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 告别

尽忠

(我的告别)

我原本没有为自己的离开而像讲道一样准备一个讲章,而是在下面坐着的时候心里盘算了一下打算说些什么。但是前天和昨天讲了以后对自己很不满意,都不知道自己说了些什么,表达也很差劲。所以决定还是写下来给大家看,也在家园和博客上留个爪印。

还记得2001年妈妈到上海来帮我看要买什么房子,我一口咬定要买在东华大学旁边,不为别的,只是因为我认识的基督徒都在东华大学旁边居住,在工作之外,我也渴望属灵的情谊,甚至愿意让大家到我家来学习圣经,否则我真怕自己在这个世界中被各样的潮流所摇动。但我万万没有想到我会成为小组的领导者,更没有想到第一次在我家的查经就超过了10个人以至于我苦心预备的客厅根本没用上,直接就用了我最大的房间——卧室。

回想这十年来,很多的事奉都是不甘心的;也有很多的事奉是出于血气、逼迫大家跟随我的意思走;当然也有很多服事是看到果效的。每当看到弟兄姊妹生命的成长,看到他/她从软弱和自我当中走出来拥抱恩典的时候,看到他理解我的苦心而与我和好时,那些抱怨、伤害和奔波都会不值一提。因为和永恒比起来,这些都不算什么。 阅读详细 »

几度东风,几度飞花

写给徐汇一的弟兄姐妹

在准备离开的这段日子我常会思想这个离别的时刻。因为我是个泪点很低的人,特别信主的这几年心思更敏感,更柔软,更容易受伤。当外面在宣传《钝感力》的时候,我发觉我的心和这个世界的宣传口号背道而驰。但我却并不因为更多的泪水而羞耻,因为我在眼泪中得着释放,在弟兄姐妹爱的关系里得以坦诚软弱。正如同今天我们站在这里如同立在告别的旋梯上,我并不害怕下一站如何,却实实在在牵挂在这里的一切。

阅读详细 »

小朱走了

今天晚上,小朱来向我告别。我又少了一个房客。

一起祷告的时候,我们回想起一年多来的路程,我的眼眶也湿润了。很少流泪,更很少在人面前流泪,但是朋友离别的时候,忍不住。

认识小朱,是去年初的时候。还记得浦东的一面,尽促使我给他传福音的勇气;还记得,东华食堂里,他是第一个没有被我请吃饭而听福音的人;还记得,搬到我家后,每天早上唱诗歌的勇气和耐力;还记得,在杭州郊游时把衣服让给别人的爱心。

亏欠小朱的事情:

1. 帮他解决电脑问题的时候总是不耐烦;

2. 一直想跟他建立属灵伙伴关系,能够一起在神面前查验自己每天所犯的罪,但因为懒惰而一直没有成行。

3. 原本答应修理笔记本的钱我来出,但是因为换工作后手头窘迫而没有这么做。

在上海的几年中,拥有很多真诚相交的朋友,而真正有离开之痛的,小朱是第一个。

再见,一路走好,我会在喝酸奶的时候想念你,我的朋友和弟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