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 观点

光谱

某次闲着无事翻译了“基要派-现代派”谱系一览图,此后在多个题目上都用到类似“光谱”(spectrum)的概念,例如大到圣经无误、政教关系,小到如何看待柴玲的公开信、如何看待海外教会是否可与三自合作、三江教堂案中的各种意见,都可以做个光谱出来,甚至一个维度的光谱可能还不够。今天在写一篇有关三自的课程论文,一时兴起想要把海外教会与三自的合作、合作到什么层次做一个spectrum,后来想想还是算了,一篇12页的作业不值得这么大动干戈,更何况后面还有个考试虎视眈眈的等着呢。

在互联网上有很多朋友,有一些朋友是因为某些观点的一致、在某个网络帖子里头同仇敌忾而认识,而这些认识了的朋友又因为在别的问题上意见不同而分开。网友的来来去去也就罢了,最无力的是大中小学同学或是同事,在物理世界里抬头不见低头见的人,却在微信、微博或是FB上发现和自己在某些观念上有“巨大”差异。例如同属一个教会,作为支持三江教堂的你却发现另一个同工却在微信上转的是教会违章的文章,或是某个信徒发的是“保住心里的十字架”,又或是自己的教会领袖在那里呼吁统统退出三自,当然你会觉得自己抓住的才是主要矛盾,人家都抓错了,可是真的去纠正别人吗?似乎犯不着破坏关系,于是只好当作没看见。

阅读详细 »

“Agree to Disagree”

“Agree to Disagree”是常常听到的一句话,直译成中文的话可能叫做“赞成你的不同意”,或是婉转一点叫做“坚持我的看法”,或是“我尊重你的立场,但我还是觉得我自己对“。然而这句话的历史含义远不止于此。根据维基百科,Agree to Disagree是指双方都意识到在分歧上进一步的争论会变得毫无意义(例如,双方的预设前提不同)、没有果效(例如,双方都只是在重复自己的论据,或是拒绝对方的论据)、或是可能会带来都不愿意看到的结果,在这种情况下,双方“Agree to Disagree”以继续保持友谊或合作关系。

WandW

这句话最早出现在1770年,在加尔文主义布道家怀特腓去世的时候,他的好友、亚民念主义奋兴家卫斯理写了一篇讲章(On the Death of the Rev. Mr. George Whitefield, 1770)。这篇讲章这样描述双方不同的教义立场:

有很多教义上的问题并不是核心真理……在这些问题上,我们可以继续的思考和探讨,我们可以“赞成对方的不同意”(agree to disagree),但同时,让我们坚持核心的基要真理……“

虽然卫斯理是第一个使用这句话的人,但是他却用引号表示他并不是原创者,后来他告诉他的弟弟说是怀特腓首创了这句话:

如果你同意我的观点,那很好;如果你不同意的话,我们就可以像怀特腓先生说过的那样,互相赞成对方的不同意。

阅读详细 »

来自外部的批评

拜读了最近在基督徒网络论坛中一石激起千层浪的“亲历汶川大地震中的中国基督徒”一文,我想作者能写下那么长的文字,一定也是胸闷已久,不发不行了。观看跟贴也好,博文也好,虽有基督徒们的奋起反击,但是倒也不乏一些很好的反思性文章。比如基甸兄的这篇“评议中国基督徒在救灾中的“极度传教””和一位非基督徒所做的分析,涉及到中国的“酱缸”文化及其对基督教的侵袭。

让我高兴得是中国基督徒们没有奋起而攻之,虽然很多基督教福音节目说实话比春晚还要粗制滥造,比五毛还要五毛,但是在这一明显是泼脏水和以偏概全的论题上的平心静气让我佩服。和很多基督徒读者一样,我在读“没有远方”的这篇文字的时候,第一感觉是委屈,因为我也去过四川,扪心自问我认为我和我的教会作了有意义的事;第二感觉是,就算教会里有什么做的不好的,也轮不到你教会外的人来指手画脚。只有我们基督徒自我批评的权利,没有你非信徒外部批评的权利。

阅读详细 »

“讲道”是神话语分享的唯一载体吗?

我认为一堂完整的教会生活(往往是指主日崇拜)应当包括以下三个基本元素:

  • 敬拜:用诗歌、经文、祷告来敬拜神/赞美神
  • 信息:用神的话语鼓励和造就信徒
  • 相交:包括擘饼、交通、联络和彼此勉励

阅读详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