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 生活

糗事005:零陵路历险记

WeChat Image_20171124172426

首先,我在闲鱼上卖掉了一对音箱。

其次,为了发这对音箱,我在淘宝上买了气泡膜和纸板箱,由于双十一,等了三天才收到。

第三,呼唤快递,快递来了以后觉得体积太大(60厘米立方体),要我发物流。

第四,呼唤物流,物流表示太晚了没有车可以派出来取件。叫我自己送去营业部。 阅读详细 »

餐厅故事(比喻)

一个壮汉坐在餐厅里望着面前堆得高高的食物发呆,他觉得吃完这些东西是一件非常艰巨的任务。

其他参加宴会的好朋友们一个一个走过来,看看他,又看看他面前的盘子说:“你的胃口真好,身体真强壮,能者多劳,再帮我吃掉一个鸡腿吧。”

“可是我已经吃不下了呀,你没看我盘子里堆满了东西吗?”壮汉愁眉苦脸地说。

“那是因为你不会拒绝人,谁给你盘子里放东西都不会说不。你要有优先次序,要会拒绝人。”朋友不由分说地放上去一个鸡腿,满意地走了。

Lounge众生相

IMG_20140512_205915398芝加哥似乎越过了春季,直接从冬季进入夏季。闷热的天气与还没有从冬天喘过气来的依旧光秃秃的枝头非常的不协调。图书馆的空调更是一如既往的不给力,只好移师转战礼拜堂楼下的研究生休息室,那个被官方成为Graduate Lounge的地方。由于礼拜堂除了早会之外一般无人、无电脑、无电器,所以空调一开就冷劲十足。每逢暑期,我就把这个地方当作自习室,甚至暑假的时候全家都跑到这里来睡午觉。暑期密集课程的时候由于图书馆关门早,更是要在这里奋战到晚上一两点钟才打道回府。

由于这里有长沙发,所以是那些在校内没有宿舍的同学们(或者像我一样节省电费的同学们)睡午觉的好地方。但是沙发有限,一共只有四张,所以大家似乎产生了某种默契,一个睡完起身后5分钟之内就会有另一个同学从另一扇门走进来接着睡。所以整个下午那几张沙发上都没有断过人,大家都默默的躺上去,一个小时后手机震动后默默离开,然后下一个人走进来又默默的躺上去,整个过程在我这个旁观者眼中就像一个睡眠治疗室。

阅读详细 »

我身边的美国同学们

我已经连续两次害了我的同桌了。他跟我一个名字——也叫Joshua。上一次来上课的时候,因为笔记本电脑的电源插在拖线板上,我又懒得站起来翻过桌子去拔电源,于是就抓起我这头的电源线甩了一下希望把拖线板甩掉,结果把拖线板上的所有插头都给甩开了,其中包括我同学的。本来以为这也没什么,因为已经下课了,本来拔电源的人都会帮其他同学也拔掉的。没想到他惨叫一声说,“我没存盘。”这下可把我吓坏了,才意识到他的笔记本电脑的电池是坏的,于是一迭声的道歉。他说“还好,因为我每隔一分钟就会按一下Ctrl-S存盘。”我说“Word理论上会每过五分钟存一次盘。”他说“我已经吸取了很多次教训了,所以一分钟存一下。”我以为他不知道到哪儿去买便宜的电池,就提醒他说“eBay上可以买到便宜的你这个型号的电池,虽然不是原装的但也能用个两三个小时。”他说“谢谢,这是个好主意,我回去找找。”

今天我一到教室,就看到拖线板很整齐的沿着课桌排好,一弯腰就能拔电源。同桌特意提醒我说,“电源在这里。”我现在才意识到可能是他吸取上次的教训提前给弄好的。结果下课的时候,我还是拔错了——我把他的电源给拔了。他用的是Thinkpad X200S,电源跟我的Thinkpad X220长得一模一样。我在拔电源之前还确认了一下是连在我的变压器上的,可是end up还是拔错了。又是一迭声的道歉,他又一次宽容的原谅了我,我觉得他的心里一定很苦……

阅读详细 »

旧货

每次周末上整天的密集课程(就是从周五晚上上到周六晚饭的昏天黑地课),老师都会在课前祷告时特别纪念学生的配偶和子女,“因为我们要来这里学习神的话语、受装备服事教会,所以我们不得不将配偶和子女留在家中,无法尽丈夫或妻子的责任,求神怜悯和帮助他们,给他们力量和乐趣度过这一天。”每一次他这样祷告时,我就有一种内疚,因为我知道即便没有这个密集课程,我一样没有在家里陪他们。区别只是我在图书馆度过一天,还是在教室度过一天而已。这是一位很可爱的老师,虽然有时厌烦他的碎碎念(例如,他可以将同一件事情反过来复过去的讲上一个小时,有一次我问了一个问题,他足足讲了半个小时,让我都后悔问问题了),但又感到他长者的拳拳之心。有一次上课到晚上,外面是摄氏零下近30度,他就在下课时将我们按停车场的位置编好队(没错,像我们小学时的路队一样),说如果一个人的车打不起来了别人可以帮助他。结果有一位同学停在一个满偏僻的地方,没有人跟他同组,这位老师就说“我陪你走一趟吧,等你把车打起来我再走。”

不过我知道我的小崽今天不会无聊,因为我在eBay上给他买了一个乐高消防直升机,够他乐此不疲大半天的。果然,中午休息回到家时,他才搭了大半个,到下午才搭完。晚饭后不想再看书了,遂全家去沃尔玛买了些必需品(其实初衷只是想买两个水槽的下水,家里的坏了),然后去了我最爱的商店ROSS,意外的在清仓区找到了两条适合我尺寸的裤子(这有多难啊,谁瘦谁知道),小崽也发现了一个玩具小车五件套,遂精疲力尽(我有个奇怪的毛病,但我相信所有男人都有,那就是一到商店走几步就会觉得特别累)回家。

阅读详细 »

2013-12近况分享

亲爱的主内肢体和家人,

不知道您的圣诞节过得如何?请允许我们在主里送上迟到的圣诞快乐和新年快乐。我们的最后一个寒假快要结束,我们也正从东岸冒着严寒回到芝加哥,预备开始一个新的学期。我们家第一个开学的是小朋友,由于严寒他的幼儿园停课两天,所以一回来就赶上开学第一天(我们原本以为他要错过两天课,都跟老师请了假)。这个冬天是美国最寒冷的冬天,想必大家已经在新闻里有所耳闻,我们回到芝加哥时真是被屋檐上挂下来的长长的冰棱和厚达几英尺的积雪给吓到了。由于一路担惊受怕加上全家在DC生了一场病,打算早早休息,不料房屋火警铃声骤响,原来是消防水管被冻得爆裂导致公寓前庭水漫金山(确切的说是冰漫金山,因为水一流下来就因为低温而结成了冰),整楼人都不得不叫醒刚刚睡下的孩子们冲到零下20摄氏度的冰天雪地中等消防队来切断消防水源,大伙儿都结结实实的被折腾了一通。

阅读详细 »

2013-03近况分享

亲爱的主内家人,

       今年芝加哥的冬天显得特别漫长,直到现在——4月中旬——天气预报仍然显示有降雪概率,树枝也一直都像铅笔画里面一样,黑压压的而没有一丁点绿色的可能性。然而就在某一天我去散步的途中,发现路边的泥土里已经钻出了蓝色的小花。妻子说这些小花早就有了,只是之前总是脚步匆匆的直扑图书馆,根本无暇去注意路边发生了什么罢了。

       近日读了比较多美国教会历史的书籍和文章,感慨我们总是容易把目光注视在一些“伟人”身上,例如爱德华兹、怀特腓、卫斯理等,但却忘了在大复兴当中还有无数默默无闻的传道人。他们没有这些“属灵伟人”那样受人尊重、前呼后拥,他们的神学也不是那么无懈可击,他们的讲道、恩赐、为人、品格或许不符合我们心中对“奋兴家”、“好牧人”的理想标准,但是他们默默的奔走在开拓时期的美洲大陆上,有的死在暴徒和淘金客的手中,有的殉道于印第安人的弓箭下,有的因为风餐露宿而英年早逝,但是如果没有他们的辛勤和忠心服事、单靠几位“信心伟人”,美洲大陆的属灵复兴是不可能发生的。美国教会史的老师讲到因为风餐露宿、野外条件恶劣,循道会的巡回传道人平均年龄只有四十岁,这让我肃然起敬。出来读神学之后,眼界大大拓宽了,也接触了很多以前在网上、杂志上、视频里才能接触到的机构、传道人,总是觉得能做一番大事。但是这些信心的见证人,就像路边的蓝色小花一样能让我安静下来。我想如果神能用我忠心的服事和爱一小群人,按照神的心意在他们中间建立可传递的生命和信仰,这就是我莫大的福分了。

2012-09近况分享

9月份刚刚过去,新学年的生活正在步入正轨。感谢神听我们和各位弟兄姊妹的祷告。ZBB在9月28日一次性就通过了驾驶考试,拿到了驾驶执照。这是我们很高兴的事情,因为从此以后她可以自己接送XMX上下学,也有更多的自由可以出去,不用被“软禁”在神学院的校园里了。考驾照有很多的波折,因为没有社会保险号码所以在驾照管理中心与社保中心之间跑了很多次,这也提醒我们在这里寄居的身份,并学习耐心和顺服的功课。

这个学期我修的课程当中引起我思考最多的是《基督教伦理》这门课。我们过去在国内也讲基督教反对堕胎、反对安乐死、反对离婚、反对同性恋等等,也写入教会纪律手册,也有对应的经文支持。但是我们没有认真的思考过为什么反对、边缘案例怎么办?以及支持堕胎、支持安乐死、支持同性恋的社会学家甚至基督徒、神学家是什么样的观点与逻辑。这门课不但告诉我们对方的论点,也告诉我们福音派如何反驳对方的论点和建立正确的圣经伦理。我发现很多时候,我们对“对手”的观点不免简单化和妖魔化,以表明自己的观点正确。是的,我们仍然反对堕胎、仍然反对安乐死、离婚和同性恋,但是我们需要清清楚楚的理解我们的出发点与逻辑,并能与持不同论点的基督徒与社会人士产生对话(而不是鸡同鸭讲,或是各讲各的),才能更有效的将真道传扬开来。另外,这门课不仅仅关心基督徒的个人伦理(即“作为基督徒,我不能随便堕胎。”),也关心教会整体的伦理(即对与堕胎的基督徒,教会应当怎样做)以及社会公共伦理(即教会怎样告诉和影响社会合乎圣经的真理)。这门课也关心如何从圣经和基督教信仰影响社会公共议题(即所谓“政治”),比如我们最后要读的两本书都是与美国移民政策有关的:社会福利政策应当如何对待移民、非法移民及其子女家眷等。

阅读详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