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 驾照

神不和我做交易

昨天考驾照,我没有通过,白白浪费半天的光阴和数个小时的睡眠,以及一天的年假。

      不过考试之前有一件有趣的事情,我坐在候考室里,旁边坐着一个同一个驾校来考试的学员。由于等待考试是在太无聊,我们就聊了起来。聊的时候我就开始思想斗争,我想如果我主动和他传福音的话,神或许会让我考试通过,因为我做了一件讨神喜悦的事情,他应该奖励我,我现在唯一要的奖励就是小路考通过。当然,我知道这样的想法毫无圣经依据,但是我还是抱着侥幸心理那样做了……

      结果是:我考试还是没有通过……

      结论:(1)传福音是职分,而不是可以拿来和神交易的;(2)还好我没有通过,不然我就可能拿此作为best practice了;(3)功利性的传福音而不是出于真正的爱是没有果效的

      考完小路以后,我偷偷溜进了办公室我的座位,没有和任何一个人打招呼,以免别人问我考得怎么样。

学车……费时费力费钱

明天就要小路考了。

为了明天的小路考,一共花掉我两天年假:一天模拟考(今天)、一天正式考(明天)。由于在外出通告(OOF)中我老老实实交待了请假是为了考小路,上周五下午在办公室里引发了热烈的讨论,同事们都很困惑为什么这个家伙考一个小路要花两天的时间,莫非是现在增加了48小时疲劳测试?我千方百计辩白两天时间是因为我练车一直在空港所以要去马陆熟悉场地,但仍无法获得大家的理解。讨论持续了15分钟,连离我最远的同事也走过来发表了自己的观点。我身旁新来的同事感慨地说,“这是我加入公司以来参加的最热烈的讨论了。”我顿时汗死。以后外出通告简单的说自己请了年假就行了,不必要那么老实的……

      为了模拟考,我早上5点就得起床(还要洗脸刷牙读经祷告灵修早饭带胖胖出去拉屎撒尿),6点半师傅就在路口等我。因为虹桥机场扩建,原来在空港的考试场地都搬到了嘉定的马陆,那是一个极其遥远的地方。所以我们6点多就得从市区出发,7点多到达训练场,然后在场地里转了一个小时作为练习,随后就加入排队等候模拟考试的队伍。这个队伍一等不要紧,居然从早上8点半排队一直排到下午1点半才让我们进去模拟考,整整5个小时(差不多是半个工作日了,折合工资的话……)花在排队上。原来所谓的模拟考就是考场的管理人员在正式考试结束之后开放考场给学员进去自己练习,但是每辆车收60块钱的进场费。为了能够在正式考试结束后第一个获取进场的机会,可怜的车子们(还有车子里面的人们)一大早就开始在外面等着被放进去。

阅读详细 »

今天通过桩考

前在教会的代祷记录本上,有一个姊妹写道要为她下个周末的驾驶考试祷告,又在交通聚会上反复提及。我当时心里暗道,真是小题大做。不就是考个驾照的考试吗,难道会比高考还紧张?可是看他们的样子,的确是蛮紧张的,考过以后又逐个告知,弹冠相庆,真的可以和高考比美了。那时候,我真的无法理解,有那么重要吗?

    今天轮到自己考了,从上礼拜就开始紧张。生怕今天的到来。真的,高考我也没有那么紧张过。昨天去考模拟考回来,拿着茶杯的手都在发抖,差点把杯子砸了。桩考的时候一共有两次机会,第一次我失败了,功亏一篑;第二次成功了。出来的时候教练也如释重负,把毛巾给我擦汗,嘱咐我我回家的路上要小心,坐什么车……真让我受宠若惊。

    为什么一个小小的桩考那么紧张?心里负担那么大?比我去年考研还有过之而无不及。我实在是百思不得其解。我认为我紧张的原因主要还是怕教练师傅的怒吼。没有考试他就吼成这样,如果我没有通过岂不是要不被他追着砍?所以我特别恐惧,甚至打算考不好就退学。看来我真的欠人骂,一有人骂我就受不了。所以,我得出的结论是:

  1. 我依然欠骂
  2. 即使有人写了再奇怪的代祷要求,或者我觉得他那件事多么的小,都不能代替本人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