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 祷告

操练与孩子们一起祷告

(注:本文是我参加儿童事工实习时牧师给我的讲义,蒙允翻译)

祷告是我们与神的关系中非常重要的一部分。

原则:

  1. 圣经没有要求我们祷告时必须闭上眼睛、合上双手,但是这样做会帮助孩子专注祷告而不会被其他事情分心;
  2. 孩子会以你的祷告为榜样;
  3. 孩子会从你的祷告中认识神和神的属性;
  4. 做简单的祷告:用简单的词汇、简洁的概念,不要祷告太长时间否则会失去焦点。记住:孩子会听你的祷告并以此为榜样;
  5. 当孩子们自己祷告时,有时候他们可能会重复他们其他情形下的祷告(“感谢主给我们食物,阿门”),有些时候他们会复制他们听来的祷告,也有时候他们会说一些莫名其妙的祷告(“求神保守我脱离床下的怪兽”)。神知道他们只是孩子,神爱他们和他们的祷告。当他们成长时,他们的祷告也会成长。

阅读详细 »

2013-03近况分享

亲爱的主内家人,

       今年芝加哥的冬天显得特别漫长,直到现在——4月中旬——天气预报仍然显示有降雪概率,树枝也一直都像铅笔画里面一样,黑压压的而没有一丁点绿色的可能性。然而就在某一天我去散步的途中,发现路边的泥土里已经钻出了蓝色的小花。妻子说这些小花早就有了,只是之前总是脚步匆匆的直扑图书馆,根本无暇去注意路边发生了什么罢了。

       近日读了比较多美国教会历史的书籍和文章,感慨我们总是容易把目光注视在一些“伟人”身上,例如爱德华兹、怀特腓、卫斯理等,但却忘了在大复兴当中还有无数默默无闻的传道人。他们没有这些“属灵伟人”那样受人尊重、前呼后拥,他们的神学也不是那么无懈可击,他们的讲道、恩赐、为人、品格或许不符合我们心中对“奋兴家”、“好牧人”的理想标准,但是他们默默的奔走在开拓时期的美洲大陆上,有的死在暴徒和淘金客的手中,有的殉道于印第安人的弓箭下,有的因为风餐露宿而英年早逝,但是如果没有他们的辛勤和忠心服事、单靠几位“信心伟人”,美洲大陆的属灵复兴是不可能发生的。美国教会史的老师讲到因为风餐露宿、野外条件恶劣,循道会的巡回传道人平均年龄只有四十岁,这让我肃然起敬。出来读神学之后,眼界大大拓宽了,也接触了很多以前在网上、杂志上、视频里才能接触到的机构、传道人,总是觉得能做一番大事。但是这些信心的见证人,就像路边的蓝色小花一样能让我安静下来。我想如果神能用我忠心的服事和爱一小群人,按照神的心意在他们中间建立可传递的生命和信仰,这就是我莫大的福分了。

Why Pray if God is Sovereign?

注:这是《系统神学I》的课程论文。

I. Introduction

In spring of 1949, right before the communist army went across the Yangtze River to attack the constitutional government of Republic of China, a group of Christians gathered in their normal prayer meeting in Shanghai, led by famous minister Watchman Nee and his disciple Witness Lee. The topic of that night’s prayer meeting is about the upcoming threat from the northern communist army and the stability of the country. “Lord, please leverage the Yangtze River as the Great Wall. Stop the communists from attacking the south. If they go across the river, O Lord, drown them just like you drowned Pharaoh’s army for Israel.” Not only had those Christians in Local Church prayed this prayer but also majority of Christians in southern China prayed like this.

However, the outcome was not optimistic. The communists went across Yangtze River in April 1949 and the constitutional government was defeated and withdrew to Taiwan. All foreign missionaries were driven out of the country, and majority of the ministers who refused to join the state-controlled church were put into prison. Watchman Nee was judged, condemned, and sentenced in 1956 to fifteen years’ imprisonment. He died in confinement in his cell on May 30, 1972.

阅读详细 »

祷告:事工的动力

今天早晨我想要借着圣灵的工作和神的话语和大家交通的信息,是想激励弟兄姊妹在每一周里面能够恳切的为教会的领袖和同工,以及教会的各项事工,为教会的传福音,为主日学,为将要受洗的弟兄姊妹,为聚会的安全等等而祷告。我想知道现在在大家的灵修生活中,有没有每天祷告的操练?有没有为除自己以外的事祷告的操练?有没有为教会祷告的操练?有没有为教会的同工祷告的操练?

在我准备这个信息的时候,我对结果是比较悲观的,因为我相信如果有很多弟兄姊妹为教会、教会的工人、教会的事工祷告的话,教会的景况绝对比现在要火热,比现在要更有激情、更有力量来向这个世界宣教。但是仅仅从祷告会的人数而言,感谢主,我看到弟兄姊妹对祷告的认识和对祷告的热情在增加。我还记得在最凄惨的时候,有一次只有两个人参加祷告会,那段时间也的确是我们处于最低潮的时候,很多弟兄姊妹对神没有热情,对教会没有负担。但是感谢主,其他教会为我们祷告,甚至差派人来到我们的祷告会,为着弟兄姊妹冷淡的状况而祷告,神就开始改变这个状况。神借着我们的祷告来开始激励一些弟兄姊妹重视祷告、看重事奉神的福分,我们也随之成长。有人说祷告会是教会的温度计,主日的崇拜可以有上百人,但如果祷告会是冷冷清清的,那么说明这人数的庞大只是基督身体上的“肥肉”而已。肥肉要经过事奉的操练才能变成肌肉。教会是基督荣耀的身体,教会要在这个世界里为基督作有力的争战,对弟兄姊妹的生命作有力的支持,就需要每一块基督身体上的肉来服事、来操练,才会建造一个有力的身体。在祷告会人数最少的时候,我曾经向神祷告,我希望我们有一个健康的体温,那就是祷告会人数能够占到教会成员的36%,我也请大家为这个目标而祷告。

阅读详细 »

一切从祷告开始

在十一假期以前,我和大家交通了两个教会的核心价值观,第一个价值观是人人皆祭司,即我们每一个人都是被神呼召出来在不同的领域见证神、荣耀神的器皿。祭司包括但并不一定是教会里面的领袖,祭司可能做的工作并不起眼,甚至繁琐、被人轻看,但是神看每一个他用生命所买赎来的灵魂都极其宝贵。我希望每个基督徒都明白,我们被召乃是为了来事奉神,而不是为了得救恩。如果你把称为基督徒单单当作是得了救恩能上天堂,那你的信仰是非常肤浅的,因为你把自己当作基督福音的中心。基督是福音的中心,神是我们的中心,而不是相反。第二个价值观,施比受更为有福,神喜悦我们付出甚于喜悦我们收获,施是生命成熟的象征。“施”还没有成为大多数中国基督徒的生命的一部分,是因为我们习惯于储蓄的文化,我们原有的价值观当中那个封闭的、稀缺的经济学并没有转向神的丰富经济学,所以我们担心施出去以后自己的匮乏。但是神告诉我们,施比受更有福,是因神是那位丰富供应的保证者。神甚至允许我们用十分之一奉献来“试试”神“是否为你们敞开天上的窗户,倾福与你们,甚至无处可容”(玛3:8~12)。你是一个会施的人,还是一个只受的人?你来到教会里,是一个消费者,接受其他弟兄姊妹的服务,还是一个参与者,不但接受,也有付出?

阅读详细 »

寡妇和法官的比喻

经文:

路加福音18:1~8

耶稣设一个比喻,是要人常常祷告,不可灰心。说:“某城里有一个官,不惧怕神,也不尊重世人。那城里有个寡妇,常到他那里,说:‘我有一个对头,求你给我伸冤。’他多日不准。后来心里说:‘我虽不惧帕神,也不尊重世人;只因这寡妇烦扰我,我就给他伸冤吧,免得她常来缠磨我!’”主说:“你们听这不义之官所说的话。神的选民昼夜呼吁他,他纵然为他们忍了多时,岂不终久给他们伸冤吗?我告诉你们:要快快地给他们伸冤了。然而人子来的时候,遇得见世上有信德吗?”

前面Philip弟兄和大家交通一个比喻,是一个不义的管家,今天我们读到的这个比喻,是讲到一个不义的官,更有意思的是,这个不义的官,其实是对比公义的神。因为连不义的官都能这样回应祈求,何况这位公义又慈爱的神呢?在圣经中很少有这样的比喻,即用一个反面的比喻,来让听众正面的思考。所以弟兄姊妹,这是一个反喻,目的是要我们正面的去思考并抓住其精意。

那我们先来看主耶稣讲这个比喻的目的是什么?在第一节圣经就写得很清楚:要常常祷告,不可灰心。所以“恒切”是这个比喻的所要让我们认识的第一个祷告要素。

我们看这个比喻中的寡妇,她的祈求是非常恒切的,就像那些“上访者”一样。我们分析这位寡妇的“恒切”,有以下原因:

1. 她所求的事对她非常重要,她愿意为这件事而常常摆上努力。

2. 她是寡妇,没有其他社会关系,向这位官去祈求是她的唯一出路。

3. 她有恒心和毅力,可以说是一个固执的人。她明知这个官是不惧怕神、也不害怕舆论的,但是她仍然坚持去求。这里没有说她是不是犹太人,但是很有可能,她这样的坚持,是因为她相信神最终掌权。

阅读详细 »

平安夜 . 祷告会

寒风,阴冷。偏居闹市一隅,没有人潮的温度,连工地也安静了。不知是否离喧哗的中心太近的缘故,我在这里竟然触摸不到一丝圣诞庆祝的热度,好像一锅上桌许久的水煮鱼,待到吃时,凑近一看,是冷的。翻开各大媒体的评论,这个圣诞注定是萧条的,因为世界都萧条了,那些装饰在树上的空礼物盒们再没法给需要物质温度的人带来欢喜。走在去祷告会的路上突然想到我们的圣诞聚会也比往年精简了许多,不是有意删减内容,而是发觉人心筹算的多半是物质的吸引,教会所竭力而为的也不过是在我们以为富足的信仰外裹上更厚的物质糖衣。人都说好好好,回头却少见得救生命的踪影。所以,倒是今年简单的一个聚会虽没有人接受呼召,心里却坦然。因为我相信在精神的贫乏里觉得饥饿的人更会思想,更需要理智情感并重的决定。人的眼目不再留恋于流光溢彩的橱窗和价钱高得离谱的奢侈品时,他或许会转向里面破落的心灵吧。 阅读详细 »

冷清的祷告会

參觀完NASA之後,弟兄帶我去參加本地教會的禱告會。但出乎我預料的是,禱告會只有寥寥數人,幾乎是同工會的一個子集。和我在西雅圖經歷的火熱禱告會相比,對我的落差太大,心裏便有些不快。回想上海我們聚會的禱告會,雖然比不上西雅圖,但是無論從人數還是比例都比這裡強。心理便生出幾分驕傲來。聖靈大大責備我說,“是你的功勞嗎?”當然不是!希望看到這篇文章的奧蘭多弟兄姊妹不要生我氣,禱告會的冷清是一個事實。不單是這個教會,不但是我們上海的聚會,我想對很多的教會來説都是一個客觀現象。

       有一次看書,書中說“禱告會是教會屬霛生命的溫度計。”雖然不是絕對,但禱告會的人數的確是一個重要的衡量。主日的人再多、做的事情在多,若不能夠同心合意的在主面前求,縂不能掩蓋教會團契的缺乏和與神關係的脫環。我對禱告會最初的印象來自于讀大學的時候參加杭州的一個家庭聚會,那時弟兄帶我去,早上7點多就開始禱告,一圈人跪在一張草席上,草席下面是水泥地。從7點禱告到8點半,禱告的内容全部都是爲了國家和中國教會,或者是讚美和感謝——沒有一句禱告是爲了自己的事情。甚至有姊妹哭出聲音來。我當時覺得毛骨悚然,實在無法適應,畢竟信主時間還不長麽。後來弟兄告訴我,這些弟兄姊妹早上5點多就開始禱告了,一直禱告到聚會開始。讓我非常地驚訝,但是也從此對禱告會敬而遠之,我無法想象在水泥地草席上跪那麽久,我覺得我會瘋掉的。第二次對禱告會有深刻印象,是在西雅圖基督的教會(SCA),當時去美國出差,弟兄姊妹帶我去禱告。大家也是跪在地下室的地上,先交通彼此的需要和教會的需要,再開始禱告。那一次的禱告會,我也是咬牙堅持到結束的,但沒有那麽抵觸了,因爲確實知道禱告很重要。第三次對禱告會產生正面的印象,是去韓國的弟兄告訴我,韓國教會早上5點開始禱告一直禱告到上班前,而且教會坐得滿滿的(他的描述比我寫的生動的多)。我當時正在讀韓國教會的復興史,感嘆于韓國基督徒的多和熱心。所以聽到韓國基督徒禱告會的熱切時,自然而然的把這兩者聯係起來。韓國的復興不是人能夠做的,那神爲什麽把這個作爲賜給韓國而不是中國呢?當然可能有很多原因,但是禱告必然是重要原因之一。

阅读详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