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 美国

新生活初瞥(3)

去参加小组的时候有人问我,你觉得美国的物价水平高吗?平心而论,和上海真的差不多。筹款的时候觉得去美国读书好贵啊,其实都是贵在学费和房租上了。假设我不是神学生,就是来美国做宅男,一个月全家的生活费和上海还真差不多。但是政府提供的公共服务——包括图书馆、公共设施、孩童的补贴等等——让你觉得住在这里是高性价比、物超所值。

最大的痛苦就是难以找到正宗的中国食品。我记得2006年我在华盛顿大学读交换项目的时候,曾经大言不惭地对招待我住的家庭说不用给我带饭盒,我中午就像其他学生一样吃食堂,结果吃了两天食堂就求饶了。在上海喜欢吃必胜客喝咖啡跟天天吃披萨完全是两回事,何况食堂的披萨跟中国必胜客的披萨还有很大差距。所以买菜和自己做饭、带餐盒是必须的。

刚到美国的留学生少不了要请人帮忙载自己去买菜,所以很多华人教会都有弟兄姊妹周日或者周六带留学生去买菜的服事。两次来美国读书,都让我思考教会如何做一个“欢迎者”,就是服事那些外地来到这个城市需要帮助的朋友。美国的华人教会在这方面做得很棒,无论在哪个城市,都可以看到中国教会的弟兄姊妹帮助留学生——无论是否基督徒——买菜、剃头、搜集家具等等。国内的教会呢?我们怎样帮助外地来上海求学、务工、退休或者是寻求职业发展的年轻人?不要说非信徒,就算是别人介绍来的基督徒,我们也更多的关心他是不是来聚会,而不是生活所需,更不用提家具物资了。不过现在来美国的留学生很多都是一到就买车,所以教会提供的帮助在很多人眼中也可有可无了。

阅读详细 »

8年后造访Homestead

第一次来HomeStead,是8年以前的事了。还记得Eric把我和Eddy拉到这里,我们还闹了笑话。

IMG_0045 by you.

我很喜欢Homestead,有如下原因:

阅读详细 »

微软一日游

首先,随便找一幢building喝免费的星巴克

Starbucks in office by you.

在园区的树林里穿行也比在上海爬佘山好玩,那郁郁葱葱的绿可以比得上杭州的山

阅读详细 »

再探Juanita Bay Park

Juanita Bay Park,是门口的一个公园,一个毫不出名的公园,估计地位和徐家汇绿地差不多。可是它的美一样毫不逊色。

各种各样精心设计的小路让人忍不住要进去看看尽头到底有什么:

IMG_0063 by you.

阅读详细 »

What’s in TechReady? 看图说话

先,到达酒店……大家都热爱技术:

IMG_0004 by you.

然后,八千人的大会场和宽屏投影技术:

IMG_0006 by you.

阅读详细 »

中国福音大会(4)

大会于今天结束。

        中午老朋友请我到外面去吃饭,吃完饭回到酒店的时候,看到整个大厅基本上已经冷冷清清,只有几个工作人员还在整理和包装。几个小时前还热热闹闹的展台、堆积如山的书籍、热烈讨论的肢体,似乎就像从来没有存在过。心里一阵酸。热热闹闹的大会就这样结束了,所有的感动、眼泪、决志,好像就发生在眼前,历历在目。

        交通的时候,很多人都会问“对你最有帮助的是什么?”,总是会有不同的答案。有人喜欢卡森的解经,有人喜欢于宏洁的交通,有人喜欢黄子嘉的幽默,但是我最喜欢的是一个研讨会“如何牧养教会”。选择这个研讨会的原因很简单,因为我认为反正大会是要出碟片的,所以所有的讲座和讲道都可以以后再看碟片,但是研讨会是必须亲身参加才有收获的。“如何牧养教会”这个研讨会有于宏洁、李秀全和李定武三个牧者作为主要分享者,大家可以透过递纸条提问题。其实我并不想提问题,但是听着听着,所有我认识过的、接触过的牧者一个一个都出现在我的脑海中。有时候我在想,将来神会不会呼召我全时间?不管怎样,那些我所有接触过的、认识的牧者,他们的爱和温柔是我所不能企及的。我现在没有这样地勇气和决心放下一切,我想目前神也不屑于呼召我,但是在那些牧者的交通和分享中,我觉得里面那个坚固的自我在一点点地破碎和融化,以至于在结束祷告中尽不能自已的流下眼泪。

阅读详细 »

中国福音大会(3)

花絮之一:

有人反映会场布置像文革批斗会:

花絮之二:

占座位已经无所不用其极。我以为自己一下子占四个座位已经很过分了,没想到还有人更加过分的:

阅读详细 »

中国福音大会(2)

福音大会进入第二天。 昨天提到的资料事宜,后来还是没有胆量去白要,只是旁敲侧击的问了问摊位负责人,像海外校园就说他们会把培训资料全部放到网上供大家下载,那么版权应该就不是问题了。但是我还是注意到,所有出版资料的后面都有一个©,意即版权所有,不得复制。什么时候这个©能够翻转过来,意即允许复制保留作者(“Copyleft”)就好了。 下午有一次偶然推开一扇门,突然看见一个人正想进来,我的突然开门吓了他一跳。仔细一看,这个人居然是于宏洁,一个我在影碟上看到过无数次的讲员,他的信息很多时候激励我和改变我。可是当这个只在电视机里看到的人突然出现在我眼前,而且距离我1米之遥时,我居然一下子说不出话来,憋了10秒钟叫了他一声……“陈牧师”……然后迅速溜走了。我想他一定摸不着头脑,或者以为我在叫别人。回想起来,我一定是把他和陈希曾搞混了,而且陈希曾也不是牧师,真不知道我当时嘴巴里在说什么。 参加大会有很多意外,其中之一就是碰到了大学时候的室友。当时我信主,但是没有见证,坏事照做不误,幸亏他当时不住校,不然恐怕就很难信主了——一有人传福音就想起我的坏见证。虽然遇见他让我不知说什么好,但是心里的那份欣喜是无法言表的。 华人基督教圈子很小,一些过去只在书里网络里看到的“名人”都在这里出现了,甚至还为自己的事工在摆摊子。到处都可以听到,“啊〜〜〜真巧……多少年没见了……来来来,给你介绍一下……”之类的对话。因为类似的话我也说了不下5遍。一方面,说明福音大会汇聚了很多正统和精英,另一方面,是不是也说明一些问题呢?怎么都跑美国来了?这个圈子是不是太小了?盼望明年在香港的福音大会是另一番景象。 说起今天的大会内容,我很惭愧,上午聚了会下午就忘记了。中午为了肚腹奔忙(疯狂购买囤积方便面)差点迟到聚会。现在要写文章,想起来了,早上是卡森博士(他分享的不错,很鼓励我,但是我不喜欢有一个机构过于高举他,声称是“最权威的新约解经”,用了好几个“最……”)的解经式讲道,具体内容……忘了;下午一个时间居然安排了八门“选修课”让我无所适从,真是太丰盛了。我想,讲道的内容以后反正会出CD,可以到时候和上海的弟兄姊妹一起看,研讨会是出不了CD的,就尽量自己去参加。 昨天说到免费资料的问题,有读者建议我去找大会负责人。唉,两千多人的大会也,我只是一个普通的信徒,都去找人家,人家不忙死?而且这些机构也不受大会节制呀。 话说回来,这是我参加过得最大大会了,两千五百人一起唱诗歌的声音,一辈子都难忘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