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 电影

辩护人

据说这部电影是以已故韩国总统卢武铉为人物原型而加以创作的,事后维基百科了一下,果然如此:卢武铉是因为在釜林事件中参与辩护而走上了民主运动的从政之路,这一点倒是和陈水扁非常相像:后者也是因为美丽岛事件而进入公众视野。釜林事件时的韩国和美丽岛事件时的中华民国具有高度的相似性:都处于尚未止息的战争状态,都处于敌对方意识形态和武装力量的空前威胁之下,都是以特殊时期的配套法律为名(韩国的国安法,中华民国的动员戡乱时期临时条款)践踏宪法和民权,同样这两个威权主义政府也都有发自肺腑的拥护者(例如电影中的车东英警官,因着父亲被北朝鲜杀害而尤其反共)、有无动于衷的旁观者、也有大声疾呼的反对者。

阅读详细 »

闲话民国(2)——我看《建党伟业》

当我提出我想去电影院看《建党伟业》的时候,我的朋友们都以为我脑子有问题,因为谁都知道这是一部他们为自己歌功颂德的电影。当他们用纳税人的血汗钱制作电影歌颂自己、再用纳税人的钱让大中小学生部队官兵乃至自己的公务人员花时间去看再次歌颂自己的时候,我作为一个已经付了钱歌颂他们的纳税人,再一次自己掏钱去电影院,确实有点奇怪。

很多朋友知道我对《建国大业》冷嘲热讽,更无法理解我对《建党伟业》如此热衷。其实不然,《建国大业》所呈现的历史是1945-1949,正是国共内战争天下的时候。在前文中我曾经述及对于国共两党而言,宣传战中的一个重要因素就是谁是国父的真儿子,也就是谁是新中国的问题。国民党一方认为,民主宪政才是新中国(蒋中正在《抗战胜利告全国同胞书》中指出“建立三民主义新中国、推行民主宪政还政于民”);共产党一开始在宣传上也认同国民党的观点(《这样一个民主的新中国就一定要实现》,新华日报,1945年7月3日),但是在夺取政权后又宣告“旧中国灭亡了,新中国诞生了”(1949年9月22日《人民日报》社论),因为新中国的“新”是指“社会主义制度和人民当家作主的地位”。既然如此,在《建国大业》一片中,他们就要竭尽全力的表演“新”的优越性,对于为何中共战后突然出现在东北、谁先发动内战、自己曾经对美国式民主的强烈向往(至少在当时如此)、以及为何不参加制宪国大等等要不语焉不详,要不就用自己的历史取而代之。这样一部涂抹历史以自娱的电影,去看它无异于自取其辱。

阅读详细 »

不高尚的革命者

如果革命者没有瞿恩的理想主义,会失望吗?

今天去柯达影城,本意是用掉外服赠送的、一个星期内就要过期的电影票抵用券,但被告知抵用券只能在全价场使用,也就是说我们白跑了一趟。不过想想看半价场也能省100块钱,那就看了吧。一共有三个选项:2012——看完要1点半、三枪——看到那几个像福娃似的海报我就想吐、刺陵——我不愿意让穿越的童话因为电影而破灭,那就还是看《十月围城》吧,Jacky看因此跟我津津乐道了好几天呢。

回想起儿时看电影的经历,那票价几乎是现在的百分之一。我迄今还记得父母带我去电影院的时候,我喜欢他们各抓住我的一只手,像拎吊篮一样把我吊在中间向电影院走去。我印象最深刻的在小镇电影院里看过的电影是《霹雳舞》、《少年犯》、《咱们的牛百岁》,后来到了城市才看了80年代一些非常优秀的电影作品如《红衣少女》、《城南旧事》、《一盘没有下完的棋》、《芙蓉镇》、《高山下的花环》等。似乎曾经有一段时间是中国电影的高峰期,那些有深度的作品今天再也看不到了。和《高山下的花环》相比,今天的军旅主题电视剧里最大的反角也不过是一个思想顽固拒绝变革的副军长之流,而且这厮最后一定会被科技强军所改变云云。

阅读详细 »

Horton Hears a Who

一个有趣的电影,无意之中看到的。本以为自己已经过了看动画片的年龄,却被剧情深深的吸引,在演职员表缓缓上升的时候又有恋恋不舍的感觉。上网一搜索,才发现无论是电影、原著还是作者都有很多料可以挖。

电影讲了一个极具想象力的故事:大象霍顿听到一粒灰尘中传来求救声,原来这粒灰尘就是一个星球,星球上居住着呼呼镇的居民。霍顿作出了承诺要把这里灰尘送到安全的地方,而森林里的成年动物们都嘲笑霍顿,认为他疯了。进而袋鼠认为霍顿在传播一种有害的观点,因为灰尘里的生物“看不见、听不见、也摸不到,就不存在”,而霍顿认为“一个人就是一个人,无论他有多小”。袋鼠(代表家长委员会)为了让霍顿停止毒害青少年而发动全森林的动物围剿霍顿并消灭这粒灰尘。呼呼镇的居民最后都尽力帮助镇长(一开始只有他相信霍顿说的,他们居住在一粒灰尘上)发出巨大的声响而使迫害霍顿的动物们听到,最后相信了霍顿。一个喜剧的结局。

查阅维基百科发现,作者Dr. Seuss在美国是妇孺皆知的儿童文学作家。《Horton Hears a Who》在他的本意中是反对美国的孤立主义并支持国际主义。在反堕胎组织中,大象霍顿的“A person is a person, no matter how small”成为反堕胎支持者的签名档,以至于让作者非常恼火——因为他认为人们误用了他的作品。又有报道说,有牧师认为Seuss的作品中含有神学的比喻,当然,作者基金会的官方发言人认为人们会“over-analyzed” Seuss的作品,可能正如中国人费尽心力去研究红楼梦一样。

阅读详细 »

谁是最早的基督徒形象?

晚饭的时候和ZBB谈到谁是我们心目中最早的基督徒形象呢?答案跃然而出:呼玛丽。

呼玛丽何许人也?六、七十年代及以前生的人对她一定不会没有印象。读一读下面这首诗吧,它曾经被我抄录在日记本的扉页上。我一直反感诗这种文学体裁,认为其言之无物,纯粹用象声词消耗字节数。然而这首诗或许不一样,它是一个时代的象征:

阅读详细 »

《士兵突击》是一部好片子

      两年多前看的原著,网络上首先发出来的,作者兰晓龙。当时就觉得要是能拍成电视,绝对比《DA师》之类的娘娘腔片子好看多了。虽然不知道解放军是不是真的像小说里写的那样厉害(我对此持怀疑态度),但就一本书里面没有出现一个女性而言,这就是一部好的军事题材电视。

阅读详细 »

《异域》:大时代中苍凉的悲歌

睡觉前随便挑了一张碟放到DVD机里面,竟为它看到眼眶湿润,早上起床后第一件事就是想把它看完。这部电影叫做《异域》,导演朱延平,1990年上映。

正如片头所说的,这部电影是为大时代而拍,为大时代而做。“大时代”这个词,似乎已经离这个年代的人很远很远,现在的人已经习惯了繁荣和所谓“和谐”,不再有为国为民的“侠之大者”,也不再有投笔从戎的爱国青年。从腐烂中生出来,又在腐烂中死去。如果我生活在大时代,我会做什么呢?或许我也和很多普普通通的青年人一样,在一个小城市里读书、当公务员、被战争推来推去,最后可能轮不到撤退台湾的资格,在政治运动中成为一个麻木的中国人;也可能,如果我正巧看到黄埔的招生广告,我想我会去考黄埔,即使考不上也在广州——国民革命的中心——谋一个小小的文职,为国为民好好的做些什么。但是谁又能知道呢?或许我会被共党蛊惑,也来个“起义”、“兵谏”什么的,接着像张学良一样在后悔中度过余生。现在看蒋中正当年作品的时候,越来越理解和同情那个孤独的委员长,作为国家的领袖,有几个将领和官吏真正理解他为国家的付出和谋划?纵然他有力挽狂澜之心,分崩离析的国民政府和地方势力也不容他大动干戈。这是大时代的悲剧——优秀的领袖、热血的青年和官吏,然而内忧外患加上腐败透顶的高级官员容不得这个病人好好来调理自己。

我渴望生活在大时代,做一个轰轰烈烈的人

电影推荐:The Second Chance

非常不错的基督徒电影,推荐服事教会的弟兄姊妹都可以看一下。VeryCD和射手网上提供的字幕和圣经原文以及基督徒常用的语态有所出入,我修改了字幕文件。新的字幕文件可以在这里下载

http://www.esnips.com/doc/3f9f8507-b377-4176-b41f-fda81bfd8be3/The-Second-Chance-Subtitle.srt

电影描述了两个教会之间的合作与同工。Rock教会是Second Chance教会的母堂,主任牧师亲自植堂了Second Chance作为富裕基督徒对于城市贫穷地区的事工。每年Rock需要投资几百万到Second Chance进行事工。Rock是一个非常有世界宣教异像的教会,而Second Chance则立足本地,解决很多社会问题如妓女、毒品、子女教育等。Rock的主任牧师的儿子在Second Chance做助理牧师但是无法习惯SEcond Chance教会的做事方法。而Second Chance内部也有很多问题,信徒不够成熟、彼此论断,甚至祷告的时候为自己的彩票求告,令牧师头疼不已。

阅读详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