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 讲章

讲章也有版权?

今年一月号的《今日基督教》杂志猛然抛出了一个我从未想到过的问题:谁拥有牧师讲章的版权?

这篇文章从司温道牧师拜访律师事务所开始,那时的司温道仍然是一个名不见经传的播道会小牧师,但是他向律师Sealy Yates提出了一个没有人问过的问题:谁拥有他的讲章版权?——是司温道本人还是第一播道会?他之所以这样问,是因为他想在他的广播事工里播出他过去的讲稿,但是他和创办人之间出了一点状况,所以想征求律师的意见。

版权意味着拥有者具有排他性的使用权,例如复制、允许别人翻译/复制,版权可以覆盖文学作品、音乐艺术、绘画、录音、录影、或者电子文档。所以如果一篇讲道牧师自己没有版权,也就意味着说他不能在他所写的书中引用这篇讲章,也不能在电台、电视台、其他媒体上继续宣讲使用这篇讲章。我不得不承认,版权制度在这种情况下会发生非常尴尬的情况:作者自己不能处理自己的作品。正如我所做的九标志中文事工,常常有人发邮件来说希望翻译或者印刷九标志的书籍,我都请他们去联系原出版社Crossway,不要问我们——那段话都可以复制粘贴了。连我想要把一些没有正式出版价值的小册子(太薄,或者不可能通过审查)放到网站上,都要去Crossway绕好大一圈,来回无数封拖拖拉拉的邮件乃至电话会议,才能把事情敲定。

阅读详细 »

务必竭力进入那安息

(OCECC,2014-3-9)

希伯来书4:1-13

今天我们要接着上周的希伯来书第三章来进一步探讨安息的课题。我觉得我到这里来讲“安息”这个话题是一个诡异的事情。几乎所有的人来奥兰多都是为了休息,需要你们指教我们如何在这里休息。我不知道你们奥兰多人民想要休息的时候会去哪里,我只知道我们来休息的时候你们就不得休息。“休息”是一个我们常常想要得到,但是真的得到的时候又好像没得到的东西。有一次别人问我,“你休息的时候喜欢干什么?”我一下子回答不上来,说打游戏吗?好像打游戏也得不到休息。上网吗?上网也不见得得到休息。旅游吗?看看来奥兰多的行程就知道,不但会把自己搞得很累,而且来之前还得把本来教授们期望我假期写的作业论文都得提前写好才能安心出发,这算休息吗?

“休息”不但让现代人困惑,也让古代人困惑。“休息”和“安息”其实在圣经里是同一个词,但是在中文里就表达着不同的意思。“休息”指的是现世的、短暂的、外表的,“安息”指的是长时间的甚至永恒的,甚至带着属灵上的含义:一个休息的人心里可能没有安息。所以圣经里常常用“安息”这个词,体现一个长久的、属灵的、和神的关系。上周讲到的第三章最后一节说“这样看来,他们不能进入安息是因为不信的缘故了。” 这个“他们”是指谁呢?以色列人被神拯救、被摩西带领离开埃及之后,就在抵达神所应许的迦南之前,由于看见占据迦南的人身高力大,大部分的以色列人都对神的应许产生了怀疑。在民数记14:3,他们甚至向摩西抱怨神,说“耶和华为什么把我们领到那地,使我们倒在刀下呢,我们的妻子和孩子必被掳掠。我们回埃及去岂不好吗?”他们不但不相信神的大能、神的应许和神的作为,甚至还怀疑神的动机,要“立一个首领回埃及去。”所以诗篇95篇说,神厌烦那世代的以色列人,不让他们进入迦南,也就是神的安息。可是,这个处境跟基督徒又有什么关系呢?我们到底安息了没有呢?在第四章,作者进一步解开基督徒与出埃及的以色列之间的相同之处,也为我们解开圣经中有关安息的真理。在希伯来书第四章我们刚刚读的经文里,作者用旧约的应许揭示了新约中的安息,并劝告基督徒当存敬畏的心竭力以信从进入神为我们应许的安息当中,这是一个被应许却又要努力进入的安息,这安息当中既有神的恩典,也有人的责任。希伯来书的作者从三个方面解释安息。

阅读详细 »

神创造与救赎的宏大故事: 罪带来全然败坏

(CCUC-North,2014-1-25)

我们所在的地方叫Lake County,湖郡,湖郡的郡府所在地是Waukegan,Waukegan旁边有一个小镇叫Zion,过了Zion就是另一个州威斯康星了。这个我想大家都知道。但是很少人知道,Zion锡安这个地方在基督教历史上曾经辉煌过,它被历史学家们称为二十世纪美国的乌托邦,因为在美国第二次大复兴时期,一群基督徒在传道人John Alexander Dowie的带领下于1900年买下此地,立志要在这里共同生活、工作、建立社区,等候基督再来,他们相信基督一千年后就要来,所以租地都是租一千年。但是很遗憾的,这个社区不到十年就瓦解了,领导人的失败、继任者的独断专行、教会教义的混乱、基督徒之间的冲突矛盾……各种不同的原因产生一个强大的力量,毁灭了他们起初的梦想。

为什么人总是失败,共产主义、太平天国乃至真正基督徒(Zion)想要建立地上天国的的努力也都归于失败?

很多人将圣经看作是一系列的道德故事,每个小故事告诉我们里面的人物怎么做错,然后我们应该怎么做才是对的。你给孩子讲故事的时候有没有这样讲?参孙做错了什么,我们应该怎么做;彼得做错了什么,我们应该怎么做?亚拿尼亚做错了什么,我们应该怎么做?大卫做错了什么,我们应该怎么做?……等等等等

但圣经不仅仅是这样的。

阅读详细 »

当全心全意信靠神

何西阿书7:8-16

8以法莲与列邦人搀杂。以法莲是没有翻过的饼。

9外邦人吞吃他劳力得来的,他却不知道,头发斑白,他也不觉得。以色列的骄傲当面见证自己,虽遭遇这一切,他们仍不归向耶和华他们的神,也不寻求他。以法莲好像鸽子愚蠢无知。他们求告埃及,投奔亚述。他们去的时候,我必将我的网撒在他们身上,我要打下他们,如同空中的鸟。我必按他们会众所听见的惩罚他们。

13他们因离弃我,必定有祸,因违背我,必被毁灭。我虽要救赎他们,他们却向我说谎。他们并不诚心哀求我,乃在床上呼号。他们为求五谷新酒聚集,仍然悖逆我。我虽教导他们,坚固他们的膀臂,他们竟图谋抗拒我。他们归向,却不归向至上者。他们如同翻背的弓。他们的首领必因舌头的狂傲倒在刀下,这在埃及地必作人的讥笑。

虽然我在大学时就已经接受耶稣基督成为我的救主,但是我从未想过神在我的工作和学习中要怎样做我的主。我的第一份工作是技术支持工程师,接听来自各地的企业用户的电话并解答他们的问题。我一直不觉得这跟神有什么关系,我很乐意在其他事上求告主、顺服主,但是在工作上,我不觉得祂有什么发言权。直到有一天,我被一个问题困扰,和新加坡的同事工作到很晚都没有解决问题,而死命令是第二天上班之前邮件服务器一定要正常工作,否则客户(Compaq)在亚洲的业务就要停止运作(当时觉得严重的不得了,今天看来也没什么,因为这家公司已经停止运作了)。我的新加坡同事也是个基督徒,不过他跟我差不多,基本上不跟我谈属灵的事情。那天晚上突然透过MSN Messenger对我说,“我们祷告吧。”我很吃惊他提出这个建议,他接着说,“掌管天地万物的主,必然能帮我们解决被造物造出来的东西。” 于是我们放下手中的其他方案去祷告。奇迹并没有发生,我们仍然搞到第二天中午才解决问题。但是这位同事的话触动了我,是的,掌管天地万物的主应该能介入我们的工作,尽管他很多时候把事情留给我们去解决,但是他可以,他也能够,在我们的工作中掌权。当我相信和接受这一点的时候,我不是更焦虑,也不是更懒惰,而是更平安。

阅读详细 »

不要贪恋世俗

创世纪25:29-33,希伯来书12:16-17

大家看到周报上今天讲道的题目后有什么想法?如果是我走进会所、接过周报,看到这个题目,我想我会心里想,“老生常谈!”或者有的弟兄姊妹可能会想,“唱高调!”,也有的人会想说“什么是贪恋世俗?我周末刚去买了iPhone5S,这是贪恋世俗吗?”

在我的基督徒成长环境里,一直有两个极端同时存在。一个极端是对将这世界所制造的一切都归类为“世俗”,所有与流行挂上钩的,从牛仔裤到智能手机,从小说到电影,一概加以否定。我在杭州的时候参加一个家庭教会,大部分是很保守的老弟兄老姊妹,在他们当中穿牛仔裤就是爱世界、贪恋世俗的表现。在这些弟兄姊妹当中,我非常的小心翼翼,和我的同学们去聚了餐、看了好看的电影、读了有意思的小说,提都不敢提,生怕被看作是贪恋世俗的基督徒。我想今天这样的基督徒群体即便在中国也不多见了。但今天另一个极端却在基督徒当中很有影响,这种观点将对世界的追求看作是理所当然、天经地义的。他们认为基督徒就是应该在世界中享受,他们或者公开鼓励世界的成功、认为这是基督徒蒙神祝福的表现(我们称之为成功神学),或者虽然表面上教导属灵、永恒的价值观,事实上却在生活中表现为追求世俗的成就和享受。对我们这些福音派教会而言,我认为这一种情形具有更可怕的腐蚀和影响,这也是我今天的信息想要针对的问题。

阅读详细 »

神学院趣事(1)

密集课程的最后一课是新约讲道课,负担极重。每天上午上半天的课,下午去图书馆查解经书写讲章大纲。除了把指定经文的大纲写出来以外,还要写一份两页的解经笔记(以证明自己的确看了解经书)。一般要写好讲章,需要查阅至少五本解经书。每隔三天还要交一篇讲道论文,几乎就等于讲道的逐字稿了。

第二天的讲道课上,除了老师讲解以外,每位同学都要分享自己的讲章大纲,并接受众人和老师的批评。我的牧师说,对传道人来说这是最可怕的听众,各个都随时专心查考圣经,“要知道这道是与不是”。

尽管如此,偶们还是有很多乐趣的。例举此课中有趣的故事如下:

1. 某同学为论证天国的“已然”与“未然”,引用了一个互联网上的笑话:某人住旅馆,脱下鞋子随手一扔,忽然想到会吵到楼下住客,故轻轻放下第二个鞋子。未料第二天楼下住客带着黑眼圈上来敲门曰“你一直没有丢第二个鞋子,害得我等了一夜。”老师评论:第一,这个故事的出处在哪里?是真实的故事吗?你考证过吗?有那么傻的房客吗?第二,这么严肃的末世的话题你觉得用个笑话开场合适吗?该同学唯唯诺诺称是下台。我一开始还觉得这个开场白挺好的,吓出一身冷汗。

阅读详细 »

Acts 1:15-26 Exegetical Notes and Preaching Outline

Exegetical Notes

Contextual Background: (1) The significance of 12: Jesus called the Twelve as an identifiable group (Luke 6:12-16) to signal the reorganization and restoration of Israel (Luke 22:29-30). So the number of 12 has important meaning to Luke’s narrative on how Jesus restores the kingdom to Israel. (2) “These days” at the beginning of the text refers to the period after Jesus’ ascension and the coming of Holy Spirit (chapter 2). This is the first time Peter took the initiative as a leader. Based on 1:12-14, the agenda of the meetings focused on prayer.

Structure: According to Schnabel’s notes, the text consists four incidents: (1) Peter’s initiative (1:15-22), which is also Peter’s first speech; (2) The nomination (1:23); (3) the prayer (1:24-25); (4) the decision (1:26). Most other commentaries generally agree with it.

Original Language Observation: (1) Western text uses present tense (δεῖ) in verse 16. Both Conzelmann and Schnabel, and other commentators think the past tense of ἔδει should be used here. The past tense indicates that the Scripture is already fulfilled by the death of Judas, while the present tense relates it to the replacement of Judas that has to be fulfilled. In Luke’s writings, the verb is used to stress the idea of compulsion that is inherent in the divine plan — a stress usually accompanied by an emphasis on human inability to comprehend God’s workings (Longenecker, 726). (2) verse 19-20 are tied with the context and the language in Lukan. Luke does not have Peter speak for the hearer of his own time, but for the reader of the Gospel and Acts: “in their language”. (3) It is unclear how they nominated the two. MS D and Latin versions read the verb as singular ἔστησεν indicating “he (Peter) setup” thus enhanced the role of Peter in the early church. (4) vv.25, the aorist infinitive λαβεῖν indicates the purpose of God’s choice. Schnabel also suggests that διακονία and ἀποστολή are not synonyms. διακονία speaks of the commission of the twelve and of the actual execution of the commission, ἀποστολή denotes the sending of the Twelve. The first τόπος means an open “place”, while the second τόπος describes Judas’s destiny. (5) “casting lot” (δίδωμι), which means “give” with the dative αὐτῶν has suggested to some that those present “gave their votes for them”. (Schnabel) The precise method used is not known for certain. But Conzelmann think it’s “lots shaken in a cloth bag or in a vessel until one fell out (page 12). It should be observed that they did not cast lots randomly among the 120. They first select the two men whom they judged worthiest to fill the vacancy. In this case the casting of lots was a very reasonable way of deciding (Bruce, 51).

阅读详细 »

十字架的智慧

因为十字架的道理,在那灭亡的人为愚拙。在我们得救的人却为神的大能。就如经上所记,我要灭绝智慧人的智慧,废弃聪明人的聪明。智慧人在那里文士在那里。这世上的辩士在那里。神岂不是叫这世上的智慧变成愚拙吗。世人凭自己的智慧,既不认识神,神就乐意用人所当作愚拙的道理,拯救那些信的人。这就是神的智慧了。犹太人是要神迹,希腊人是求智慧。我们却是传钉十字架的基督,在犹太人为绊脚石,在外邦人为愚拙。但在那蒙召的无论是犹太人,希腊人,基督总为神的能力,神的智慧。因神的愚拙总比人智慧。神的软弱总比人强壮。

哥林多前书1:18-25

本段一开头就说,“因为十字架的道理”。这句话表明接下去要说的话和前面提的事情密切相关。在此之前,保罗说他受差遣不是为施洗,而是为传福音。他又提及传福音的方法是“并不用智慧的言语,免得基督的十字架落了空。”,这话表明使徒心中有一个鲜明的对比:“智慧的言语”和“基督的十字架”。使徒没有用“智慧的言语”,是因为这会让“基督的十字架”落空。“智慧的言语”是分裂的、复数的;基督的十字架是合一的、单数的。

阅读详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