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 孩子

Day 27 不凭眼见的信心 | 相遇信心

潘霍华,(或翻作朋霍费尔德)是著名的德国神学家。在纳粹统治德国期间,他作为认信教会的代表竭力抨击教会在该世代的沉默,并亲自参与地下的抵抗组织,以自己的神学著作作为他们行动的神学依据。他可以说是现代世界政治神学的杰出代表。1945年的时候,在德国弗洛森比格集中营被处决。但鲜为人知的是,他是一位双面间谍。他不仅算不上一位真正的殉道者,而且从某种程度上说,他在用“国防军”的身份避免着进入正面战场带来的牺牲。 他的神学路线在当时的的德国神学界始终显得另类。 他既倾心于巴特新正统神学的进路,又对美国的社会福音及黑人教会热情的团契生活向往不已。他在德国几乎所有的自由派神学家都倾倒在希特勒的脚下时,却坚定地选择站在另一个阵营里。他热爱时尚和舒适的生活,他对密友几乎窒息的爱让他几乎失去了友情。但这一切都让这位勇士无比生动和真实。他所表现的是一种陌生的荣耀,一种在时代的颠倒中不曾屈膝的勇敢。我愿意称之为不凭眼见的信心。

潘霍华去世71年,一本关于他的传记在手,让我思考在这个世代中与他类似的生命和自己的价值。他们或许没有与整个政权抗衡的勇气和实力,但他们普通的生命里唱出的高歌洞穿了这个世代自以为义的假象,落在我的耳中,尤为动听。
阅读详细 »

操练与孩子们一起祷告

(注:本文是我参加儿童事工实习时牧师给我的讲义,蒙允翻译)

祷告是我们与神的关系中非常重要的一部分。

原则:

  1. 圣经没有要求我们祷告时必须闭上眼睛、合上双手,但是这样做会帮助孩子专注祷告而不会被其他事情分心;
  2. 孩子会以你的祷告为榜样;
  3. 孩子会从你的祷告中认识神和神的属性;
  4. 做简单的祷告:用简单的词汇、简洁的概念,不要祷告太长时间否则会失去焦点。记住:孩子会听你的祷告并以此为榜样;
  5. 当孩子们自己祷告时,有时候他们可能会重复他们其他情形下的祷告(“感谢主给我们食物,阿门”),有些时候他们会复制他们听来的祷告,也有时候他们会说一些莫名其妙的祷告(“求神保守我脱离床下的怪兽”)。神知道他们只是孩子,神爱他们和他们的祷告。当他们成长时,他们的祷告也会成长。

阅读详细 »

鹿邑乡居笔记二:恩典和真理

朋友知我迁至此地,特意兑了里程从纽约来看我。朋友带了朋友,在家中不过小坐片时,这两位高级精英们就对鹿邑半日道的安静着了慌,好像进了极乐之地,恭候门外却无人理会。我抬眼窗外,果然秋色静谧的草木深嵌在蓝色的天幕下,若不是屋里偶至的来客,我倒也乐得入了这画里。想来还是王维的“我心素已闲,清川澹如此”道我心意。若有人以为这便是神学院的养性之道,恐怕这里的神学生都要失笑了。表面的宁静下暗涌的波涛让那些想在此试试水的神学生们受苦不已。且不说海量的阅读作业、让人颠笑痴狂的古圣经语言、艰深晦涩的论文选题,光是仰望那立在书架上本本都比我胳膊粗的神学著作就够我惊心的了。那这里既不是净土,更不是圣地,还有什么吸引着人来这里呢?当然你会说这是回应神呼召的必经一步,或者这是扎根圣经拓展侍奉视野的极佳途径,但就像校长在开学典礼上所说的,在三一最美妙的事,对他自己而言,就是看见不同种族、肤色、国籍的孩子快乐地在操场上奔跑,亲密无间地游戏,这对三一来说就是一种成功。对此,我敬佩他的远见。

阅读详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