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 怀旧

熟悉的漆黑

没有想到,在有生之年,我居然还能连上这个熟悉的、漆黑的界面,用TELNET协议,23号端口;

没有想到,当我用颤抖的手输入hippy时,居然没有拒绝我继续输入密码;

回到CS版,从第一篇帖子看起,熟悉的帐号一个一个跳到我眼前,好像多年不见的老友向我招手,然而查询作者却都返回空记录;

精华版专门为我们开辟了一个天地“九六的故事”,是哪一位学弟那么细心?是dvd?还是alkali?

那些帐号里,有昔日的好友,也有昔日看都不想看、讨厌的人,可是今天看在眼里,都巴不得这些帐号是一个一个活生生的人。

阅读详细 »

子欲养而亲不在的悲哀

本来是想在网上搜索电影《光阴的故事》,却阴差阳错的搜索到了电视剧。看起来就不能罢休,和妻子一起断断续续的看了快20集了。

这是一个典型的台湾肥皂剧:79%的室内布景,大量的矫情对白,拖沓的故事情节,以及过分成熟的少年男女。而且,居然拍了六十多集……简直是肥皂剧之最。

但是,我就是喜欢看。

其中数次让我几乎落泪的,是剧中几处关于那个大时代的颠沛流离:

  • 第一处,孙玉章收到河南老家辗转日本给他的来信,摩挲着信封潸然泪下,作客的几个邻居也留下了眼泪
  • 第二处,麻花叔每年新年都想起在1949来台的大迁徙中失散的妻女,与想象中的妻子对饮直到天明
  • 第三处,孙玉章收到老家来信,老母过世,却无法回家奔丧。一道浅浅的海峡割断了一个民族的归途。夫妻二人在街头给老母烧纸钱。子欲养而亲不在。

阅读详细 »

我和计算机(1)Apple IIe

曾经有人跟我说过,区别理科生和文科生的最好方法,就是看他称呼computer为“计算机”还是“电脑”。根据分析,理科生(或者说工科生)都习惯性的说“计算机”,而文科生往往说“电脑”。我想今天的年代,可能已经没有人认认真真地叫它“计算机”了。行业里的人,轻蔑的叫它“机器”,消费者敬畏的叫它“电脑”,但是越来越少有人说“计算机”,虽然这曾经是最最经典,最最“科学”的称呼。还记得第一次参加计算机培训班(杭州市上城区少年宫)的考试时,有那么一个问题:“请简述计算机和计算器的区别。”我想今天没有这样的傻问题了。      

阅读详细 »

杭师附小

不知道看这篇文章的读者中,还有没有我的校友。我的小学在杭州涌金门,原儿童公园对面。今天偶然路过韶华巷,看到一切如昨,便突然想去看看母校。不料母校已经完全拆毁,只剩操场还俨然有当年的样子。

这是操场的领操台,当年十分眼热可以领操的小朋友。无奈实在过于笨拙,一直没有轮上这个机会。

阅读详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