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 领土

原来不熟也好,就不会这般颠倒

压根儿没见过最好的,也省得情思萦绕。

原来不熟也好,就不会这般颠倒。

    这是昨天在看《中国国家地理》时卷首语引用的诗歌,它的作者是……六世达赖仓央嘉措。但是主编引用这首诗歌的目的是为了地图上属于西藏山南(林芝?)地区察隅县/墨脱县附近的一块九万两千多平方公里相当于一个江苏省的区域。这块土地是西藏地图上唯一的一块绿色,居住人口七百多万——相当于整个西藏人口的好几倍,但是在中国出版的地图上,这块地区却几近空白。这就是印度共和国的所谓“阿鲁纳恰尔邦”,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境线以北/麦克马洪线以南的地区。

压根儿没见过最好的,也省得情思萦绕。

原来不熟也好,就不会这般颠倒。

阅读详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