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 教牧

慷慨对待你的牧师:再思传道人薪资

本文为初稿,蒙编辑修改后发表于《举目》73期

第70期的《举目》杂志中“平安”弟兄的《教会应该如何付牧师工资》一文触及了华语教会就比较少谈及,甚至有时牧师略感尴尬的一个话题:传道人薪资。就笔者的观察而言,华人教会的牧师薪资普遍低于教会成员的平均水平,更低于北美教会牧师的一般工资,以至于某间华人教会在聘请英文堂牧师时,美南浸信会植堂顾问首先建议他们提高牧师薪资,因为他认为现有薪资低到美国人不会来应聘。当然,肯定有人会反问,“传道人岂是为钱事奉呢?怎么可以因为薪资低就不做牧师呢?”传道人当然不是为了钱事奉主,但是传道人同样负有管理自己的家、供应家庭需要的责任。如果我们都同意传道人的优先次序是家庭高于事工(提前3:5,“人若不知道管理自己的家,焉能照管神的教会呢”),那么他就要忠心管理自己的家庭、供应家庭的需要。过低的薪水,也会给撒旦留下地步,让传道人在服事的同时感到委屈、缺乏尊严,乃至自义和埋怨,在会众和牧师之间制造裂痕。即便像约拿单·爱德华兹这样伟大的神学家、牧师,他和教会之间也存在薪资问题上的分歧[1]阅读详细 »

留住你爱的牧师,爱你已有的牧师

今天收到了福音长老会(EPC)湖滨区会(Rivers and Lakes Presbytery)1月份的会议记录。不要怪人家拖拖拉拉事隔三月才发出会议记录:这份会议记录长达38页,并且现在发出的是经过两次修改和文书监察委员会的检查与修订后的最终版本。

参加这次区会是我主动找EPC的,因为我的mentor正好是上一届区会的书记(moderator),所以我就走了“后门”得以观摩每次的区会会议。虽然mentor已经搬迁去了别处,这个区会里我一个人都不认识,但是牧师长老们可能把我当成了要按立的候选人,或是想要加入EPC的教会派来的观察员而把我忽略了。

没有参观过别的长老会的区会,不知道是不是所有的长老会都这样,但是这个区会在会议准备上所下的功夫让我非常惊讶,他们在开区会前要大家阅读的包括:上次的会议纪要、这次要审议的所有议题背景资料、所有特别委员会的报告,等等,打印出来都有几十页。会议是轮流在各个堂会的地方举行的,最近的这两次正好都在开车1个半小时的路程之内,下一次开会就跑去爱荷华州,我估计我也不会去了。

阅读详细 »

第八学期(2014年春季)课程(1):教会里的那些破事儿

所有牧养教导方向的道学硕士学生在最后一个学期都要修一门一个学分的名为“Capstone Seminar”的课程。之前一直不知道这门课是干嘛的,名字也起的奇奇怪怪,上课也只有四次,又常常听到毕业生说paper、paper什么的,一直以为是个毕业论文写作的大课。拿到教学大纲才知道,原来这是一门整合整个道学硕士学习阶段的教义、理念、经文的课程,旨在帮助学生建立自己的事工理念(Philosophy of Ministry)。既然我选的是教导牧养、教会事工的方向,所以我的Capstone Seminar(谷歌了一下才发现普通大学也都有这门课程,一般毕业生将其看作是毕业设计)当然也是以牧会为主要内容的,老师指定的教材就是这本:Facing Messy Stuff in the Church(中译为《教会里的那些破事》,你看如何?)。

亚马逊介绍说,此书包含了14个实实在在发生过的案例,帮助教会领袖们对教会事工和困难的问题有扎实的准备,这些案例包括:性骚扰、色情上瘾、离婚、堕胎、家庭暴力等。借着来回奥兰多的飞机上的无聊时间,我把这本指定教科书给读完了……也吓得开始考虑退路了。

阅读详细 »

由《洛杉矶之战》想到的教牧领导

220px-Battle_Los_Angeles_Poster从本质上来说,这不是一部特别值得看的电影。自从《独立日》(Independence Day)以来,类似透过异形入侵地球来体现美国军队的英雄主义和美国爱国主义的电影已经烂了大街。《独立日》突出的是空军,《变形金刚》展现的是陆军,这部《洛杉矶之战》则是海军陆战队,据说还有一部体现海军的《战列舰》(Battleship),无奈图书馆里那部总是被借走,无缘一见。

之所以能在看这部电影时想到教牧领导,是因为三天前刚刚参加了《生命季刊》在芝加哥地区举办的“海外传道人退修研讨会”。说实话这个退修会的名字起得不伦不类的,让我困惑了好一会儿:到底是中国教会传道人到海外来退修呢?还是已经在海外的传道人来退修?见面时搞清楚了原来是后者。能参加这个退修会也是因缘际会,本来是毫无听闻,我也没有订阅《生命季刊》。只是不知道哪根筋搭住了突然想在网上搜索自己牧师的名字看看他算不算“名牧”,然后就莫名其妙的看到了这个退修会通知,上面写着“欢迎神学生参加”。一计算代价,开车十五分钟,不耽误接送XMX,四顿饭+注册费才44美元(当然我知道很多教会和弟兄姊妹的奉献在背后),我就欣然注册了。

阅读详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