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 讲道

听道笔记:以自我为中心的事奉

很早就开始服事、讲道,发现自己的听道能力在衰退。一方面,由于内心的骄傲和自满,以为圣经真理都知道了,所以常常在听道的时候走神,或者一看经文心里就说,“哦,这个啊,我也讲过”,就没有认真听;另一方面,心里也被各种事务充满,不是想着作业,就是想着论文,要不就是行程计划或是其他事工。这样是得罪神,也是对神的话掉以轻心,所以我要记听道笔记!嗯!!

但是我的听道笔记不是牧师的文稿整理,而是我读了经文、听了讲道之后,我的吸收整理。

撒上15:10-31,这是今天黄雅悯牧师在北郊堂主日证道的经文。

阅读详细 »

姊妹讲道,是焉非焉?(2)

事实证明这个话题的确是个大坑,挖坑的好处就是没东西可写的时候就可以填坑。今天是周五,晚上有小组,一般都要延续到十点多,所以估计没空写啥东西了,就把一位弟兄在上一篇文章中的评论翻译下凑个数吧——那的确是一个高质量的评论。他说:

谢谢你分享你在这个问题上的观点。我非常欣赏你的意图是用圣经来回应这个问题。但是对于你的论述,我有一些想法:

第一,你用到林前11:5节所说的“凡女人祷告或讲道”,即when] a woman prays or preaches.”虽然我不是希腊文的专家,但是我读过一些希腊文,这些训练足以帮助我发现中文和合本的翻译其实带着一些解释,而这个解释是值得质疑的。第二个动词在原文里是“说预言“而不是“讲道”(参考提后4:1)。我知道对于新约圣经中的“预言”究竟是什么另有争议,但是在这里将“预言”翻译为“讲道”使之混同起来不是一个正确的翻译方法。另外,即便“说预言”与“讲道”就是同一回事儿,那么保罗在提后2章禁止女人“教导”就显得不合情理。所以我认为林前11:5应当翻译为“凡女人祷告或说预言”会更合适,避免分类上的混淆。

阅读详细 »

姊妹讲道,是焉非焉?(1)

本学期的《系统神学III》主要的题目是:教会论、圣灵论和末世论。而教会论中处理的三个主要问题是:教会体制、女性角色和圣礼(尤其是婴儿洗vs.成人洗)。我们这位可爱的碎碎念老师足足讲了两个周末的女性角色。本校曾有一位出名的教授在女性角色这件事上有强烈的立场,据传他在进入一间有女生的讲道学课堂时说“我以为我走错教室了,女生不该选这门课的。”(据传,我也不知道他到底说了什么)因因而被学生向校方投诉。可能是这个原因,碎碎念老师在处理这个话题时格外小心,虽然他本人持有“互补论”(Complemnatarian,即上帝造男女平等但有不同的角色,女性不宜被按立为教牧领袖。John Piper等大多数福音派领袖均持此观点),但是在讲授课程时小心翼翼的多次表示平权论(Egalitarian,即认为神给男女同样的人格和权利,姊妹同样可以做牧师长老)的合理性,使我听着听着都不清楚他到底想表述什么观点了。

互补论的旗手,恰好也曾是本校教授,所以三一在这个问题上显得非常的谨慎和小心,不愿意任何一位教授过多的代表神学院或者宗派(美国播道会)的观点。另一方面,由于本校有很多的女生和女性教职员工,所以对这个问题的讨论往往会触发情绪而使讨论不能正常的继续,所以我理解教授的小心。但另一方面,深入了解女性角色问题会发现这是一个相当宽泛的光谱(spectrum),从严格禁止女性教导(“传统主义”,他们甚至包括反对女性担任任何教导性角色——例如公立学校)到支持女性担任主任牧师,中间还有各种不同的“折衷派”:女性可以“分享”但不能“教导”、女性可以“偶尔讲道”但不能担任领袖、女性可以在男性的领导下担任领袖角色(不是主任牧师)……

阅读详细 »

神创造与救赎的宏大故事: 罪带来全然败坏

(CCUC-North,2014-1-25)

我们所在的地方叫Lake County,湖郡,湖郡的郡府所在地是Waukegan,Waukegan旁边有一个小镇叫Zion,过了Zion就是另一个州威斯康星了。这个我想大家都知道。但是很少人知道,Zion锡安这个地方在基督教历史上曾经辉煌过,它被历史学家们称为二十世纪美国的乌托邦,因为在美国第二次大复兴时期,一群基督徒在传道人John Alexander Dowie的带领下于1900年买下此地,立志要在这里共同生活、工作、建立社区,等候基督再来,他们相信基督一千年后就要来,所以租地都是租一千年。但是很遗憾的,这个社区不到十年就瓦解了,领导人的失败、继任者的独断专行、教会教义的混乱、基督徒之间的冲突矛盾……各种不同的原因产生一个强大的力量,毁灭了他们起初的梦想。

为什么人总是失败,共产主义、太平天国乃至真正基督徒(Zion)想要建立地上天国的的努力也都归于失败?

很多人将圣经看作是一系列的道德故事,每个小故事告诉我们里面的人物怎么做错,然后我们应该怎么做才是对的。你给孩子讲故事的时候有没有这样讲?参孙做错了什么,我们应该怎么做;彼得做错了什么,我们应该怎么做?亚拿尼亚做错了什么,我们应该怎么做?大卫做错了什么,我们应该怎么做?……等等等等

但圣经不仅仅是这样的。

阅读详细 »

当全心全意信靠神

何西阿书7:8-16

8以法莲与列邦人搀杂。以法莲是没有翻过的饼。

9外邦人吞吃他劳力得来的,他却不知道,头发斑白,他也不觉得。以色列的骄傲当面见证自己,虽遭遇这一切,他们仍不归向耶和华他们的神,也不寻求他。以法莲好像鸽子愚蠢无知。他们求告埃及,投奔亚述。他们去的时候,我必将我的网撒在他们身上,我要打下他们,如同空中的鸟。我必按他们会众所听见的惩罚他们。

13他们因离弃我,必定有祸,因违背我,必被毁灭。我虽要救赎他们,他们却向我说谎。他们并不诚心哀求我,乃在床上呼号。他们为求五谷新酒聚集,仍然悖逆我。我虽教导他们,坚固他们的膀臂,他们竟图谋抗拒我。他们归向,却不归向至上者。他们如同翻背的弓。他们的首领必因舌头的狂傲倒在刀下,这在埃及地必作人的讥笑。

虽然我在大学时就已经接受耶稣基督成为我的救主,但是我从未想过神在我的工作和学习中要怎样做我的主。我的第一份工作是技术支持工程师,接听来自各地的企业用户的电话并解答他们的问题。我一直不觉得这跟神有什么关系,我很乐意在其他事上求告主、顺服主,但是在工作上,我不觉得祂有什么发言权。直到有一天,我被一个问题困扰,和新加坡的同事工作到很晚都没有解决问题,而死命令是第二天上班之前邮件服务器一定要正常工作,否则客户(Compaq)在亚洲的业务就要停止运作(当时觉得严重的不得了,今天看来也没什么,因为这家公司已经停止运作了)。我的新加坡同事也是个基督徒,不过他跟我差不多,基本上不跟我谈属灵的事情。那天晚上突然透过MSN Messenger对我说,“我们祷告吧。”我很吃惊他提出这个建议,他接着说,“掌管天地万物的主,必然能帮我们解决被造物造出来的东西。” 于是我们放下手中的其他方案去祷告。奇迹并没有发生,我们仍然搞到第二天中午才解决问题。但是这位同事的话触动了我,是的,掌管天地万物的主应该能介入我们的工作,尽管他很多时候把事情留给我们去解决,但是他可以,他也能够,在我们的工作中掌权。当我相信和接受这一点的时候,我不是更焦虑,也不是更懒惰,而是更平安。

阅读详细 »

要坚忍

希伯来书12:1-4

1我们既有这许多的见证人,如同云彩围着我们,就当放下各样的重担,脱去容易缠累我们的罪,存心忍耐,奔那摆在我们前头的路程,

2仰望为我们信心创始成终的耶稣。他因那摆在前头的喜乐,就轻看羞辱,忍受了十字架的苦难,便坐在神宝座的右边。

3那忍受罪人这样顶撞的,你们要思想,免得疲倦灰心。你们与罪恶相争,还没有抵挡到留血的地步。

导论

两个问题:第一,圣经所说的“忍耐”与中国传统文化中的“忍耐”有何不同?俗话说,“忍字心头一把刀”,中国文化中有很多有关“忍耐”的做人道理。比如说,西汉名将韩信,忍受恶少的胯下之辱,终成大器;孙膑装疯卖傻,最后收拾了庞涓;越王勾践卧薪尝胆,东山再起,成为一代霸主,“忍”成为一种被教育的美德,成为中华文化非常推崇的观念。是不是说基督徒也要这样“忍”?第二,圣经中有一个重要的教义,就是“一次得救,永远得救”(once saved, always saved),既然横竖都得救,忍不忍有那么重要吗?

阅读详细 »

神使用完全降伏的人

路加福音5:1-11

vv.1-7 耶稣站在革尼撒勒湖边,众人拥挤他,要听神的道。他见有两只船湾在湖边。打鱼的人却离开船,洗网去了。有一只船,是西门的,耶稣就上去,请他把船撑开,稍微离岸,就坐下,从船上教训众人。讲完了,对西门说,把船开到水深之处,下网打鱼。西门说,夫子,我们整夜劳力,并没有打着什么。但依从你的话,我就下网。他们下了网,就圈住许多鱼,网险些裂开。便招呼那只船上的同伴来帮助。他们就来把鱼装满了两只船,甚至船要沉下去。

vv.8-9 西门彼得看见,就俯伏在耶稣膝前,说,主阿,离开我,我是个罪人。他和一切同在的人,都惊讶这一网所打的鱼。

vv.10-11 他的夥伴西庇太的儿子,雅各,约翰,也是这样。耶稣对西门说,不要怕,从今以后,你要得人了。他们把两只船拢了岸,就撇下所有的跟从了耶稣。

阅读详细 »

译文:讲道与圣经神学101

作者:Thomas R. Schreiner,原文标题:Preaching and Biblical Theology 101 (PBT-101),原文发表于9Marks Journal November/December 2006。获准翻译

诊断——今日多数讲道的问题所在(第一部分)

在我所的教会宗派(美南浸信会)里,为圣经无误而打的仗大概已经算赢了。但是无论是我们或者是其他赢了类似争战的福音派教会或宗派还不应该太快为此庆祝。因为保守派教会可能接纳圣经的无误性,但却拒绝体现神话语的自足性(sufficiency)。也就是说,我们可以承认圣经是神无误的话语,但是确没有认真严肃的向会众传讲。

事实上在今日的很多福音派教会中存在着对神话语的饥渴。系列讲道的标题看起来就像电视长剧,比如《盖里甘的岛》[1]、《班尼沙》[2]、《玛丽·泰勒·摩尔秀》[3]之类的。讲道的内容往往聚焦于通往幸福婚姻的步骤,或是在当下的文化中如何养育儿女。关于家庭关系的讲道当然是必须和重要的,但是两个问题在这些讲道中常常存在:

第一,圣经对这些话题的专门讲论常常被忽略。有多少关于婚姻的讲道忠实而且急切的传讲保罗关于男人与女人性别角色的讲论(弗5:22-33)?还是我们羞于讲圣经真正说的话?

阅读详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