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 恩典

叶忒罗给摩西的智慧

今天早晨读的圣经,出埃及记18章,是记述摩西的岳父叶忒罗给摩西有关设立长老和各级官员的建议。

叶忒罗究竟是谁、家承何处,圣经并没有交代。《研经日课》今天的内容是要读者思考“关於引导的功课”。我在这里看到的是神透过普遍恩典,让叶忒罗的智慧能够帮助到摩西。

摩西生长在王宫中,眼见法老和大臣们如何处理埃及国家上下的大小事务,怎会不知道需要设立各级官吏?但是他却没有采取他在埃及所学习、观察到的行政学问,而是凭借一己之力“从早到晚”让百姓陪着他判断各种民事案件。为什么呢?有可能(我猜测)是因为他觉得埃及的做法是异教的,而他也没有得到神的启示(律法还没有颁布),所以就用自己的智慧(百姓也看他是神所信托的领袖)来事无巨细的一一处理。

这时候出现了叶忒罗,他只是一个祭司,并没有国家管理的经验,但是摩西却听从了他的建议,这是因为他是摩西的岳父。我相信以色列人当中一定有比叶忒罗更年长的人,但是他们并没有机会(或许不敢)向摩西建言。叶忒罗不但是摩西的岳父,而且在摩西逃亡的时候对摩西有恩(与拉班对雅各相比,简直一个天上一个地下),所以他的建议,摩西就听。

阅读详细 »

鹿邑乡居笔记二:恩典和真理

朋友知我迁至此地,特意兑了里程从纽约来看我。朋友带了朋友,在家中不过小坐片时,这两位高级精英们就对鹿邑半日道的安静着了慌,好像进了极乐之地,恭候门外却无人理会。我抬眼窗外,果然秋色静谧的草木深嵌在蓝色的天幕下,若不是屋里偶至的来客,我倒也乐得入了这画里。想来还是王维的“我心素已闲,清川澹如此”道我心意。若有人以为这便是神学院的养性之道,恐怕这里的神学生都要失笑了。表面的宁静下暗涌的波涛让那些想在此试试水的神学生们受苦不已。且不说海量的阅读作业、让人颠笑痴狂的古圣经语言、艰深晦涩的论文选题,光是仰望那立在书架上本本都比我胳膊粗的神学著作就够我惊心的了。那这里既不是净土,更不是圣地,还有什么吸引着人来这里呢?当然你会说这是回应神呼召的必经一步,或者这是扎根圣经拓展侍奉视野的极佳途径,但就像校长在开学典礼上所说的,在三一最美妙的事,对他自己而言,就是看见不同种族、肤色、国籍的孩子快乐地在操场上奔跑,亲密无间地游戏,这对三一来说就是一种成功。对此,我敬佩他的远见。

阅读详细 »

“神恨恶罪,却爱罪人”吗?

“神恨恶罪,却爱罪人”是我们常常听到的一句论述。当我们在想到教会中犯罪的弟兄姊妹是否要采取进一步的劝惩,当我们看到某一些人身陷罪中一点都不可爱时,这句话常常出现在我们的脑海或者耳中。不可否认,这是一句很动人的论述,但却常常让我困惑,“罪”是“人”做出来的,无法脱离人这个主动者而作为一个客观事物而独立存在。摩西律法中要将犯奸淫的人处死,而不是将“奸淫”处死然后告诉犯罪的人“没你什么事儿,你回去洗洗睡吧。”在讲到同性恋议题时,这个论述更加是高频度的出现。

又一次读到马强盛夫妇的博客文章,他引用了很多经文佐证神不仅恨恶人的罪恶,也痛恨犯罪的人,比如诗篇五章4-6节这样说:

神是不喜悅惡事的神,惡人不能與神同居。狂傲人不能站在神眼前;凡作孽的,都是神所恨惡的。說謊言的,神必滅絕;好流人血弄詭詐的,都為耶和華所憎惡

阅读详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