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y 25 不期许的访客 | 相遇遂不及防

锅里的菜正冒着热气,电饭煲显示米饭在5分钟内完成, 时钟将指向傍晚六点。我开锅最后翻炒着锅里的蔬菜,预备丈夫在六点时准时踏进家门。如期而至的开门声,伴随着丈夫的呼唤。孩子先跑过去迎接爸爸,却立马退了回来。原来跟着丈夫进来的还有陌生人。 丈夫介绍说这是新来的朋友,他就顺道请他们来家中便饭。我一面招呼着来客,一面把丈夫唤进厨房。“我只预备了三个人的饭菜,冰箱里也没有多余的菜了。”“要不炒个蛋炒饭。”丈夫的提议在我这个能干的主妇看来荒唐至极,我恼怒地对他瞪眼,责怪他没有通知就将人带回家中吃饭。 我并非不愿意殷勤待客,但这不期许的访客没有按照我的时间、我做事的方式进入到家中。

你可能是个与我性格完全不同的人,但不可否认,我们让期待贯穿生命的始终,认为生命就是由一场又一场的期待组成。可令人吃惊的是,我们也活在不期许的人生中。每一次人生的遂不及防带来的不止是伤痛、惊愕、恼怒和惊喜,也带来转机和救赎。

作为典型的INTJ性格,我虽然难以被冠上刻板、井然有序的头衔,可在规划、执行计划上有着无与伦比的热情和毅力。 我热切地规划着离开家独立后的生活,我在期待中迎来自己的爱情、婚姻和儿女,我甚至也为苦难在人生中留出应有的位置,我允许痛苦、失望、失败穿插在人生的规划中。我知道在搭建的人生框架中,不仅需要注入梦想和期待,更要在不断地修改和完善中,使之臻于完美。但当那些不期许的时刻来临时,我却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它们如同强行插入的碎片,突兀地存在于规划的人生中。
阅读详细 »

Day 24 爸爸妈妈你更爱谁| 相遇爱和理解

在我还没成为一个母亲之前,我就被告知:如果我想和一个孩子说话,我应该学会俯就的姿态,蹲下来、平视他的眼睛说话。 在成为母亲的几年里,我一直觉得自己在爱和尊重上做得很好。我不仅在营营汲汲的忙碌中没有丢弃自己的身份,全心地爱护他,而且很持定孩子对我的信任和依赖。可人以为最稳妥的时候,实系幻影。

远道而来的大姨婆非常疼爱这个小侄孙,没事就找他逗趣。净问些没营养又被人问了千百遍的问题,包括”爸爸妈妈你更爱谁?”我知道类似的问题就如“你妈和我掉进了河里,你先救谁”一样,意在让孩子被迫站队的过程中,满足成人对内心自我的定义。但是当我听见孩子的答案是“更爱爸爸一点吧,我们比较有得玩”的时候,我的心还是咯噔了一下。 我似乎理所当然地在自我的评估中觉得孩子的爱倾向于我,我也以为这些爷叔大妈们的玩笑话对我毫无杀伤力。但当我在电梯间看着那个被倾注了全心的半大小子时,还是忍不住地说,“你这么爱爸爸,那晚上就不需要妈妈陪睡了,也不需要整天粘着妈妈了。”没错,我利令智昏所说的话,就如同伊甸园里的那条蛇一样,充满了扭曲和挑拨,醋意四溢。半大的小子单纯的心思哪经得起我这般毒舌,立马哭出声来。 我的爱和理解就是这样不堪一击。
阅读详细 »

Day 23 汤姆真的改变了?| 相遇电影

中法投资的家庭温馨片《九条命》上映后,我身边几乎所有的猫奴们都抛下家中的喵星人,去影院一睹荧幕上猫咪们的风采。他们决计不会回家和自己的猫咪讨论剧情,评论分镜头的运用,但至少这部奇幻风格的喜剧证实了一点,宠物改变了人的生活。

但为何改变这位霸道总裁的不是善解人意的娇妻,不是甘愿为爸爸的缺席开脱又暗中思念的女儿,不是容忍着父亲的霸道和责难,却一心为着公司着想的儿子,而是一只宠物呢?是的,他们交换了身体,让霸道的汤姆以卑微的眼光,匍匐的姿态重新审视自己的人生。可是当一切的交换恢复原样后,谁能保证他不会回复到自负自大,近乎抛妻弃子的疯狂人生呢?那人究竟如何改变呢?
阅读详细 »

Day 22 栖息在自然之诗上 | 相遇黄草地

 上海南站的北广场有片连绵起伏的草坪,因为设在离步行道和车道几十米远的地方,且没有入口,一年到头都维护得很赏心悦目。每日放学和小崽经过的时候,我们总定睛在那片绵延得绿色上,挪不开眼。有次兴起,我们俩偷偷地越过外面的围栏,在波浪般的绿毯上顺势而滚。虽然爬起身来,满身的枯草,路人侧目,却是偷欢的满足。一片草坪和自然的每一件创造一样,蕴含着生命对人性的感动和召唤。它枯它荣,留下的不仅是岁月的轮回、白驹苍狗,还有理性在自然之诗上的栖息。

割过的草地被交给玫瑰色的黄昏,秋蝉早已唱尽了昔日的哀歌,苍黄的草皮过早地显露出冬的窘迫,它是一切太阳催熟的挚友,在孩子眼中却是脱去了绿衣的弃友。孩子问为何草地现在就黄黄的?因为秋天啦。“可它们穿着绿色衣服的时候好美啊!”孩子有些惋惜道。“如果是假的草地,就一直绿油油的。我知道外公家院子里就铺着三张假的草皮。”“那你觉得真的草地好,还是假的好呢?”孩子认真地想了想告诉我,“还是真的好。真的草地摸上去很柔软,假的却是硬硬的。真的草地会长高,会有好闻的味道,会变成黄黄的颜色;而假的却永远是那样。”
阅读详细 »

Day 21 你被她吸引了吗?| 相遇恋爱僵局

近日有位文质彬彬的青年来访,谈吐儒雅,待人亲切,且是位热心事奉的耶稣追随者。他近日就是否要选择与另一位姐妹交往而纠结不已,所以我们就邀他一叙。相谈之下,两位弟兄姐妹因都到了、且过了婚配年龄,教会中颇有些人欲意撮合,两人也借着些同工的机会有所了解,但又迟迟难以做出进一步的决定。此间有一个问题一直困扰这位可爱的弟兄:你被她吸引了吗?

显然,他敬重这位姐妹的敬虔,对主的热忱,但他对这个问题的回答始终语焉不详。有没有被对方吸引重要吗?要我给出一个肯定的回答的话,我会说是的。如果你没有被她吸引,为她有一点点心动,请不要进入到恋爱关系中。
阅读详细 »

Day 20 祂使我与祂同列 | 相遇家谱

家谱,岁月传承的家世档案。 或为寻根留本,或为增知育人,也或为祭祖敬宗。在我印象中,一族一家之谱若不是已烂成朽木埋进土里,就是锁在宗祠里,待哪一代子孙光宗耀祖之时才召聚人马,修谱追根。近日探访公公,却意外得到夫家的家谱。外子作为家族长孙,恭敬接续修私谱之重任。我借来一阅,才知其中文章。

外子的家谱可溯源到宝树堂的谢家,也就是东晋淝水之战谢玄一族。可有趣倒不是外子祖上显赫,而是他们这一支的延续中竟是从入赘谢家开始 。谢国荣公,德配范氏,只生的一女。于是配了一位赘子,延续谢家香火。家谱记得粗略,并未对当时婚配双方的地位、财产有明细罗列,但入赘在当时即意味着改姓。因此从古时婚配风俗可以想见这一桩婚事的利害与不相称。
阅读详细 »

Day 19 姑息不是恩典 | 相遇圣经人物

“一个眼望西方的女人和一个背向东方的男人,从我们面前走开。”——Mary Coleridge 《不受欢迎的人》

圣经中有许多充满戏剧性的场景和人物,既有人所众知的摩西过红海、出埃及的宏大场面,也有约翰晚年在拔摩海岛超然的天启神谕,更有许多小人物在其中的出场,令人嗟叹扼腕。我最关切的莫过于大卫王朝,这乃是神亲自拣选,并应许将来那一位后裔从他而出的君王。他并未在王位上千秋不朽,一统江湖,反倒在整个圣约历史中留下了许多罪与罚的不良记录,让人玩味。今晨读到他家中的宫心计,一阵哀从心底起。原来大卫王朝的衰败不是起于所罗门晚年的昏昧纵情,而是始于大卫的姑息。

暗嫩和他玛,同父异母的兄妹。一个纨绔王子,恃宠生娇,想要的就非要据为己有。一个玲珑公主,视兄为父,未曾婚配。暗嫩爱他玛,因爱成病,辗转反侧。旁有小人进言,劝他乘机强占,先斩后奏。暗嫩就依计而行,玷污了他玛。暗嫩行了此事后,却如同得到了玩具就转眼丢弃的孩子,心里恨他玛的心竟比先前爱她的心更胜。他不仅不愿娶她为妻,更将她赶出门外。他玛凄凄惨惨地留宿在胞兄押沙龙的家中,稍得安慰。

押沙龙因见父王大卫知晓此事却无惩治,胸意难平。他寻机要为自家妹子报此大仇。押沙龙终于寻得机会将暗嫩杀于众人眼前,却也知此行难再回到宫中,只好自我放逐。大卫一面为亡儿哀恸,一面为押沙龙的逃离忧心忡忡。三年过去,大卫既没有通缉杀人的押沙龙,也没有勇气招他回到面前,直到一旁的元帅约押用计请一妇人献计,才终于使押沙龙毫发无损地回到宫中。押沙龙苦等两年后未见父面,不得已出毒计烧人田野,逼得约押奏告大卫。这父子俩才在相见时彼此饶恕。但此事刚了不久,押沙龙就生出谋逆之心。

押沙龙的悲剧人生似乎全因他人而起,最后又作茧自缚而死,但是在这出“宫斗剧”中,大卫的姑息却显出押沙龙的义来。身为一国之君的大卫,神律法的代言人却无法在儿子行恶这事上秉行公义,坐视自己的女儿受凌辱。虽然圣经说大卫因此大大发怒,我却找不到丝毫关于惩戒的记录。大卫的姑息似乎是隐忍和宽容,却是祭司以利的翻版。他们都敬虔爱主,且对自己的罪毫不犹疑地剖析到底,但对於儿女的败坏,他们却心生胆怯。或许大卫确信神已经应许要建立他的家室,使他的王位上不缺人来坐,他不愿杀了任何一个儿子;或许在犯过奸淫的大卫心里觉得自己比败坏的儿子好不了多少,子不教父之过;也或许他在这事上真不知如何行。但无论如何,当大卫也不与押沙龙说好说歹,盼着时间能治愈一切时,罪就在这个家族中发酵。谋杀、逃亡、隔绝、背叛,各种人物的人格缺陷全全暴露出来。意图操控一切,也曾在谋杀中被姑息的约押,苦苦等候饶恕以致心生叛意的押沙龙,优柔寡断父亲形象缺损的大卫,每一个都在罪与罚的诅咒之下失去了本有的祝福。但我相信这些在罪中姑息耽延的时刻,都成了他们一生挥之不去的刺。大卫在晚年将处置约押的口谕交给了所罗门,这时的他已失丧了他的爱子押沙龙。

在大卫反讽的家事上,何尝不映照一国一家的景象。即便我自己也常常在面对罪时,轻易地选择逃避和漠视。我姑息懒惰的罪在我身上一日日地耽延,我容让自己在暂时的享乐里止步不前,我也在制定的规则面前,以恩典为借口,疏于管教。姑息常常成了恩典的替代品,成了饶恕的代名词。但一个不在知罪、悟罪和痛悔中回转的心灵,就必往幽暗邪恶之地而去。恩典是在悔改中所品尝的果子,却不是姑息的借口。

我要感谢神没有姑息我身上一切的罪,在他全然的公义之中,我的道路就是押沙龙的道路,我的结局就是暗嫩的结局。但当我仰望他的时候,他却以十字架的审判成为这场定罪的出路,就是我的罪全由神的儿子担当,他替代了纵欲欺骗的暗嫩,也替代了我这个全然败坏的罪人。思想暗嫩和他玛,就好像开篇诗句中各向东西的男女,只是这个世界真正不欢迎的不是这些陷在罪中的人,而是那位道成肉身的救主。

Day 18 大山里的神的儿女|相遇湘西记忆

我二十岁的记忆里除了湘西的黑山白水,什么都没有留下。

我有时大清早地醒来,以为自己还住在山城人家的楼上,一盏吱吱呀呀的吊扇在头顶不停地转着,把吊脚楼的炊烟挥散在我的记忆里,和着那一铲铲炒辣椒的麻利劲儿,一条白日照到遍的长街,从城门蜿蜒到山脚、到溪水边,一径铺到我的床前。那年我心生了要离开家的念头,我和伙伴结伴要去北京学GRE。但我的努力从遥远的湘西边城开始,就注定了这场逃离无法成功,因为我的心被收进了金鞭溪边的萤囊里,钻进了走不出的大山里。
阅读详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