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 民主

我不明白

我不明白,为什么一个地区、一个城市乃至一个国家的人民不能自己决定自己的命运,而要听命于一群既不生活在这片土地上、也不爱这群百姓的气势汹汹的外地人?

我不明白,为什么把国旗扔进海里、或者喷涂国徽就成了“丧心病狂的暴徒”,甚至愿意为此悬赏百万?而对拿着棍棒打人的黑社会人士却视而不见?难道一块布、一个标记,比人的生命、安全和自由还要重要吗?

我不明白,连最不想对公共议题发表看法的各大保守宗派、神学院和基督教机构都已经表示谴责当局在激化矛盾,并呼吁当局面对问题,那些既不住在这块土地上、又不是当事人的基督徒有什么自信认为自己对整件事情的认知比当地的弟兄姊妹要更有洞见?

我不明白,为什么十字架被拆毁、教会被逼迫、同龄人被被毒打侮辱,并没有看到很多基督徒愤怒;但是代表那逼迫教会势力的旗帜和标志被毁损,他们却如丧考妣、视另一方基督徒为寇仇?他们究竟爱谁、看重谁?

我不明白,只看单方面信息的人,为什么不动一根手指头去想想为什么相反意见——无论有多温和——一出现就被删除、被举报,甚至连链接都点不开?

我不明白,为什么意见不同就要使用强权来让人闭嘴?

我不明白,那些声称爱国的人,究竟爱的是政府、土地、还是人民?是爱自己想要看到的国,还是爱当权者勾画的国,或者还是真的爱这国中一个一个的百姓?

我不明白,这是为什么?

辩护人

据说这部电影是以已故韩国总统卢武铉为人物原型而加以创作的,事后维基百科了一下,果然如此:卢武铉是因为在釜林事件中参与辩护而走上了民主运动的从政之路,这一点倒是和陈水扁非常相像:后者也是因为美丽岛事件而进入公众视野。釜林事件时的韩国和美丽岛事件时的中华民国具有高度的相似性:都处于尚未止息的战争状态,都处于敌对方意识形态和武装力量的空前威胁之下,都是以特殊时期的配套法律为名(韩国的国安法,中华民国的动员戡乱时期临时条款)践踏宪法和民权,同样这两个威权主义政府也都有发自肺腑的拥护者(例如电影中的车东英警官,因着父亲被北朝鲜杀害而尤其反共)、有无动于衷的旁观者、也有大声疾呼的反对者。

阅读详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