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 植堂

书摘:真教会(Real Churches)

读过这本书的人一定不多,因为此书系“植堂学”这门课的老师之一所写,透过他自己的工作室出版的,印刷质量……嗯……可以和淘宝上的盗版图书比美,书后面的ISBN号码印的那个糊……要不是因为在Amazon上能搜索到,我还真以为是地下出版物了。

看书名好像是一本有关教会论的书,其实是一本有关植堂的书。我喜欢作者提出的关键论题:神创造每一个生命都有结果累累和倍增的效应,生命会传递生命、生命会产生新的生命。那么教会呢?

他引用马盖文的话作为开头:

“苹果树的真正果子是什么?苹果树真正的果子不是苹果,而是另一棵苹果树。”

阅读详细 »

课堂反思:植堂模式

今天的第一堂课就涉及到我所关心和思考了很久(也曾与同工们辩论了多次)的问题:植堂的模式。作为一个植堂者,在教会继续倍增之后与原来的教会应该是怎样的关系,植堂者在其中又扮演怎样的角色。

教“植堂模式”这一节课的讲员是播道会大湖区会的区长(Superintendent,不知道可以翻成什么)。他提出的主要观点是:这是和领袖的恩赐有关的。如果母堂的植堂者是领袖能力超群的人(例如海波斯、Mark Driscoll、凯勒),那么新建立的堂会与母会可以采用“多点”的模式(multi-site或称multi-campus),特点是母堂与新堂合称为“教会”(例如Mars Hill Church),“一个教会、一个团队、多个地点”。这种植堂是可复制的,你去A点聚会和去B点聚会体验完全一样,就像去麦当劳一样。这样的教会高度合一,规模庞大,也能开展很多小教会无法开展的事工。但是缺点是整个教会过分依赖这位领袖,multi-site教会往往是同步播出这位领袖的讲道(为了确保讲道质量和信息的统一),但是一旦这位领袖病倒、出事、跌倒,都会让整个教会陷入危机。讲员特别提到一间隶属播道会的“多点”教会牧师主动放弃了“多点”模式,推动各个“点”的牧师自己讲道并进而让各点变成教会,因为他想给其他传道人操练讲道的机会。

阅读详细 »

课堂反思:植堂是为了失落的灵魂

《植堂训练》这门课一共有八位老师轮番上阵,他们有的是植堂建立教会的资深牧师,有的是区会负责植堂培训的牧师,还有联会植堂办公室的老师和负责人。他们每一个人都经历过在全美各种地区、各种文化和人种环境中的植堂,可谓是经验丰富,从他们口里讲出来的故事往往扣人心弦。

今天的内容主要围绕着“如何传福音”上面。“久经考验”的我一听今天这六堂课的内容就感觉有些无聊:我以为又要讲“什么是福音”、“传福音的工具”等这些听了很多遍、做了很多遍甚至自己都在教会培训里教了很多遍的内容。但是讲员却从他自己传福音的经历开始,告诉我们一个又一个灵魂被拯救、生命被翻转的美好故事。

阅读详细 »

课堂反思:教会消费者?

今天我们上课时看了一段让人捧腹大笑的视频:King of the Hill (Season 10 Episode 11): Church Hopping(推荐英文好的弟兄姊妹点击观看)。这是一部美国相当流行的动画片(类似《南方公园》但是要文明很多),这一集是透过描述这家人搬到一个新地方找教会的经历讽刺美国的“教会消费者”现象,即拜访不同的教会寻找符合自己的。今天教这门课的老师严厉批评了美国的“教会消费者”现象,认为这是消费主义、物质主义带给美国基督教的直接后果:将教会当作商场。

但是我看这部动画片更像是批评美国教会的“多样性”:每个教会都有不同的传统、为不同口味的“消费者”所设计。试想如果所有的教会都是同样的敬拜风格、同样的讲道方式、同样的事工模式、同样的领袖性格,那“教会消费者”唯一能够挑的就是地点远近了。

阅读详细 »

课堂笔记:植堂的理由

原来不是所有的人都喜欢植堂。上课的时候我们看了一个视频,是一位巨型教会的牧师在他的教会里告诉大家:植堂者都是盗贼。

他们声称是来你的教会服事,他们装作热心事奉,他们说他们是想向主任牧师学习。但是当你对他们委以重任,让他们做了信徒领袖之后,他们却另立门户。他们管这种做法叫“植堂”。如果你在公司里这么做,你会被起诉,会被判监禁。但是在教会圈子里,他们却管这个叫“植堂。”

我很惊讶一个“成功神学”的鼓吹者如此敌视别人小小的成就,更让我惊讶的是:我以为看了这段视频之后同学们和老师会批评Ed Young完全错误理解了“植堂”,但是没有,大家没有批评他错误理解“植堂”,而是批评他没有国度观(也是事实)。换句话说,大家默认了这种“植堂模式”的某种合理性,再换句话说,Ed Young描述的是一个尴尬的事实:很多植堂是用这种方式在某些大教会里“中心开花”而带来的分裂结果。

阅读详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