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 幕溪

哪里是你的童年

池塘的水满了,雨也停了。
田边的稀泥里到处是泥鳅。
天天我等着你,等着你捉泥鳅,
大哥哥好不好,咱们去捉泥鳅。

泥鳅天放晴了,路边的桃花夭夭,我却领着位小哥,找不着一处池塘,一塘泥鳅。满肚的春语只好悄悄在歌里唱。

慕溪蹬着小腿已不满足在妈妈的腿上肚上做蹦床运动,几个屋子转了几圈下来,大人孩子都失去了兴趣。我要出去,我们发出春天里第一个共同的呼声。但是,去哪里呢?楼下的有个小花园,一条小径绕了个圈,小短腿妈妈两分钟就走完了。数完了桃花,数海棠,做完了滑梯,做跷跷板,不过半把小时的样子。于是,我常背着慕溪在附近的路上绕着圈晒太阳。可这个城市好像皇帝的新装,永远是刷了东墙又砸西墙,最后索性拆了个空。新漆涂在旧墙上,就如同新布补在旧衣上,又能有多长久呢。 阅读详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