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 圣经

推荐:《认识圣经》,史哲罗(著)

《认识圣经》,史哲罗(著)/张百合(译),改革宗经典出版社(2010),123页。

“这个问题在基督教界本来就有很多观点。”

这句话几乎是所有圣经学习的终结符。当组员们说出这句话时,这意味着他们厌倦了对这段经文或是这个观点的讨论;当组长说出这句话的时候,这意味着他试图给出一个总结并转向下一个讨论点。

作为一个传道人,在试图想要澄清某一个观念,或是想要引导会众在充满迷雾的森林中寻找一个清楚明确的圣经立场时或作出某些实践决定时(例如,姊妹是否可以教导),有时也会听到会众当中有人如是说。言下之意是:反正前辈们已经做了很多探索,他们仍然有很多不同的观点,他们也都比我们要更明白圣经,那我们何必重复纠结呢?何必费事呢?为什么不选一个对大家都能接受的观点呢?

“我尊重每个宗派都有自己的领受。”

当我试图和一个传道人探讨婴儿洗礼问题时(我决没有试图说服他接受唯独信而受洗的意图),他匆匆忙忙地下了一个结论。这看似谦卑的回答让我一下子张口结舌又无从说起。

阅读详细 »

姊妹讲道,是焉非焉?(2)

事实证明这个话题的确是个大坑,挖坑的好处就是没东西可写的时候就可以填坑。今天是周五,晚上有小组,一般都要延续到十点多,所以估计没空写啥东西了,就把一位弟兄在上一篇文章中的评论翻译下凑个数吧——那的确是一个高质量的评论。他说:

谢谢你分享你在这个问题上的观点。我非常欣赏你的意图是用圣经来回应这个问题。但是对于你的论述,我有一些想法:

第一,你用到林前11:5节所说的“凡女人祷告或讲道”,即when] a woman prays or preaches.”虽然我不是希腊文的专家,但是我读过一些希腊文,这些训练足以帮助我发现中文和合本的翻译其实带着一些解释,而这个解释是值得质疑的。第二个动词在原文里是“说预言“而不是“讲道”(参考提后4:1)。我知道对于新约圣经中的“预言”究竟是什么另有争议,但是在这里将“预言”翻译为“讲道”使之混同起来不是一个正确的翻译方法。另外,即便“说预言”与“讲道”就是同一回事儿,那么保罗在提后2章禁止女人“教导”就显得不合情理。所以我认为林前11:5应当翻译为“凡女人祷告或说预言”会更合适,避免分类上的混淆。

阅读详细 »

姊妹讲道,是焉非焉?(1)

本学期的《系统神学III》主要的题目是:教会论、圣灵论和末世论。而教会论中处理的三个主要问题是:教会体制、女性角色和圣礼(尤其是婴儿洗vs.成人洗)。我们这位可爱的碎碎念老师足足讲了两个周末的女性角色。本校曾有一位出名的教授在女性角色这件事上有强烈的立场,据传他在进入一间有女生的讲道学课堂时说“我以为我走错教室了,女生不该选这门课的。”(据传,我也不知道他到底说了什么)因因而被学生向校方投诉。可能是这个原因,碎碎念老师在处理这个话题时格外小心,虽然他本人持有“互补论”(Complemnatarian,即上帝造男女平等但有不同的角色,女性不宜被按立为教牧领袖。John Piper等大多数福音派领袖均持此观点),但是在讲授课程时小心翼翼的多次表示平权论(Egalitarian,即认为神给男女同样的人格和权利,姊妹同样可以做牧师长老)的合理性,使我听着听着都不清楚他到底想表述什么观点了。

互补论的旗手,恰好也曾是本校教授,所以三一在这个问题上显得非常的谨慎和小心,不愿意任何一位教授过多的代表神学院或者宗派(美国播道会)的观点。另一方面,由于本校有很多的女生和女性教职员工,所以对这个问题的讨论往往会触发情绪而使讨论不能正常的继续,所以我理解教授的小心。但另一方面,深入了解女性角色问题会发现这是一个相当宽泛的光谱(spectrum),从严格禁止女性教导(“传统主义”,他们甚至包括反对女性担任任何教导性角色——例如公立学校)到支持女性担任主任牧师,中间还有各种不同的“折衷派”:女性可以“分享”但不能“教导”、女性可以“偶尔讲道”但不能担任领袖、女性可以在男性的领导下担任领袖角色(不是主任牧师)……

阅读详细 »

她比我更有义

跟着研经日课读经,这两天的问题都停留在约瑟的故事身上。《研经日课》所预备的查经问题提醒读者注意到约瑟哥哥们的转变,而约瑟对哥哥的试验也集中在此。当约瑟为哥哥们摆设筵席时,他使便雅悯所得的食物“比别人多五倍”,这不由让读者想起当初父亲怎样偏爱约瑟、给他穿彩衣导致哥哥们的嫉妒来。事后又将他们买粮食的银子和银杯放在便雅悯的口袋里,“方便”哥哥们有借口丢弃便雅悯,看他的哥哥们是否跟以前一样心肠狭窄、薄情寡义。但是当银子被发现,兄弟们以盗窃罪被带到雅各面前时,兄长犹大却为弟弟求情,甚至愿意代替便雅悯坐牢,以免父亲“愁愁苦苦的下阴间去”(44:31)。所以他的兄弟们不单单只是在雅各去世的时候到约瑟面前承认自己的罪(50章),而是在此之前就已经有回转的表现。

犹大的转变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我们不由想到“被插入”的38章:犹大和他玛的故事。这一章被插入到约瑟的叙事中间,乃至有一些学者(例如Walter Brueggemann、Claus Westermann)认为这一章是孤立的,与上下文没有关系。但是也有更多的学者看到这章放在这里的价值,例如:a. 对比兄弟们与约瑟,前者在迦南过着混乱不敬虔的生活,后者却在外邦王宫中敬畏神、洁身自好;b.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的叙事手法增加了创世纪的故事感和悬念;c.也是我想要说的:展现犹大的改变。

阅读详细 »

译文:教会会员制符合圣经吗?

作者:Matt Chandler;原文标题:Is Church Membership Biblical?;原文发表于9Marks Journal May/June2011;获准翻译。

“基督的配偶不可犯奸淫;她是纯全无瑕疵的。她只知道一个家乡;她用贞洁和谦逊保守至高处的神圣;她将我们保守在神的身边。她呼召那些她从国度里所生的众子。凡从教会分离与淫妇联合的,就是从教会所有的应许分离了。凡离弃基督教会的也不能得着基督的赏赐。他是外人。他是亵渎;他是仇敌。凡不以教会为母的,就不再以神为父。”——居普良,《论教会合一》,第6页

当我成为高地村第一浸信会(Highland Village First Baptist Church,现名为The Village Church)牧师时,我才28岁。在我的早期教会生活中,我过的很不清不楚,那个时候我也有一种“对教会不报指望”的心态。诚实的说,我主要是对教会的会员制是否符合圣经存有疑问。尽管如此,圣灵很清楚的带领我去牧养达拉斯郊区的小教会。这是我生命中很讽刺的一件事情。

高地村第一浸信会是一个“以慕道者为中心“的教会,就像柳溪教会(Willow Creek)一样,也没有正式的会员制度。虽然教会正在制定一个这样的制度,也希望新来的牧师给点建议。我很清楚教会的大公性,但常常对教会的地方性感到怀疑。我所在的教会增长很快,对年轻人(特别是20多岁没有去过教会或对教会印象很坏的那种)很有吸引力。他们喜欢我们教会,因为我们和别的教会“不一样”。这种反馈让我感觉很怪,因为我们也没做什么特别的事,只是唱诗歌和证道而已。

阅读详细 »

An overview of a pre-marital counseling group in Shanghai

2012040714292466注:这是《婚前辅导》课程设计。

Introduction

In this paper I will provide a group counseling process targeting at young Christian couples in Shanghai. There are three major objectives for this counseling process:

  1. After the counseling process, the couples would know the Biblical doctrines and teachings regarding marriage and family life;
  2. After the counseling process, the couples would better understand each other and their relationship;
  3. After the counseling process, the couples would setup their marriage expectations correctly.

The target audience of the premarital counseling group designed in this paper is young Christian couple in Shanghai. They are the people that my wife and I have served in the past ten years. Below is a description of the persona:

阅读详细 »

“领袖”是一个圣经用语吗?

原文标题/链接:Is Leadership a Biblical Category? by Matt Perman,获准翻译

有时候人们这样对我说,“‘领袖’不是一个圣经用词。正确的说法是牧养、治理,或者说是门徒训练。”

牧养、治理和门徒训练的确是非常重要的。而且肯定我最不想对牧师说的就是,“你不是牧者,你是领袖。”那会非常糟糕。牧养是繁重的、关键的、正确的圣经用语,而且“牧者”这个词能够承载更多信息,也比“领袖”这个词更能表达牧师的工作。

但是,“领袖”的确一个圣经用语。牧养是领袖的一种类型。在教会中和在社会的各个角落都存在着其他的领袖类型,没有“领袖”这个词我们甚至无法理解和描述他们。“领袖”一个正确的和优秀的表达这类角色的好词汇。

换一句话说,如果我们不用“领袖”这个词,我们放弃了理解“带领”这个任务中最关键和必须的哪个部分。而“带领”正是校长、项目经理、小组长、管理人员、CEO、总监、副总裁、市场经理、执行牧师、主任牧师等等这些人们正在做的事情。

如果说“那不是领袖,那是治理”并不能带来太大的帮助——治理什么?如果说“那是门训”也帮不了太大的忙。或许在教会和基督徒当中,“门训”是一个有用的词汇。但是家乐福的市场经理在门训他的下属吗?这或许是他工作的一部分,但如果这样说的话,这也是在领导一个部门的前提下进行门训,门训是他完成自己职责的一部分。

阅读详细 »

十诫I:圣约与律法

这个月我要和大家分享的主题是十诫,神所赐给以色列人的律法。不少的弟兄姊妹困惑于圣经中哪些要遵守,哪些不要遵守。旧约的律法要遵守吗?十分之一奉献要遵守吗?安息日要遵守吗?这些问题常常出现于新生命课程当中。 这些都是很好的问题,而且是重生的基督徒一定会问的问题。当我们真正重生以后,我们里面的新生命就有一个意念——我要讨神的喜悦,那讨神的喜悦的一个前提就是想知道神不喜欢什么,对不对?所以如果我们听到有人这个问题,应该为他感到过高兴。我不能够在讲道中具体的回答每一个细节“要不要遵守”,我想我可以通过十诫这个主题让大家看到神给我们的原则和新旧约的关联。

阅读详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