼召,也不是别人说你有呼召你就有呼召,事奉的呼召不是弥赛亚式的英雄主义,而是圣灵在圣约子民中的工作。

第三篇文章我想着重分享我所经历的全日制神学院学习相比密集课程和网络课程的优点。因为在第一篇文章中我提到说全日制神学院并不是唯一的装备方法,感谢神今天的资讯和交通都可以帮助我们在神学和事奉上装备自己。有很多很不错的网络和密集神学课程,例如戈登·康维尔神学院提供的Semlink,还有圣约福音神学院提供的网上课程、建道神学院中国神学研究院提供的暑期密集课程等。如果不是一定要读学位的话,选择就更多了。我自以为在这方面还是比较有经历,因为我读过良友圣经学院的函授同工课程、本科文凭课程,参加过建道神学院和另一个机构的香港密集课程,也完成了长达好几年的教会周末同工培训课程,最后才去读全日制的神学院。这些课程都给我的带职事奉很大的帮助,无论是听录音还是与老师见面,或是读指定的书籍,都让我受益匪浅,也帮助了教会的成长。在神学教育界,也有不少权威认为传统的全日制神学教育已经走向没落,中世纪学徒式的传帮带和在线课程等新媒体应该取而代之。但我两年的神学院生活和以前的网络、密集课程效果之比较让我反对这种观点。我认为即便新媒体同样可以传递知识,但全日制神学教育仍然有不可替代的优点。

当然,我要声明本文只是我的主观经历得出的结论,我也理解条件所限不是所有传道人都有机会读全日制的神学院(包括内地的地下神学院、港澳台东南亚的华文神学院以及欧美的英文神学院),所以仅供参考。我所看到的优势包括:

第一,全日制神学教育和其他教育方式最大的不同就是迫使你必须脱离原来的环境,扩大自己的眼界和重新分析自己的负担与呼召。无论是密集课程、网络课程还是师徒关系一般都不脱离原有的事奉环境,这使蒙召者只能按着自己原有的环境、原有的教牧关系和神学去思考和决定自己的方向。但这种决定有可能是盲目的和狭隘的。比如说,一个一直在教会里服事的基督徒可能会以为在教会里服事就是唯一的选择,但是不知道还有机构、媒体、宣教等其他可能性。有可能他的恩赐个性都不适合牧会,但是却因为没有机会接触其他可能性而在教会里与人碰的头破血流。如果有机会退一步离开原来的环境,对神整体的工作有一个概略的了解,也接触知道神在其他领域的动工,或许会对自己的呼召更明确。另外,如果你所在的教会无意聘请你,神学院毕业也提供了一个平台考虑全职服事的去向。

第二,同样,全日制神学教育一般都要求有见习、实习、宣教等要求,迫使你离开你觉得舒服的“安全地带”(可能是你所在的教会,或是你熟悉的服事领域)去尝试和挑战新的领域。即便神没有呼召你去那个新的领域服事,但借着这些实践机会都可以给自己灵命带来挑战和提升。特别对我这种曾经建立教会、在教会里很少遭遇反对的人而言,在实践环节中学习顺服指导者、面对反对意见都是很好的帮助。

第三,全日制神学教育环境中所建立的同学、师生关系都强于网络课程,但是跟一些成员固定、频率较高的的密集课程相比可能不相上下。这种同学师生关系及其对你事奉理念的形成和将来的支持都有很大的帮助,不可忽视。可惜我读的是美国神学院,由于语言关系很少和美国同学交流,所以在这方面的感受会弱很多。

第四,全日制神学教育拥有一些资源是其他课程无法提供的,图书馆就是其中一例。我在建道时虽然也能用图书馆,但是书不能借走,写论文时也不能用(因为那时已经回大陆了)。所以真正写论文讲章时还是只能靠自己买的一些书和网络搜索。

第五,我承认我是一个自律性不那么高的人,如果不是常规教室课程的压力,我可能不会那么认真学习。例如在学习希腊文和希伯来文时,因为每次上课都要测验,所以我不得不背单词、背语法。我很难想象网络课程和密集课程如何这样要求学生。当然有的人是可以做到的(例如麦种的潘秋松总干事),所以我对网络或读书自学搞定两个语言的前辈们敬仰万分,那需要多大的自我要求和自制力啊。同样,全日制课程有很多是用考试、死记硬背、现场写文章(而不是回家翻参考书)的,这些挑战在密集课程和网络课程中就比较少也很难用到,其实是很有益处的。

第六,在The Preacher and Preaching: Reviving the Art一书中,来自基督教改革宗教会(CRCNA)的Joel Nederhood在名为The Minister’s Call的文章中写道,有深度的神学院教育训练我们的头脑和思维,包括训练圣经的原文语言、系统性的教会历史与教义、新旧约圣经的解释。同时教育也借着对记忆、背诵等的要求,挑战和训练我们的恩赐。他甚至说,如果一个人在这些intellectual ability的挑战面前难以胜过,很有可能他没有事奉的呼召。这里好像又回到了上一篇文章所说的,事奉的呼召需要严格的查验。非常感恩的是,出版社提供了这本书的样章下载阅读,正好就是The Minister’s Call这一章(点击下载)。

当然,我在第一篇文章里讲到,要不要全日制去读在乎你的环境和具体的呼召。如果教会有需要、离不开你(退一步来讲,真的有那么夸张吗?还是你怕离开教会?),或是有一个培训课程具有特别的优势胜过我说的这些优点,自然也是一个选择。我只是从我的有限经验出发略有分享,也没有什么经文支持,不敢说是什么普遍原则。也欢迎其他学友前辈在评论中补充。

2条评论

  1. sunqiaoba说道:

    完蛋了,我有文章2中所说的 在职场没有成就感,喜欢这样弹性的时间,而进入了基督教育行业

  2. Phoebe说道:

    能把本來的服事,環境,人都暫時放下,進入全曰制学院讀書,結交主内師生,建立友誼,甚至是未來一生奉中的好同工,諍友,何等有福的学習!
    所以,網路虚擬環境中神学学習並不能代替全日制神学院学習,而往後,上帝工人是一生都在上帝手中藉各樣“度身設計“的課程而一生終身学習,直到在天家領取真正畢業證書!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