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 纪律

边界在哪里?

Oliver O’Donovan在The Desire of the Nations里面这样描述中世纪的“政教分离”制度:

皇帝虽然不干预教会的事务,但这并不表明他的事务教会不介入。安波罗修提醒西罗马皇帝维伦廷念说“在信仰的事上”他还是在主教的权柄之下的。教会期望皇帝做一个好的“基督徒”皇帝,当皇帝没有体现出“基督徒”的特质时,教会有权利责备他,有的时候是道德问题,有的时候是教义问题。(p.200)

所以,皇帝是一个基督徒,但是在执行一个教会以外的工作(“君王”是他的世俗职业),在教会认为皇帝没有做到基督徒的职责时,教会有权对皇帝采取教会纪律行动。教会没有直接干预政府的运作,但是教会通过对皇帝的影响左右了政治。这显然不算“政教合一”,那么请问,这是“政教分离”吗?

阅读详细 »

还是食言&一些读经问题

今天起床时间9点15分。我是个烂人!!!我继续宣布我明天要6点起床,要是起不来,大家就打爆“我真的不酷”的狗头好了。

今天读以弗所书6:1~9,有几个问题希望知道的同学可以解惑:

  1. 做父母的“不要惹儿女的气”是什么意思?不惹儿女生气吗?那好像不太可能。那岂不是要把儿女当皇帝供着?
  2. 以弗所书里面的主仆关系是否能应用到今日的雇佣关系呢?因为里面提到对主人要“恐惧战兢”,而今日的雇佣关系中,特别在欧美企业,上下级是在人格上平等的,何必要“恐惧战兢”呢?顶多只是尊重和顺服罢了。另外,书里也讲到“甘心服事,好像服事主”。我知道服事主是不能改变的,因为我们不能即服事神,又服事玛门。那么如果在企业里服事老板也要“甘心服事,好像服事主”,是不是就不能跳槽呢?有没有要忠心的意思呢?我的问题的关键是,以弗所书里面的主仆关系到底是尽指当时的奴隶制度下的主仆关系,还是能够应用到今日的雇佣关系。如果是后者,那么是全部应用,还是部分的应用?

以上愚蠢的问题,有想法的同学可以留个言分享分享。

又一次食言

昨天晚上在MSN上宣称今天要六点起床,读圣经、吃早饭、跑步、洗澡,然后开始工作。

可事实是,早上我5点55分醒过来(感谢主),看了一眼表,决定闭眼五分钟,等到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已经6:35了,既然已经晚了,不如明天再来,于是再次闭眼,最后7点45分起床……

后悔啊~~~

于是我重新宣布,明天要六点起床,读圣经、吃早饭、跑步、洗澡,然后开始工作。

保罗说,“凡较力争胜的,诸事都有节制。” 我却节制不起来,这样下去,开学后一定会精神萎靡的。我希望做一个有纪律的人,像军人那样有纪律的人,在世上为神打那美好的仗。

就像这个男人说的一样……

阅读详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