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

和孩子谈论罪

giraffe

早晨的天空多少带着昨夜西风刮过后的僵硬,雾霾轻扑其上,粉饰得恰到好处。从高处望去,那一点蓝色勾勒的眼影已经够了,足以有心情在早餐桌上谈论接下去的行程而不至失了胃口。小崽在高椅上大口嚼着面包,早餐的胃口总是不差的。

“我们要坐高铁去杭州看爷爷奶奶了,我真高兴。”也许坐高铁本身比见到谁更来得高兴,我仍为他能表达对家人的情感感到欣慰,“你还会见到好久不见的表哥,你们可以一起玩了。”我进一步帮助他回忆那些长年不见的亲戚们。“我们住在爷爷奶奶家吗?”小崽关心地问。“是啊,不过爷爷生病了,而且他还没有相信主耶稣。”游学在外时,子欲侍而亲不待的个中滋味如今归来时嚼在嘴中更是五味杂陈,因此孩子也常常在我们的祷告里品到那一味焦虑。“那爷爷如果不相信的话,是不是会下地狱。”“没错,在神所命定的生命年岁里,如果我们一再拒绝福音,结果就是地狱里永远的刑罚。那你相信吗?”孩子自然地点了点头。这种经过儿童主日学长期熏陶并基督教家庭影响下所流露的单纯并未让我释然。“你相信什么呢?”  “相信主耶稣爱我。” “还有呢?“孩子显然不明白我到底在追问什么。”除了相信主耶稣爱你外,你也要承认自己犯了罪得罪神,只有神能赦免你的罪,并且要离开罪。” “什么是罪呢?”孩子认真地问。

阅读详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