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 影视

直是少人行

在一个对自由肆意践踏的国度里,随意通过网络进口娱乐看个片子几乎是妇孺皆能的事。而在一个尊重自由的国度里要想重温下神奇国度的娱乐却不是件容易的事。好不容易观摩了国内正火的国产电视剧《心术》,除了暗地里叹息中国人又在改写另一个职业定义外,也想起另一部描述医生个人奋斗史的影片《恩赐妙手》。 两者都看过的人多半给后者贴上励志的标签,团契的组员也不遗余力地推荐各家的孩子们观摩,以期再造一个卡森。但我回想两部影片编者的用心并非一为缓和医患关系,一为激励贫儿自强谋幸福,而都将心意暗含在“信仰”二字中。看过心术最后一集的人一定觉得最后的感情戏不过是剩女勇斗小三成正室的狗血剧情,我却琢磨着编者刻意重复的所谓医者必须具备的信念不是其他,实乃是这个职业甚至其他任何职业所缺失的信仰。

我家在父辈那一代就人丁不旺,表弟和我在奶奶家一起长大,亲如家弟。因他生来瘦小,年幼时被送去体校练了一年体操,只求强身健体。后父母舍不得体校高强度的训练,也知成者不过千万之一,就又送回普通学校读书。正因着体弱的缘故,医生这个职业不知何时成了弟弟的理想。转眼七年学医之路,他已经是个二甲医院的医生。姑母强展颜,诉苦儿子一月不过二千五,日夜颠倒,瘦削的身板多件白褂罢了。虽是如此,言谈间还是为家中多了个医生欣喜,好似农家多了扛锄头的男娃。类似的故事支撑着一个又一个普通家庭的孩子开始医生的职业生涯,却没有一种力量支撑他们活在这个不断颠覆职业定义的社会里。有人说这是制度的问题,是教育的问题,是疯狂的国家扔出的一块石头,可绕了一圈拉过砸中的来一看,是人心的问题。

阅读详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