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 徒步

徒步之歌

Cades Cove

半个小时过去了,起初奔跑着往前冲刺的小崽慢下脚步,裤角沾满了山道上的泥泞,那些在阴冷潮湿里长大的云杉雪松和枫树用根脉羁绊着路人的脚步,这些寂寥的灵魂触角们用力缠裹着这个山脉,连同积存的雨水和掉落的枯叶,遍生的苔藓一起构成了山脉的味道,那力透深处的狂野之味。我有时在深海捞起的海贝里闻到这味道,有时则是在暗坐街角却带着警惕的眼神的人身上闻到这味道。

阅读详细 »

在烈日下大跨步(十)

8月14日

早上11点才到乌鲁木齐,匆匆忙忙的在车屁股拍了张照,Angella和Grace便直奔吐鲁番而去。我们则和CL在他的豪华套房会合,洗个痛快的热水澡,去二道桥买了足够的水果、葡萄干和小刀。直奔机场,检票、安检、上飞机。又要面对一大堆的工作了!

乌鲁木齐到上海的机票非常紧张,购买Open票的都没能办到舱位。甚至有几位Open票的乘客在乌鲁木齐等舱位已经等了四天了,我们也有一位队友持的是Open票,只能买全价票飞北京转飞上海。奉劝买Open票的驴友多多考虑,万一回不来上班可就麻烦了,搞得不好饭碗都没了。

在烈日下大跨步(九)

白哈巴——布尔津——乌鲁木齐——上海

8月13日

今天不仅是我们离开白哈巴的日子,也是我们离开喀纳斯甚至整个北疆的时候。哈利力劝我们租桑塔纳尔不是他的车回布尔津,我想不仅是他的车慢,也可能是因为他不想去布尔津吧。可以让桑塔纳的司机帮我们提前预订布尔津到乌鲁木齐的车票,以免我们到了布尔津买不上票。本来我们打算从白哈巴坐车去哈巴河再到乌鲁木齐的,可是白哈巴到哈巴河没有柏油公路,土路要走7~8个小时,还不如原路返回。

辞别了会唱赞美诗的孙大叔,我们上路回到喀纳斯,换桑塔纳前往布尔津。因为我们是徒步翻山过来的,所以没能看到下山公路旁边的小喀纳斯湖,就是月亮湾。下山的时候才得以一见真面目,匆匆拍了两张照便直冲下山。1个多小时后就到了来时租马的贾嶝屿,回想起8天前在这里又冷又饿等雨停,不禁心里感慨。

到了布尔津,坐上长途班车,直奔乌鲁木齐。从布尔津到乌鲁木齐的班车是经过乌尔禾(魔鬼城)和克拉玛依的。如果好好安排的话,还可以先去魔鬼城,再坐车去乌鲁木齐。可惜我的行程里没能包括这一段,在白哈巴和喀纳斯都住了。如果可以省的话,我愿意省去白哈巴那一晚改去魔鬼城。

阅读详细 »

在烈日下大跨步(八)

八、 喀纳斯——白哈巴

8月12日

早上起床,泡杯咖啡坐在关新家的院子里读圣经,悠闲的享受着阳光、咖啡,以及藐视像蚂蚁般忙碌的旅行团而带来的优越感。姑娘们又起床……洗一切能洗的东西……晒一切能晒的东西……吃一切能吃的东西……12点才出发。

关新和我们一起去白哈巴,他是个很外向也很能混得小伙子,我相信一定有很多女孩子追求他。他给我们介绍得司机叫哈利,也是个哈萨克小伙子,穿的像个西部牛仔,普通话也说得不错。更意外的是他告诉我他也信耶稣基督,这是后话。

从喀纳斯去白哈巴必须绕开检查站。我们只好步行穿过检查站再和哈利的车回合。又是一台BJ2020,不过经过改装,坐七八个人都绰绰有余。从喀纳斯去白哈巴没有柏油公路,只有土路,一路上景色不亚于来时的大草原。只是路上看到修路的推土机、压路机和旅游开发的横幅,不由担心数月后白哈巴将面临和喀纳斯一样的厄运。

阅读详细 »

在烈日下大跨步(七)

七、 喀纳斯一日

8月11日

早晨,带着遗憾的心情送走了受伤的队友和陪伴他的CL夫妇。特别感谢CL夫妇俩的爱心和奉献,我知道他们也很喜欢喀纳斯,可是到了目的地了不能观赏反而要赶着走,这样的牺牲不是什么人都做得出来的。从他们身上,我学会了爱的牺牲。

去布尔津的车可以在进村的停车场找到,50块钱一个人(标准价格),但是司机要凑满了人才肯走(桑塔纳要等满四人),或者你急的话要出钱买下来空座。停车场在神仙湾,我们去的时候河边的雾气还没有散去,喀纳斯河就像一个犹抱琵琶半遮面的美人,在雾气中躲躲闪闪。可是当太阳从山后露出英姿的时候,喀纳斯就褪去了面纱。雾气要散而未散尽的时候是喀纳斯河最美的时候。

回到住处,姊妹们还没起床(走了CL夫妻和LJ,剩下的只有我一个弟兄了,洪常青啊!)。只好坐在外面喝咖啡,看着旅行团的游客带着小红帽紧急集合,被导游带着急急忙忙的沿公路赶来赶去,突然觉得自己在阳光下喝咖啡是一件多么幸福的事情啊!这或许就是自助游相比跟团游最大的幸福了。

阅读详细 »

在烈日下大跨步(六)

六、 黑湖——喀纳斯

8月10日

早上早早的起床,看着初升的太阳慢慢把金色的阳光洒在帐篷上,白白的冰霜凝结成水珠从帐篷上滚下来。马夫早早的开始催促我们上路了。好的马夫很重要,这次徒步我对我们的马夫有很大的不满。首先,一路上和牧民勾结收取很贵的烧水烧饭的费用——烧一回水居然收了20块钱——我亲眼看见他们在分帐;其次,一味的催促我们赶路,为了尽早抵达目的地好休息和节下一单生意。结果我们路上停下来拍照的时间也很少;第三,非常懒,不乐意合作,连卸行李和接人都要推三阻四。一路上他们和当地牧民的表现让我甚至对哈萨克人也有了不太好的印象(决不是民族歧视)。如果再去一次,我一定要好好的挑选马夫,和他们谈好条件。

骑马好还是走路好?这条路上我算是深有体会。骑马的优点是省力,缺点是不能停下来拍照——除非你有很高的控马能力,而且骑马的人会很冷;而走路运动量大,不会觉得冷,还可以一路拍照,想停就停——只要你不管马夫的脸色。

从黑湖到喀纳斯的路比前一天的山路好走多了,甚至无路可言——都是草原,只要朝准方向一往直前就行了。走到中午1点多的时候到一个蒙古包旁边,牧民帮我们烧了一壶20块钱的开水。一路上视界比较开阔,左边是原始森林和雪山,右边是羊群和山坡。看久了也不过如此,只顾埋头赶路。看见头上盘旋的鹰,忍不住对了半天给它拍了一张。

阅读详细 »

在烈日下大跨步(五)

五、 禾木村——黑湖

8月9日

如果可以给这一天取名的话,我愿意把”The Longest Day”的称号授予他,这的确是我们走过最长的一日。按原有计划,当天行程20公里,徒步8~10个小时。但没有料到的是20公里可能是直线距离,而事实上走的是山路,坡度超过50度,且山石交错,需要付出很大的努力在石头上跳跃以免踩入泥潭,所以这一天的徒步强度非常大。我们可以说历经烈日与暴雨,最后在落日以前赶到了黑湖扎营。

离开禾木村,过桥后便走了上坡路,坡度起码有60度,走的我们气喘吁吁才走到半山腰,其中一匹马还发了神经,不顾身上背负的行李居然在地上打起滚来。但是登上一个陡坡之后视界豁然开朗,能看到山脚下安静的禾木村、奔流的禾木河,还有远方的重重群山。更美的是天上的白云,像放射线一样绽开。

走过这个山坡,弯过一道山梁,又是下午两点多了,正好有一个毡房可以给我们烧汤饭(就是面片了)和开水,蒙古人开的。主人告诫我们前面很有可能下大雨,我看看天上的云,果然如此,就把风雨衣拿出来穿上准备好。蒙古人家里有两只可爱的小羊,一黑一白,一点都不怕人。

阅读详细 »

在烈日下大跨步(四)

四、 禾木河——禾木村

8月8日

第二天睡到自然醒,出了帐篷才看到金光万道已经洒在我们的帐篷上。昨天丢在外面的炉子、雨衣都被打湿了。

按照原先的计划,如果昨晚睡在禾木河/喀纳斯河三角洲,则今天行程应该是15公里,大部分都是平路。但是由于昨晚没走到三角洲就宿营了,我不禁有些担心今天到底能不能走到禾木。一路上像赶羊一样驱赶着可怜的队友们,结果下午两点半就抵达了禾木。

到禾木的路上有一处山谷景色特别优美,走起来也不觉得累。大部分的路都是平路,但是要过好几处小溪,甚至有的时候人都走不过去,要马来回的驮。

到禾木的时候还是三点不到的时候,正是骄阳似火。我们趁此机会把所有的睡袋帐篷还有人都拿出来好好的晒了晒,这才发现我们带的家当可真不少啊。

阅读详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