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 福音

移动的尼尼微

本文蒙编辑修改后发表于《举目》官网“言与思”专栏,下文为原稿。

从外面回到家,发现餐桌上放了一张从来没见过的福音单张。

“哪儿来的?”出于传道人的“职业敏感”,我仔细翻看了一下单张检查是否有教义性错误,还好,没有发现什么问题。

“地铁上发的。”妻子回答说。“一个中年妇女,一边大声说‘天国近了,你们要悔改’、‘信耶稣,得永生’,一边给伸手要的人。”

“喔。”我耸耸肩,没想到还有在地铁里这样传福音的。

妻子把她所目击的这一场景发到教会的微信群里,引发了小小的讨论。有的人认为她这样在地铁上大声传福音,会让人对基督教有反感,可能这个人以后再听到有人传福音就不想听了呢。也有的人认为,她的火热值得赞赏,我们不该以福音为耻。 阅读详细 »

书摘:关注第二次来教会的朋友

为了获取经验和了解,我们也有时拜访一些美国教会,特别是在复活节、圣诞节、受难日之类的日子。每次去,也都会被邀请填写访客卡片。美国教会不会像中国教会一样在聚会结束时邀请访客站起来做自我介绍(这里不由得要赞一下活水教会LWEC,这是我见过访客介绍最专业的教会:摄像机会给自我介绍的访客做特写拍摄并投影在大屏幕上,同时将他的姓名、城市都打上去;而有的华人教会则为访客唱欢迎歌有时让人尴尬。),大多数美国教会都是填了访客卡、收到了就算了。有两家美国教会:Harvest Bible Chapel和Willow Creek,会一直给拜访过、留下信息的朋友发电子邮件介绍最近的事工,邀请参加他们的午餐会、野餐会、特别讲座等等。有一间中国教会甚至还在春节的时候给访客寄送贺年卡片。

但是《每一个牧师都应该知道的101件事》认为,仅仅关注第一次来教会的朋友还不够,更应该关注第二次来教会的朋友。

阅读详细 »

柴玲所传的福音(3):传福音的借鉴

我的叔叔是一个对政治很感兴趣的人。在我还是初中生的时候,他每次来我家吃饭都会在饭桌上跟我爸大谈政治秘闻,并神秘兮兮的从包里掏出一本不知哪个地摊上买来的中南海八卦文学。大学毕业后我就搬离杭州,从此未能有机会以一个成年人的身份与他谈论政治。某年春节回家过年,他突然跟我说他知道基督教是怎么回事了。我大惊,心中感谢上帝带领人跟他分享福音。结果他跟我大谈了一通三自、家庭教会的区分和中共如何镇压基督教。呃……说的是没错,可是这不是福音信息啊!

追问之下我才知道,在他住院疗伤的时候,有一群基督徒来病房为病人祷告。我叔叔是个十分健谈的人就跟传福音的弟兄聊上了,可能那位弟兄也难得碰到一位福音对象如此健谈,顿时大吐衷肠。吐衷肠的结果是我叔叔完全不记得福音的信息是什么,但是记住了三自、家庭、逼迫等跟政治有关的话题。

阅读详细 »

汉字真是圣经中的神对中国人的启示吗?

“汉字是上帝对中国人的启示”启示并不是新鲜的观点,而是在1980年代兴起,经《神州》电视系列片而广为传播的一种说法。本文是我在宣教课上的一个作业,但并不是旨在完全推翻或者反对这一理论,只是对这一理论提出质疑;作为基督徒,也并不是我“胳膊肘往外拐”,而是对“求真”的追求。试想,如果这一理论并不成立,那么宣传它或者靠它传福音岂不是自取其辱吗?

我并不是语言文字专业的,所以只能提出一些疑问,但不能解答这些疑问。有疏漏错谬之处,请多多指教。

Slide1

阅读详细 »

成为神的儿女

这个主日是圣诞节的主日,普天下的教会甚至普天下的商人都在一起过这个节日。我在和美国同事开电话会议的时候,老美问我“你们中国人怎么过圣诞节?”,我说“圣诞节不是公众假期,但是因为你们美国人都去过圣诞节了,所以我们效率下降了,很多人都请了年假去休息了。”。他说“街上呢?有没有很浓厚的圣诞气氛?”我说老实话,我也在美国生活过几个月,我们这里有几个在美国读博士的基督徒,我感觉在上海、在市中心,圣诞气氛跟美国可以说是不相上下。在港汇门口的路灯上有天使吹号的彩灯,我甚至听到地铁站的广播里有非常纯正的基督教赞美诗——当然是英文的,但这在美国很多商家都不敢放,因为怕“政治不正确”。今年圣诞节费城交响乐团在美国的梅西百货演出包含了一首亨德尔的弥赛亚就遭到很大的反响。甚至为了政治正确,他们也不再称圣诞节为圣诞节,比如你去Google的首页,它不敢说Merry Christmas,只敢说Happy Holiday。所以这段经文对今天的基督徒特别有意义,我们在这个时刻要回溯圣诞的起源,不是北欧的驯鹿,不是挂着袜子等候礼物的小孩,不是盛大的购物狂欢,更不是白胡子的老公公,而是一个宁静、清冷的深夜,在中东地区的沙漠边缘的旷野中的小村庄里。(我们在座的有多少基督徒,多少是还没有信主的人?)

我在圣经中找到一段关于圣诞的描述,我想成为今天劝勉各位基督徒和朋友的经文。我们一起来读约翰福音一章9到13节:

那光是真光,照亮一切生在世上的人。他在世界,世界也是藉着他造的,世界却不认识他。他到自己的地方来,自己的人倒不接待他。 凡接待他的,就是信他名的人,他就赐他们权柄,作神的儿女。这等人不是从血气生的,不是从情欲生的,也不是从人意生的,乃是从神生的。道成了肉身住在我们中间,充充满满的有恩典有真理。

我想从三个方面来分析和应用这段经文,我盼望神使用这段经文让我们无论你有多么丰富的圣经知识、信主多少年,都能够从今天的信息当中将自己的信心和生命与这位降卑、道成肉身的耶稣基督相连结,正如约翰在这里对我们的宣告。

阅读详细 »

耶稣的比喻3:按才干接受托付

今天我们要交通的第三个比喻,是在经济学界炒得很热的所谓“马太效应”,具体在马太福音25章14节到30节。我们用启应的方法来读,请弟兄读一节,姊妹读一节。

这个比喻在经济学界被称为“马太效应”是因为他的钥节:

凡有的,还要加给他,叫他多余;没有的,连他所有的也要夺过来。

经济学者们把这句话解释为经济领域里的“弱肉强食”效应:占有垄断地位的企业越做越大,中小企业面临倒闭破产或者被收购。其实耶稣的原意是不是这样呢?如果我们这样来理解这节经文,以为有能力的人就要领导教会,没有能力的人就要安心做信徒,那我们就犯了断章取义的错误。

在这个比喻中,我们首先还是要从比喻本身的解释做起,而不是一下子跳到最后。首先喻体有哪些呢?

  • 人物:家主——耶稣,仆人——基督徒
  • 物件:家业——狭义的可以指教会?广义的可以指世界,即基督徒对世界有宣教和挽回的责任;银子——我认为银子在这里指的是广义的才干和资源。首先在这个比喻里,银子是按着才干给的,也就是说银子的多少和才干的多少是等比例的;其次我们看路加福音19章一个类似的比喻,在那个比喻里,每个人都是十锭银子(耶稣在不同的场合下,用不同的诠释讲了同样的道理)。马太福音的比喻是对门徒说得,强调才干的差异带来责任的差异,路加福音的比喻是在撒该的家里对很多人说的,强调的是人人都有才干和能力被神所用。
  • 事件与场景:家主要往外国去,托付家业给仆人:指的是什么呢?我认为从后面一点来看,这里指的是基督升天,离开门徒,留下这个世界的宣教责任交给教会。家主从外国回来,和仆人算账:指的是什么呢?从上下文来看,前面讲了十个童女的比喻,再往前讲到人子必驾云降临,信徒要警醒准备,所以家主回来和仆人算账,指的是基督台前对各人工作的审判。

阅读详细 »

《给国华的信》——我见过的最优美的福音文学

D6-4 l_D7-3

我很少用“最”这个词来,一般我会说,“比较出色”或者“最……之一”。但是对于这套小册子,我不得不说一个“最”。我第一次看到这本小册子,是一位外国弟兄给我看的,看完了第一册才能跟他换第二册,现在回想起来,当时的资源匮乏倒也造就了不少读书的好习惯。如果搁在今天,只要身边有一个朋友表示了对基督教的兴趣,一大堆的《游子吟》、单张、《科学与信仰》砸过去,估计人家半年都缓不过劲儿来,哪有我们那时候读一本换一本的劲儿啊。所以我个人一般是不一次送两本书以上的的。

阅读详细 »

今天的家庭日有点失败

今天我们在家里邀请过去的同事和朋友来共度圣诞。按原先说好的,波波有五个名额,我有五个名额。按原来的设想,大家一起包饺子,然后做游戏,然后唱圣诞歌,分享一年的领受,放一个短片,分享圣诞的真义。

但是周六从一开始就陷入忙碌中,先要准备周日的讲道,然后要去超市买晚上的面粉和肉馅。买回来后谢慕溪开始哭闹,一边抱着谢慕溪一边发愁周报什么时候写。后来有时间写周报,周报写好了以后朋友们就开始来了。所以对短片的内容、游戏、歌曲之前都没有做任何的准备。也无法进行。 阅读详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