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 西雅图

“半价书店”

    每次来出差,我都很喜欢去这家“半价书店”(它的名字真的叫半价书店)。第一次发现这里,还是8年前的第一次出差,几个无聊的男人沿着马路漫无目的的走啊走,从而发现这个地方的。

     名字叫“半价书店”,其实价格不但是半价,可以说是三折了。除了书,这里面还有二手的软件、CD、老唱片,四十年代以来的断断续续的《国家地理》杂志(我本来想找77年11月和79年2月的作为纪念,居然都没有)。反正所有跟文化有关的东西,这里几乎都卖。莫扎特全集,40多张CD,居然只要39美元;各种奇奇怪怪的精美的地图集、照片集,才十几美元。每次来这里一边挑选,一边仔细思量着行李还剩多少磅的东西可以带。

阅读详细 »

看美国人的启发课程有感

今天有机会去参加了西雅图威斯敏斯特教会的启发课程,本想去看看和我参加过的上海启发课程有什么不同而已,结果自己被启发了。

威斯敏斯特教会离我住的地方和微软的办公室非常近,走路就能走到。带我去的弟兄首先show me around。礼拜堂一共由两幢两层的楼组成,每幢楼都另外还有地下层。国内的三自礼拜堂虽说造的也不少,可是功能性很差——就是聚会,似乎就是个礼堂,没有别的用处。美国教会,包括在美国的亚裔教会,造得礼拜堂更像是一个社区中心:有大的礼拜堂,也有小的会议室,有篮球场,有各种不同年龄的小朋友托管的地方(大人可以专注学习或者事奉)。这让我们考虑会所的功能不单是崇拜,也是基督徒服事各种人群的地方,更是一个能够吸引人来的地方。

阅读详细 »

多了一天和少了一天

飞越太平洋最让人困惑的就是日期的计算,特别是像我这样按照年度读经表读经的人。从上海飞往西雅图,起飞的时候是1月3号早晨,抵达的时候还是1月3号早晨。那我1月3号的读经功课要做两遍吗?可能心中窃喜平白多了一天不用读经吧。可是这样回程就有了问题:西雅图起飞的时候1月18号中午,回到家就变成19号深夜了,只能洗洗睡了,那19号的圣经不就没读吗?。上一次我的解决方案是在飞机上狂读才算补上了课。 阅读详细 »

下雪了

连拍照片后合成的。

今天看到Facebook上有一个华大的组,对华大的特点描述如下,很有同感:

阅读详细 »

西雅图流水账(十)东亚图书馆

华盛顿大学有一个“东亚图书馆”,位于Gowen Hall的三楼。今天下午要坐公交车回家,正好路过。眼看时间还早,就上去溜达溜达。图书馆不大,大约和浙大的那个什么人文图书馆差不多大的规模,同在一幢楼里的还有政治科学系。藏书主要来自中国、日本和韩国,其中又以中国的书籍占了大多数。小说书不多,所有的武侠小说都被包了厚厚的书皮,即使是90年代出版的也不例外,可见这些书是最受欢迎的。还有很多中国大陆出版的马列主义垃圾参杂其中。这些书占据了大量的书架空间。

阅读详细 »

西雅图流水账(九)路遇美国人升国旗

早上7点50分路过军事学院,正好他们在升国旗和三军军旗。

西雅图流水账(八)剃了个美国头

昨天晚上突然降温,还下起了小冰雹,西雅图的天气有点神经病。早上穿一件毛衣就有点冷了。公交车从I520华盛顿湖浮桥上开过的时候,发现湖面上还飘着一团团的水汽,甚至蒸腾上升象云一样。

创世纪2:5~6说:

野地还没有草木,田间的菜蔬还没有长起来,因为耶和华神还没有降雨在地上,也没有人耕地。但有雾气从地上腾,滋润遍地。

那景象是不是和这个有点像呢?

     在国内就听说美国剃头很贵,还传说因为剃头太贵,发型设计要外包到中国大陆地区来做。今天不得已要去剃头。站在理发店外端详良久没看到价目表,踌躇一阵后下了狠心,伸头是一刀,缩头也是一刀,罢了。于是战战兢兢推开门进去:

老头:(拍椅子)来!坐!
我:(无语坐下)
老头:你要怎么剃头?
我:我不知道
老头:(摊手)你不知道我怎么给你剃?
我:我英语讲不清楚关于发型的术语,你看怎么好怎么剃,剃短就行
老头:那我给你剃的你不满意怎么办?
我:没关系,我结婚了,我不在乎。
老头:(怒!)你怎么知道我剃的头一定会影响你交朋友?
我:(汗!说错话了。)(无语……)
(老头气愤愤的开始理发)
……
(剃完收功)
老头:(塞给我一个红色小牌子)去付钱!
我:(这下红了,貌似这个小牌子比别的小牌子颜色来的鲜艳,莫非是最贵的一种?)
员工甲:15 刀
我:(叹了一口气,交钱走人不提)

      15刀啊,相当于人民币120块钱,剃了个美国人那种两侧削的很短的头,只用了10分钟多。120块钱,我在虹储小区神奇的温州人小店可以理发两年了!!!

      带着滴血的心我离开了那个伤心地。奉劝来美读书的同学,或者蓄长发以明志,或者剃光头扮武僧,省钱可以贩运iPod

门口的夕阳

沿着门口公园的长廊往前走,先是看到两只鸭子同时把头扎到水里去找吃的,圆溜溜的屁股露在水面上,煞是可爱,让人忍俊不禁。

再是路过一个废弃的船坞。码头的木板不知何处去,只剩残桩笑秋风。

阅读详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