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 韩国

辩护人

据说这部电影是以已故韩国总统卢武铉为人物原型而加以创作的,事后维基百科了一下,果然如此:卢武铉是因为在釜林事件中参与辩护而走上了民主运动的从政之路,这一点倒是和陈水扁非常相像:后者也是因为美丽岛事件而进入公众视野。釜林事件时的韩国和美丽岛事件时的中华民国具有高度的相似性:都处于尚未止息的战争状态,都处于敌对方意识形态和武装力量的空前威胁之下,都是以特殊时期的配套法律为名(韩国的国安法,中华民国的动员戡乱时期临时条款)践踏宪法和民权,同样这两个威权主义政府也都有发自肺腑的拥护者(例如电影中的车东英警官,因着父亲被北朝鲜杀害而尤其反共)、有无动于衷的旁观者、也有大声疾呼的反对者。

阅读详细 »

大韩

在本校的国际学生中,最多的就是韩国人,可以说占了国际学生的一半以上。曾经和别的神学院同学交流过,似乎在别的神学院——无论是改革宗、福音派还是灵恩派的神学院——都是类似的情形。学校有一幢楼是韩国校友(?)捐赠的;图书馆的书架上有韩文的神学书,和同标题的英文书放在一起;在访问普林斯顿神学院的时候,他们图书馆里有专门的韩国角,摆放着来自韩国的民族服饰和纪念品。同样,在我的身边也有很多韩国同学,宿舍楼里住的一半都是韩国家庭,他们几乎无一例外的开着日本品牌的七座van(因为家里人多),每个主日的早晨全家披挂整齐、西装革履,白色的丰田Odyssey们整齐划一的离开停车场,每次看到此景我的视野都会幻化出机枪手卧在车顶,如同进入摩加迪沙市区的悍马车队。

有时候我也感到很困惑,这么一个小小的半岛——更何况一半都赤地千里——怎么会派出这么多神学生来的?是因为子承父业(不少是牧师或宣教士的儿子)还是上帝的呼召?抑或就是因为海外留学人数多?韩国教会的兴旺世人皆知,我读到长老会的宣教史上称韩国长老会是“长老宗皇冠上的明珠”,意即长老会在韩国受到的欢迎出乎宣教士的预料。但是中国基督徒对韩国教会的观感却又是两样:从事十多年前的羡慕、跟随、效法到今天的警惕、防备甚至“谈韩色变”。我认识一些国内的弟兄,一听我提到韩国某个老师或宣教士就提高警惕,理由是“韩国异端很多”。其实韩国并不是异端多,而是因为教会兴旺的地方必然仇敌也做工(河南作为基督教人数较多的大省,同样异端也相对多),而且中国处于韩国的近似文化圈所以那些异端的“宣教士”也活动较多。

阅读详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