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 职业

凯勒在《创世记查经》中论及基督徒择业观

在2010年微软从数码港搬到新园区的时候,我们在公司里的圣经学习小组开始使用提摩太·凯勒牧师2006年编写的创世纪查经教材:Genesis: What Were We Put in the World to Do? 这是一套对上班族尤其适用的查经材料,可惜没有中文版。电子版的出售方式尤其方便购买下载和打印。该材料颇为冗长,直到我辞职了还没查完。

我是无意中买到这份材料的,因为当时我正在准备创世纪的讲章,看到价格也不贵,就买了。自己看的时候受益很多。当时正在思考要不要从支持部门转去研发部门,很纠结。曾经想做管理,幻想我做了老板会怎么样。可是真的管了一个vendor团队的时候又发现管人对我来说很痛苦,也不享受(现在微软不这样管vendor啦,我们是in-house vendor管理的试验品),我就想还是去做技术工作。Keller在第二、第三课的信息里面都鼓励信徒要努力去发现自己身上神所赐的潜力和才干,这才是对神的创造负责任的态度。我就下定决心去找内部的技术性职位,因为既然人员管理不是我的才干所在,那这条职业路线也走不下去,何必为了一个“manager”的虚荣而硬挺在那里呢?这不是因私意而浪费神的托付吗?后来hiring manager跟我通电话的时候大概在通讯录里面看了一下我,发现我下面居然挂了20多个v-reports,还特意跟我强调这是一份不管人的工作。

“我就是不想管人,想管计算机!”我恶狠狠地说。

后来我发现,如果想管计算机应该去应聘test……

我尤其喜欢在第三课的时候,凯勒根据创世纪1~2章中根据“神的形象”和工作的托付而总结出的基督徒在决定职业的时候需要考虑的一些因素,特地翻译出来与大家共享:

阅读详细 »

直是少人行

在一个对自由肆意践踏的国度里,随意通过网络进口娱乐看个片子几乎是妇孺皆能的事。而在一个尊重自由的国度里要想重温下神奇国度的娱乐却不是件容易的事。好不容易观摩了国内正火的国产电视剧《心术》,除了暗地里叹息中国人又在改写另一个职业定义外,也想起另一部描述医生个人奋斗史的影片《恩赐妙手》。 两者都看过的人多半给后者贴上励志的标签,团契的组员也不遗余力地推荐各家的孩子们观摩,以期再造一个卡森。但我回想两部影片编者的用心并非一为缓和医患关系,一为激励贫儿自强谋幸福,而都将心意暗含在“信仰”二字中。看过心术最后一集的人一定觉得最后的感情戏不过是剩女勇斗小三成正室的狗血剧情,我却琢磨着编者刻意重复的所谓医者必须具备的信念不是其他,实乃是这个职业甚至其他任何职业所缺失的信仰。

我家在父辈那一代就人丁不旺,表弟和我在奶奶家一起长大,亲如家弟。因他生来瘦小,年幼时被送去体校练了一年体操,只求强身健体。后父母舍不得体校高强度的训练,也知成者不过千万之一,就又送回普通学校读书。正因着体弱的缘故,医生这个职业不知何时成了弟弟的理想。转眼七年学医之路,他已经是个二甲医院的医生。姑母强展颜,诉苦儿子一月不过二千五,日夜颠倒,瘦削的身板多件白褂罢了。虽是如此,言谈间还是为家中多了个医生欣喜,好似农家多了扛锄头的男娃。类似的故事支撑着一个又一个普通家庭的孩子开始医生的职业生涯,却没有一种力量支撑他们活在这个不断颠覆职业定义的社会里。有人说这是制度的问题,是教育的问题,是疯狂的国家扔出的一块石头,可绕了一圈拉过砸中的来一看,是人心的问题。

阅读详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