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1近况分享

其实一月份回国有一个重要的服事就是为一个机构做释经讲道学这门课的助教,教授就是我在三一的讲道学老师,也是三一教牧学系的系主任。我从这门课中受益匪浅,由于这门课要求学生现场讲道并由其他同学和助教给予反馈,所以老师不得不请一些懂中文的神学生做助教。我的工作主要就是解答同学的问题、组织讲道练习,并且给予总结性的讲道反馈。虽然以前我也参加过这个培训,但是这次我是以助教的身份参加,而且我知道参加的学员都是很有经验的传道人,甚至是神学院教师。我原来最担忧的就是两件事:(1) 谁都不愿意发言——因为我们不习惯当面指出人家的缺点,更何况是讲道的缺点;(2)有人受不了对他讲道的批评,毕竟有不少学员服事的工场无论从规模上还是从资历上都比我高。但是培训结束后,我发现我的两个顾虑都不存在,大家对这门课都很有热情,积极发言肯定或帮助其他同学,也没有人因为被批评而跳起来。我为神的仆人们如此谦卑而感谢神,也为这个教育机构在同学们中间能建立如此深厚的信任关系而感恩。

回到学校,就赶紧开始新的学期了。这个学期我一共选了六门课十五个学分,包括《圣经希伯来文II》、《宣教人类学》、《教牧实践》、《护教学》、《系统神学II》和《美国教会史》。这些都是很有意思的课(坦率地说,除了希伯来文都是很有意思的课,还请大家为我的希伯来文祷告,上学期只得了B+)。

《宣教人类学》的教授也是我的学术指导老师。课间休息时他问我,“你对‘汉字是上帝的启示’这个观点怎么看?”我说“说实话,我有点怀疑,但是我不是这方面专家。” 于是他就给我一篇这方面的博士论文让我去研究一下,并在下一节课给全班同学一个简报式的分享(每个学生都要做一个文化方面的简报)。我用一整天的时间查阅了这方面的几本书,研究了一些汉字的演进、《说文》的字义解释、以及支持者和反对者的观点。我的简报也发在我的博客上(链接)。我认为这个由Nelson创立、经远志明牧师和康希牧师推广的说法是很值得商榷与推敲的。

照片:三一华人团契新年聚会,找得到我们吗?

请为我们祷告:(略,仅放在代祷邮件中)

一条评论

  1. emir说道:

    后面右起第三
    华人团契,这么多洋人……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