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 大煙山

宿營也能上癮

IMG_3218正是一川煙草,滿城風絮,梅子黃時雨的時節,我們決定一路向南向東。縱穿三個州後,進入霏霧弄晴的大煙山國家公園。雖不是楓紅的季節,綠滿山野的山脈在公路兩側鋪張開來的時候,猶自相識的喜樂油然而生。據說這是美東地區最後一片原始森林,珍稀植物和豐富的動物資源一向為公園所標榜,遊客們則多半為散佈山谷的瀑布和青苔岩上的溪水而去,除了在擁擠的車道上駐足拍攝動物外,我一直不明白為何這是年訪人數第一的國家公園。我們以宿營的方式逗留在起伏綿延的山嶺間,自然也以她直接的面目向我們啟示着她的多變和多情,在我拔營回程的時候,甚至有約明年,翠微高處的野夢。但明年此時,已在他處。

我一直覺得中國的古人雖愛登高望遠寄臨絕頂之遐思,卻很少願在野外露營。山里的人家總歸熱情淳樸,避了世事尋了這處桃源,從此隱姓埋名地生活下來,偶遇過客除了探前朝往事,讓客人借上一宿自然不過。即便荒山野嶺的地方也能被人探出一兩個寺廟道觀。因此,登小閣上西樓的風雅和文人雅客的詩賦一起影響著國人的自然觀。宿營徒步穿越連同戶外生存的一系列概念多半在九十年代後期才進入中國市場並日益流行起來。我稱不上野外生存的擁躉,迷戀過一陣戶外裝備後,在消褪的熱情和稀少的假期裡把那些基本技能幾乎遺忘殆儘。來美幾次旅行後,發覺這裡的人不僅愛宿營,而且在一個完整的戶外產業的支撐下,宿營是件讓人上癮的事。 阅读详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