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 神的儿女

Day 20 祂使我与祂同列 | 相遇家谱

家谱,岁月传承的家世档案。 或为寻根留本,或为增知育人,也或为祭祖敬宗。在我印象中,一族一家之谱若不是已烂成朽木埋进土里,就是锁在宗祠里,待哪一代子孙光宗耀祖之时才召聚人马,修谱追根。近日探访公公,却意外得到夫家的家谱。外子作为家族长孙,恭敬接续修私谱之重任。我借来一阅,才知其中文章。

外子的家谱可溯源到宝树堂的谢家,也就是东晋淝水之战谢玄一族。可有趣倒不是外子祖上显赫,而是他们这一支的延续中竟是从入赘谢家开始 。谢国荣公,德配范氏,只生的一女。于是配了一位赘子,延续谢家香火。家谱记得粗略,并未对当时婚配双方的地位、财产有明细罗列,但入赘在当时即意味着改姓。因此从古时婚配风俗可以想见这一桩婚事的利害与不相称。
阅读详细 »

Day 18 大山里的神的儿女|相遇湘西记忆

我二十岁的记忆里除了湘西的黑山白水,什么都没有留下。

我有时大清早地醒来,以为自己还住在山城人家的楼上,一盏吱吱呀呀的吊扇在头顶不停地转着,把吊脚楼的炊烟挥散在我的记忆里,和着那一铲铲炒辣椒的麻利劲儿,一条白日照到遍的长街,从城门蜿蜒到山脚、到溪水边,一径铺到我的床前。那年我心生了要离开家的念头,我和伙伴结伴要去北京学GRE。但我的努力从遥远的湘西边城开始,就注定了这场逃离无法成功,因为我的心被收进了金鞭溪边的萤囊里,钻进了走不出的大山里。
阅读详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