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 芝加哥

奥海尔国际机场(ORD)的来历

常常要去机场迎来送往新生老生还有访美的朋友,所以早已对机场内部复杂的绕圈路线烂熟于心。然而从未注意过机场内部的设施和名称的来历。有一天在上讲道课时,老师说他上主日在机场的礼拜堂(Chapel)里讲道,我大吃一惊:机场里还有礼拜堂?有主日崇拜?还请福音派的牧者去讲道?顿时维基百科了一下,才知道原来芝加哥的这个奥海尔国际机场(代码ORD)不简单:它曾经是美国和全世界最繁忙的机场,2005年后这个桂冠被亚特兰大的机场ATL所取代。机场里的确有一个Chapel(礼拜堂),但是它自称是“跨信仰”(Interfaith)的,即它举行各种宗教仪式,包括天主教、新教、犹太教、伊斯兰教等。不过我想如果有人想要在里面搞个烟火缭绕的道场,估计是不让的。2011年华尔街日报曾对机场的宗教服务写过一篇专栏文章:Flying On A Wing And A Prayer.

220px-Edward_Butch_O'Hare's_Aircraft_on_display_at_ORD机场宗教服务不稀奇,根据国际民航牧者联会的统计,全世界有140个机场有特别配备的礼拜堂,250个机场有专属牧师。维基百科上真正引起我兴趣的是奥海尔机场为何叫奥海尔(O’Hare)而不是按所在地名叫乌节(Orchard)机场?事实上,Orchard Field Airport的确是它原来的名字,在1949年该机场改名为O’Hare International Airport,是为了纪念美国海军航空兵飞行员爱德华·奥海尔(Edward O’Hare),外号“屠夫”。他服役于太平洋战场,先后在多艘航空母舰上服役,包括Saratoga(萨拉托加号,1942年1月被鱼雷击毁)、Lexington(列克星敦号,1942年5月8日在珊瑚海海战中损失)和Yorktown(约克城号,珊瑚海海战中受伤,稍作休整就参加了中途岛海战,再次受伤,最后被美军放弃)服役。在列克星敦号遭受日军飞机攻击时,他是唯一可以保卫航母的战斗机(其他哥们回舰加油了、僚机机枪卡壳了),他一个人驾机与九架日军飞机缠斗,击落五架和击伤一架,因此获得了国会荣誉勋章(美军最高荣誉勋章)。延伸阅读:《中國的空軍》杂志文章

阅读详细 »

一个“锡安主义”的乌龙

church此“锡安主义”非锡安运动的乌龙也,乃是指将美国伊利诺伊州北部的锡安(Zion, IL)看作是真正的锡安的一个非洲宗教运动,维基百科称之为“非洲锡安主义”或“锡安运动”。

本学期的《用诗篇和先知书讲道》一课一共只有三名学生,老师是锡安社区教会(Christ Community Church in Zion, Illinois)的主任牧师,师生四人倒也其乐融融。在此之前,我只知道锡安(Zion)是北面的一个小镇,我还知道那里有一个破旧的军事博物馆(我带儿子去过,陈列的装备都锈出洞来了)。我只道这是和费城(非拉铁非)一样,是随便用圣经里的地名取了一个名字。未料在课间闲聊中,Langley牧师告诉我们许多惊人的八卦。

这个名为Zion的小镇原来是以一人之力建立起来的,这位传奇人物就是John Alexander Dowie:苏格兰人,曾就读于爱丁堡大学(未毕业),先在澳大利亚被按立为公理会牧师,后受灵恩运动影响成为火热布道并主张医治事工的宣教士。当他来到芝加哥布道时,神迹和医治使他的布道会人数急剧上升(恰逢1893年芝加哥世博会,而他的“第一会幕”事工就在世博会入口处)。这使他得以开展他的伟大梦想:建立一个名为锡安的城市,使神在地上得以掌权。

阅读详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