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 劝勉

做个跟随者

(这是在三一华人团契新年聚会上的劝勉。)

我来了两年多,这是我参加的第六次华人学生的聚会,虽然我们现在已经有泰国同学、有印度同学,有印尼同学,快要变成大东亚共荣圈了,我为大家对其他亚洲同学有这样的接纳和服事而感恩。我想,反正我要毕业了,我劝勉大家什么呢?我就讲个狠的吧。上个礼拜一个早上我在读创世纪13章的时候,读到罗得和亚伯兰的分开,我觉得神在这里给我一个感动,我很想和各位同学交通。我们都很熟悉圣经,经文就不一起读了。从8节起,这段经文说,“亚伯兰就对罗得说,你我不可相争,你的牧人和我的牧人也不可相争,因为我们是骨肉。遍地不都在你眼前吗。请你离开我,你向左,我就向右。你向右,我就向左。罗得举目看见约旦河的全平原,直到琐珥,都是滋润的,那地在耶和华未灭所多玛,蛾摩拉以先如同耶和华的园子,也像埃及地。于是罗得选择约旦河的全平原,往东迁移。他们就彼此分离了。亚伯兰住在迦南地,罗得住在平原的城邑,渐渐挪移帐棚,直到所多玛。所多玛人在耶和华面前罪大恶极。”有一些解经书说罗得做的决定没有什么错,既然亚伯兰让他先选,他凭着自己的眼见当然就选好地方了。但是我说不!圣经很明显的告诉我们罗得做了一个错误的决定。第一,罗得看到约旦河平原时,他的感受是“如同耶和华的园子,也像埃及地。”罗得从未去过耶和华的园子,他对园子的感受和认识完全来自先祖的传递,但是他和叔叔去过埃及地,看到埃及的繁华。所以他眼中的“好”,就是埃及的标准、是世界的标准。第二,圣经交代选择的后果:他“渐渐挪移帐棚,直到所多玛。所多玛人在耶和华面前罪大恶极。”圣经告诉我们这个选择的后果是他被罪恶的繁华所吸引,渐渐挪移帐棚,远离了自己的叔叔。第三,也是我的重点,在我看来,罗得有另一个选择,那就是做亚伯兰的跟随者。他和叔叔在一起那么久,不会不知道叔叔为什么要离开本地本族父家去到一个从未去过,也没有社会根基的地方,他知道先祖的神给他的叔叔一个伟大的应许。但是当他跟着叔叔因为饥荒去过埃及之后,他对这个应许失去了兴趣,或许这个应许对他没有更大的吸引力,不如去过、经历过的埃及让他更渴望;也或许他觉得这个应许是叔叔的,他跟着叔叔永无出头之日,他不甘心做一个跟随者。这些都是我的猜想,但是因着这些猜想,我就想到一个很少被提过的概念:做一个跟随者。

阅读详细 »

尽忠

(我的告别)

我原本没有为自己的离开而像讲道一样准备一个讲章,而是在下面坐着的时候心里盘算了一下打算说些什么。但是前天和昨天讲了以后对自己很不满意,都不知道自己说了些什么,表达也很差劲。所以决定还是写下来给大家看,也在家园和博客上留个爪印。

还记得2001年妈妈到上海来帮我看要买什么房子,我一口咬定要买在东华大学旁边,不为别的,只是因为我认识的基督徒都在东华大学旁边居住,在工作之外,我也渴望属灵的情谊,甚至愿意让大家到我家来学习圣经,否则我真怕自己在这个世界中被各样的潮流所摇动。但我万万没有想到我会成为小组的领导者,更没有想到第一次在我家的查经就超过了10个人以至于我苦心预备的客厅根本没用上,直接就用了我最大的房间——卧室。

回想这十年来,很多的事奉都是不甘心的;也有很多的事奉是出于血气、逼迫大家跟随我的意思走;当然也有很多服事是看到果效的。每当看到弟兄姊妹生命的成长,看到他/她从软弱和自我当中走出来拥抱恩典的时候,看到他理解我的苦心而与我和好时,那些抱怨、伤害和奔波都会不值一提。因为和永恒比起来,这些都不算什么。 阅读详细 »