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 求学

新生活初瞥(2)

舟车奔波了十几个小时,按道理来说应该很累了。可是小崽子却不是这样,他在飞机上美美的睡了好几觉,而在这里由于外面没有徐家汇彻夜不眠的灯光污染,所以关上灯以后显得特别黑,真的是伸手不见五指的黑。结果小崽子半夜三点开始就不肯睡觉,说这里太黑了,他害怕。

我们迷迷糊糊的睡到5点钟就睡不下去了,一方面是小崽子满房间溜达同时不住的抱怨说“我饿了,我的肚子都饿得咕咕叫了”,另一方面是卧室的百叶窗不那么work,窗又正好朝东,所以阳光直射进来害得我们实在无法继续装睡下去了,只好起床。拨开百叶窗看看窗外,哇,正是小崽子最爱的大草地、大斜坡、大大的滑滑梯和大大的沙坑。“大大的”是小崽子最高级别的形容词,表示他心目中的“顶级”。无论从哪个角度拍照,他都保持那种兴奋的极度夸张的笑容。

阅读详细 »

新生活初瞥(1)

经过几天的忙碌,终于安顿下来可以安静的坐在餐桌面前用新买的笔记本计算机敲下这篇文字。自从7月15日从公司离职交还电脑后,我已经一个月没有摸过Thinkpad了……这个开头太诡异了。

去浦东机场离别这个生活了11年多的城市时,我居然没有特别难过和伤感。可能新生活和新大陆的新鲜感充满了我们的心,以至于没有人来得及伤感。由于最后几个月中来自众所周知的原因给我们带来的骚扰和担惊受怕,我们甚至巴不得赶紧逃离这个地方。小崽子更是久已渴望坐上大飞机——可能他已经忘了第一次坐飞机去香港一路哭闹的经历。据外婆说小崽子在晚上睡觉的时候说梦话,突然坐起来大喊一声“飞机停在那里!”然后倒头继续呼呼大睡。

从上海直飞芝加哥的航程大约是13小时,小崽子在上飞机后兴奋了一会儿就开始沉沉睡去,中间间或醒过来一阵子,但是随后又很快睡着。以至于他醒过来之后我们告诉他飞机快要降落了,他兴奋的说“我们坐了一个长长的飞机,现在终点站要到了,终点站是莘庄!”。可能在他心目中,跑得最久的交通工具就是到莘庄的一号线了,此言一出,飞机上的上海乘客不由得哈哈大笑。

阅读详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